美國得州危機的鍋,誰來背?

時間:2021-02-26

美媒稱“隨心所欲”的電力市場或是危機根源。

文3530字,閱讀約需7分鐘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編輯 張磊 校對 盧茜

幾乎從不下雪的美國得克薩斯州,近期被暴風雪席捲。諷刺的是,作為“能源大戶”,得州經歷了美國歷史上罕見的大規模停電、停水事故。

得州民眾不滿應對措施,呼籲解僱相關人員。

當地時間2月23日,美國得州電力可靠性委員會(ERCOT)宣佈,5名委員會董事會成員已於當天辭職,辭職自2月24日起生效。辭職的人員包括董事會主席、副主席、財務和審計主席以及人力資源和治理委員會主席。

即便相關責任人相繼辭職,關於得州困境的追問仍在繼續,“能源大戶”何以至此?眼下,美國兩黨還在踢政治皮球。這場冰凍過後,得州能源困境如何破解,仍是個謎。

━━━━━

5名董事會成員無人住在得州遭批評

據美聯社報道,就這份辭職名單而言,值得注意的是,即將離職的5名委員會董事會成員,無一人住在得州。

《華盛頓郵報》指出,自得州受到暴風雪侵襲以來,ERCOT一直備受批評,部分原因在於某些委員會的董事會成員住在州外,因此他們個人並未受到停電影響,這無疑加劇了民眾對他們不滿。

有些民眾甚至對部分董事會成員發出威脅信息。在危機期間,ERCOT官員不得不在其網站上刪除董事會成員的聯繫方式,官員解釋稱,他們已經成為被威脅的目標。

▲得州電力可靠性委員會的董事會高層辭職。/美聯社報道截圖

他們也在辭職信中承認,“我們注意到了民眾對得州電力可靠性委員會州外董事會領導層的擔憂。”

然而,任命州外董事成員其實是很常見的做法。分析人士指出,任何優秀的董事會主席都會尋找外部人士加入董事會,因為這些人看待事物的方式與內部人員有所不同。任命州外人士加入董事會將有助於確保董事會意見的多樣性。

得州州長格雷格·阿伯特在危機期間便多次指責ERCOT應對不利,如今他對於委員會成員的辭職表示歡迎,阿伯特認為ERCOT沒有為這場冬季風暴做好準備,這場風暴本不應該演變成為一次能源危機,他在聲明中表示“缺乏準備是不可接受的”,並承諾要徹查到底。

━━━━━

美媒稱“隨心所欲”的電力市場或是危機根源

近日,美媒MSNBC主持人針對得州受災情況發表評論稱,美國可以把探測器送到火星上,並讓它飄然著陸,但是在天氣寒冷之時,美國卻不能為得州民眾提供足夠的水和電力。

一場雪災為何讓“能源大戶”得州陷入能源危機之中?

這要先從得州的能源供給說起。根據ERCOT發佈的數據,2020年得州天然氣發電量佔比高達46%,是該州最主要的電力來源,風力發電佔比23%,隨後依次是煤電、核電以及太陽能發電。

然而在極低溫度下,得州的天然氣運營和供應鏈失靈了。冬季風暴將天然氣井與風力渦輪機凍結,天然氣供應管道崩潰,低溫還導致得州一座核電站的反應堆關閉,主要供電來源都受到嚴重干擾,導致得州數百萬民眾生活遭受影響。

得州州長阿伯特將責任歸咎於ERCOT,認為是ERCOT的失職才使得得州民眾不得不在黑暗的家裡凍得發抖。ERCOT領導層曾保證得州的電力基礎設施為暴風雪做好了準備,但這些保證隨後被證明是錯誤的。

部分人認為阿伯特也要為此負一定責任,得州民主黨眾議員勞埃德·道格特批評稱,阿伯特忽視了該州電力基礎設施需要升級以應對惡劣天氣的警告。

▲得州冰凍暴露了美國基礎設施的缺陷。/《經濟學人》報道截圖

從目前情況來看,得州電力基礎設施薄弱,難以在低溫環境下正常工作,是導致得州能源危機的直接原因。那麼又是什麼影響了得州在電力基礎設施的投資?

這就需要進一步探究得州的電力市場。據《經濟學人》報道,從機制上來講,真正為市場供電的是發電廠而不是ERCOT。由於類似極端天氣少見,電力供應商出於成本控制的考量,不會加大對基礎設施的投資,提升其抗寒能力。

《華爾街日報》分析認為,此次得州能源危機的根本原因在於得州電力市場存在缺陷。電力供應商可以通過向民眾提供電能而獲得回報,但是得州並不要求電力供應商提前做好最壞的打算,即額外投資基礎設施以保證它們能在惡劣天氣中運營。這意味著電力供應商不會因為在緊急情況下未能提供電力而受到懲罰,反而可以在電力需求高峰以高價供電獲利。

ERCOT辯稱,這正是得州電力市場的激勵機制,如果電力供應商不能在極端天氣中正常發電,那麼他們就將失去在需求高峰獲利的機會。當地時間2月16日,得州約有450萬戶家庭與企業受到斷電影響。這一數字正是得州電力市場的激勵機制沒有起到作用的證據之一。

▲得州冰凍:為何電網失靈?/《華爾街日報》報道截圖

《華爾街日報》指出,正是這樣一個散漫、隨心所欲的電力市場,導致了得州在雪災中的“慘敗”。另外,得州電力市場的監管體制也是“五花八門”。ERCOT被要求在電力供給與需求之間保持平衡,但不能參與買賣。此外還有許多監管石油與天然氣的機構,監管體系混亂蕪雜,最終導致集體無所作為。

除得州本身電力市場的缺陷外,與州外缺少聯動機制也導致得州在雪災期間難以接受到其他地區的援助。在美國本土毗鄰的48個州中,得州是唯一擁有獨立電網的州。這意味著,一旦發電機失靈,得州也不能從州外獲取電力,缺乏額外的電力容量市場來滿足激增的需求。

據《商業內部》網站報道,得州休斯頓哈里斯縣在經歷了供電困難後,甚至表示想要退出得州的獨立電網。

非營利組織“Environment Texas”成員盧克·梅澤爾表示,這場風暴暴露了得州電力自由市場的缺點。想要完全重新設計得州電網似乎不太可能。得州接下來努力的方向包括想辦法增加儲備能力以及在極端天氣下確保設備的可靠性。

━━━━━

得州災情已變“政治皮球”

面臨得州的災情,美國的政客們將其變成了一場相互政治攻訐的遊戲,而不是努力探究得州能源困境的成因。

共和黨人將得州能源危機甩鍋給新能源,民主黨人則認為斷電還是在於傳統能源供應鏈出了問題。

▲得州共和黨人因在新能源上發表誤導言論被批。/CNN報道截圖

阿伯特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將斷電責任全都推在新能源身上,他表示,新能源供應癱瘓證明“綠色新政”對美國而言是致命的,進一步證明石油是“不可或缺的”。得州農業廳長米勒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風電發電裝置不能再多了,這個試驗是一次巨大失敗,讓綠色能源和氣候變化見鬼去吧”。

民主黨參議員懷特豪斯諷刺共和黨人的發言證明了他們是被石油行業控制的“木偶”。民主黨眾議員卡納建議國會調查得州化石能源供電失敗的原因,以及是哪些人群在散佈關於新能源的謠言。

━━━━━

拜登將前往得州討論援助措施

雖然得州氣溫開始逐步回升,電力供應也開始逐漸恢復,但冬季風暴的影響仍在持續。當地時間2月23日,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報道,由於冬季風暴導致公共供水系統“癱瘓”,得州仍有2.4萬人無水可用,約800萬人面臨著飲用水短缺、水質安全等問題。

阿伯特表示,他已聯合得州空軍國民警衛隊、得州國民警衛隊以及美國軍方,共同向民眾分發飲用水。阿伯特發佈推特稱已經分發了350萬瓶飲用水。

▲拜登將於當地時間2月26日前往得州。/CBS報道截圖

當地時間2月20日,美國白宮發佈聲明稱,拜登已於19日宣佈得州進入重大災難狀態,還命令美國聯邦政府提供援助,以支持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從2月11日冬季風暴以來的恢復工作。

白宮方面表示,援助措施包括提供搭建臨時房屋、房屋維修、低成本貸款及其他幫助個人和企業主從災難中的恢復計劃。

當地時間2月23日,白宮發佈消息稱,拜登將於當地時間2月26日前往得州休斯頓與當地官員討論對於得州的援助措施。

━━━━━

極端冷暖事件頻發或成新常態?

實際上,美國的暴雪並不是孤立事件。根據國家氣候中心消息,今年以來北半球冷暖事件頻發多發現象加劇,中國和歐美地區冷事件與暖事件此起彼伏。

1月以來,北美大部地區天氣先暖後冷,2月13日以來出現極寒天氣。2月13日至17日,冬季風暴“烏里”襲擊了北美大部地區,致使加拿大南部、美國大部、墨西哥北部遭遇強寒流、極端暴風雪過程,冬季風暴降雪疊加前期積雪,使得美國有75%的土地被白雪覆蓋;美國中部地區平均最低氣溫較常年同期偏低8~16℃,得州地區氣溫下降至-2℃~-22℃。

幾乎與此同時,2月8日前後在西歐地區掀起大寒潮,並逐步影響中歐、東歐,並直下南歐和地中海區域;2月13日莫斯科城區積雪厚度超過60釐米,打破了1956年積雪厚度60釐米的紀錄;2月15日希臘北部地區科扎尼氣溫低至-19.9℃,一改往日“溫暖如春”地中海氣候。

今年以來,中國平均氣溫-2.4℃,較常年同期偏高1.4℃,為1961年以來歷史同期第7高。中國今年氣候總體偏暖,但氣溫冷暖起伏顯著,前期偏冷而後期顯著偏暖,極端冷事件和極端暖事件頻繁發生。

今年1月上旬,極渦中心偏向亞洲東部至北太平洋上空,造成中國的極寒天氣,2月中旬極渦中心偏向北美,引導極區冷空氣向南侵襲,同時來自東太平洋熱帶洋麵和墨西哥灣暖溼水汽輸送穩定維持,形成強烈的水汽輻合,導致北美極寒、暴風雪天氣。

國家氣候中心分析,今年以來中國和北美地區氣溫波動起伏大、並出現顯著的冷暖反差的直接原因是近期大氣環流形勢異常,但根本原因是全球變暖加劇了氣候系統的不穩定性。

值班編輯 康嘻嘻 吾彥祖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