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時間:2020-09-16

感謝漢化語錄鑑賞家提供的激活碼


小問題,誰知道從何時起,育碧家的開放世界大地圖上開始充滿了問號?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這也無所謂了,無論如何,這樣的設定都已經和BUG一起成了育碧的傳統藝能。這麼多年來我們從文藝復興的弗羅倫薩探索到了暗流湧動的喜馬拉雅,從風景如畫的玻利維亞走到了“民風淳樸”的蒙大拿,而當我帶著些許厭惡決定永遠離開新紐約和極光島後,“刺客信條之父”Patrice Désilets(原刺客信條創意總監,現已離職)還是成功地用一款地圖上滿是問號的遊戲引起了我的注意:《先祖:人類奧德賽(Ancestors The Humankind Odyssey)》把我們帶回了一千萬年前的非洲大陸上,讓這種探索成了這片廣袤大陸下人類祖先邁出的,懵懂的第一步。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在這款遊戲中,最基本的求生本能指引著我們尋找食物和水源,我們通過智力、嗅覺、聽覺等感官知道了漿果是可以充飢的食物,知道了在河邊舀水是可以解渴的良方,“行無轍跡,居無室廬,幕天席地,縱意所如”或許就是我們最好的寫照。除了食物,還有各種藥草來禦寒、治療外傷等等。當然,我們並不總能準確的辨別每一種野果,腐爛和有毒的果子會讓我們視線模糊,食物中毒,這就使得之後的探索要更加小心謹慎。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隨著探索的深入和見識的增加,我們學會了製造和使用工具,這是我覺得遊戲做的最驚喜的一部分,創造力的發揮既是猩猩學會思考的產物也是保證玩家樂趣的遊戲體驗。當玩家把樹枝上的分叉拔掉戳起洞中的蠍子時,用研磨石把植物磨成粉末提高其效果時,這種無引導的、從無到有的創造讓玩家有著巨大的成就感。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孢子》:真正的從水下第一個生命開始……


提到進化,一些老玩家可能第一時間想起的都是十幾年前那款經典的《孢子(SPORE)》,在《孢子》裡,玩家可以充分發揮天馬行空的創造能力,自由“進化”我們想象中的生物。而《先祖:人類奧德賽》則更像一個邏輯嚴謹的生物發展史,我們的進化似乎是被固定程序所限制,但換個角度去想,這種進化也是生物發展的必然結果,即“只有這樣發展,人類才能成為現在的人類”。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這樣做的代價就是在體驗完前期充滿各種新奇事物的探索之旅之後,遊戲過程就又進入了一個重複單調的窘境,即使這片大陸充滿了高山低谷,層巖密林,也有各式豺狼虎豹,池魚飛鳥,可我們也清楚的知道沒有人願意逛幾十個小時的野生動物園。雖然遊戲一直在試圖給玩家提供的沉浸感,但是從實際效果來看並不理想。將幾千萬年的進化歷程用遊戲表現出來,確實是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設定,,不過遊戲性在十幾個小時的體驗之後或許就難以為繼,加之乏善可陳的種族管理和被限制的戰鬥模式,遊戲的樂趣也就在此戛然而止。


可是我們真的應該只是把這部作品看成是是一款娛樂性欠佳的遊戲嗎?


類似的討論似乎就發生在昨天,當國內某知名遊戲網站因為“不好玩”給了《微軟飛行模擬》一個比較遺憾的評分時,廣大玩家們似乎並沒有在“遊戲性欠佳”這一點上與網站產生共鳴,相反大家似乎終於意識到了模擬遊戲的特殊性,既然這麼多年來各大廠商已經證明了真實性與遊戲性幾乎不可能兼容,那麼若在這類遊戲上一味強調“好玩”與否,恐怕只能說明是我們的評分系統出了問題。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此時讓我們回頭再看這款《先祖:人類奧德賽》——別誤會,我並不是想要把它重新定義為“猩猩模擬器”(儘管大家似乎很喜歡這樣調侃),但細細品味這部作品所流露出的情緒,相信每一名玩家都能或多或少地與Patrice Désilets感同身受,體驗到他作為吟遊詩人重現這段“人類奧德賽”時,那滿是戲劇張力的興奮表達:沒錯,在某種意義上,這曲“奧德賽”的確只是玩家控制的族群在“野生動物園”瞎逛,但這無疑這也是人類在黎明到來前的苦苦掙扎,是我們笨拙的先祖在努力捧起普羅米修斯的火花,更是他們逐漸理解了一切後,用初來的心智挑戰鐫刻在爬行動物腦裡的恐懼,在戰慄中強迫自己探索未知的全過程。儘管我甚至不能確定遊戲最後我們的族群是否走出了的非洲,但當探索成為族群義不容辭的使命後,這世上便沒了比腳更長的路——無論是在茫茫大海上找到波利尼西亞,還是穿過冰封的白令海峽。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探索需要慢慢克服鐫刻在基因中的恐懼


現在回想起Patrice Désilets前刺客信條創意總監的身份,我心頭不由地湧出了幾分歉意,因為當我理直氣壯地諷刺著佛羅倫薩城的滿地問號時,似乎從未想過這設計的初衷。也許一直以來,Patrice Désilets都是個興奮的探索者,自始至終都在嘗試著與我們分享探索世界的喜悅;而擺脫了育碧的種種限制後,他終於可以在《先祖:人類奧德賽》中自由地表達自己理念,譜寫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了。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兩個時代的工具在《查拉斯圖克拉如是說》中完成了交接


因此,我認為《先祖:人類奧德賽》是一款不折不扣的“作者作品”,它們源於作者不由分說的想法,承載著作者們的理念甚至是靈魂,類似於庫布裡克為時空奏起的《查拉斯圖克拉如是說》,塔可夫斯基用光陰雕刻而成的“”電影詩歌,或者是小島秀夫竭力勾畫的電影遊戲——儘管我毫不懷疑至少50%的觀眾在欣賞這些鏡頭時會昏昏欲睡,但這並不妨礙這些獨特的作品成為一個時代偉大的藝術品。


《先祖:人類奧德賽》:一部純粹的探索史詩


我明白,就目前來看,《先祖:人類奧德賽》並沒有表現出同這些作品比肩的實力,但誰又能參透虛無縹緲的未來呢?因此,還是讓我們把“評價《先祖:人類奧德賽》歷史地位”的任務交給時間本身吧,作為普通玩家我只能帶著崇高的敬意為這款遊戲打一個及格分,因為它真的不怎麼好玩,並不值得普通玩家原價入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