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難過切赫的退役,這是足球發展需要付出的代價

時間:2019-01-19
別難過切赫的退役,這是足球發展需要付出的代價

切赫的形象是時代的經典。圖片來自社交媒體。

最近簽字寫日期時,仍會不自覺地把年份錯寫成2018。時間跑得比意識快,大概這就是年老的感覺。我不喜歡讀退役新聞,尤其是那些我認識的球員。一來,各種數據看著無聊;二來,各種煽情有些用力過猛;三來,畢竟我們都是局外人,蒐集的資料大同小異,也實在缺乏新意。

算上已經宣佈將在賽季末退役的切赫,以及不久前遭曼聯解僱的穆里尼奧,2005年那支驚豔一時的切爾西,目前只剩下羅本仍在場內奔馳。轉眼間,“老飛俠”也35歲了。切赫比羅本大一歲半,按理說在門將位置上仍有發揮餘熱的空間。畢竟連講究速度與突破的邊鋒都能保持競技狀態,門線技術精湛如切赫又有何不可?

讓我們看看英國媒體怎麼說。英國《每日郵報》和《每日鏡報》提出了和我相同的疑問。他們給出的理由甚為相似:一支轉型期的阿森納,需要一位穩定、堅定且經驗豐富的老將,且切赫身上並沒有職業狀態嚴重下滑的跡象。

諷刺的是,《每日郵報》專欄嘉賓、阿森納前中衛馬丁·基翁前不久還因為切赫在對陣布萊頓時的兩次失誤,勸他早日讓位萊諾。事實證明:捧你和罵你的人,往往是同一批。

《獨立報》和《泰晤士報》在對切赫抒情告別的同時,更多對捷克門將所獲得的榮譽進行了總結。這兩家媒體認為,切赫是同時代門將中的翹楚,獲得了他所能獲得的一切榮譽,此時退役,並無遺憾。

充滿人文情懷的《衛報》則講了一個故事。那是7年前的歐冠決賽,決戰雙方為拜仁與切爾西,那是切赫職業生涯的巔峰之作。決賽中,拜仁先後有6名球員主罰點球,每一次都被切赫猜中方向,且成功撲出其中3球,幾乎憑藉一己之力幫助切爾西取得史上首座歐冠獎盃。

別人不知道的是,就在決賽前夕,切赫和時任切爾西守門員教練洛利雄待在球隊下榻酒店內的小會議室裡,看完了一張時長兩個半鐘頭的DVD。片子裡詳細記錄著拜仁在過去5年裡踢的每一粒點球,兩人細緻研究了每一名球員的點球習慣,這才有了第二天的神奇。“認真、專注以及不斷學習,是幫助切赫成為世界級頂級門將的必要條件。”《衛報》總結說。

看完這些報紙,我一開始的疑問並沒有得到解決,直到我讀到《每日電訊報》上一篇文章。該文大部分篇幅和其他媒體沒有本質上的區別,無非是換一套措辭來總結切赫取得的榮譽。亮點在其中一句話:不可置疑,切赫是一位將技術特點發揮到極致的傳統門將,但阿森納的全新教練團隊都希望萊諾能儘快上位,後者的技術特點更符合槍手期望的戰術打法。

足球發展至今,中場陣型已愈發趨於扁平。如今前鋒需要後撤進行第一道攔截,門將也需要適時出擊,在更大的活動範圍內幫助球隊控球;進攻中,全隊發起的第一道傳球也來自門將。在傳統思維中,門將是孤獨的,是遊離於球隊戰術之外的,他們原本只需要管好禁區。但一個現代化門將不僅需要手拋球能力出色,腳下傳球精準,更要會閱讀比賽場面,知道如何在合適的時間參與全隊的整體運作,36歲的切赫已經無法勝任這些。

相反,為什麼羅本能繼續在德甲賽場發光發熱,主要得益於他逆足邊鋒適時內切的踢法。何為逆足?即左腳踢右邊,右腳踢左邊。這種踢法在十幾年前可能有一種超越時代的先進感,但如今卻漸成主流。

現實中的切赫會退役,但戴著頭盔的切赫形象卻永遠不會在球迷的腦海中離開。他是屬於那個時代的經典,但他不僅會衰老還會過時。不要難過,這是足球發展需要付出的代價。

□朱淵 (謝菲爾德足球俱樂部國際事務官)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