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時間:2020-10-07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在日常的交流中,表情包是不可缺少的元素,而且佔據的表達比重越來越高。表情符號幫助冰冷的文字傳達了交流者的情緒。也許因為一個表情,就開始討厭對方了。


從論壇發帖,到在微信、微博等社交軟件中實現井噴,表情包玩轉了整個網絡社交圈。目前,僅微信表情商店上架的表情包就已超過1.5萬個。能發表情絕對不打字,表情包儼然引領了一股互聯網社交新生態。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圖 | 表情符號鼻祖


表情包的出現,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的1982年,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的斯科特·法爾曼教授用一串ASCII字符“:-)”來表示微笑。這個需要扭頭才能觀看的表情符號成為了表情包的鼻祖。


表情包具有娛樂性,很容易被人們認可和接受,同時表情包視覺衝擊力強、通俗易懂,很好的彌補了文字的蒼白。一方面表達出很多文字之外的意思,另一方面又省去了文字輸入的麻煩。這些都使得人們樂於發送表情包去表達自己的情感。


2003年,騰訊QQ推出了獨有的“黃色圓臉表情包”,騰訊曾對錶情使用情況進行過一次統計:中國網民通過QQ發送了超過10億次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表情,排名第二的是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表情排在第三,民間呼聲最高的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也殺進前七。


黃色圓臉表情以人類面部表情為原型,結合面部五官特徵、面部輪廓的不同特寫及顏色的多元運用給人以巨大的想象空間,表現形式多樣,是最原始的圖片格式表情。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圖 | 黃色圓臉表情


圓臉表情較之字符表情更加形象化,不僅包含了最基本的情緒表達,而且還豐富了非言語符號的表現形式,加速了網絡人際傳播中非言語符號的廣泛應用和傳播。


這種黃色小圓臉表情至今都在被廣泛使用,甚至成為了大多數社交網站表情系列的原型。那麼,表情包是不是可以隨意使用的?會不會構成侵權呢?


今年的知識產權日,北京高院發佈“2019年度北京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案例”,微信“大黃臉”表情侵權案入選十大典型案例。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圖 | 微信“大黃臉”表情


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創作完成的“微信表情系列1.0”的創作後,將該系列表情授權給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在運營的微信軟件中專有使用。


2018年10月,騰訊發現“吹牛”APP使用了“捂臉”、“奸笑”、“嘿哈”等6個聊天表情,與微信表情中對應的表情圖標相同。因此,主張“吹牛”App著作權人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其信息網絡傳播權,要求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50萬元


價值31萬的微信表情包,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一下


法院審理後認為:微信表情在圓形黃色面部造型基礎上,通過眼部、嘴部、手勢等神態變化來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緒,生動形象、富有趣味,具審美意義,表情圖標體現了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可構成美術作品。


同時,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十八條規定:通過信息網絡擅自向公眾提供他人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製品的,應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最終判決:青曙公司侵害了騰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法院判決青曙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30萬元及合理開支1萬餘元。一審宣判後,雙方均服判,未提起上訴。


該案是社交軟件中表情圖標被侵權的典型案例,微信表情的權利人及經營者願意將其用於社交軟件中供用戶免費使用,增加了用戶使用的趣味性,但免費提供使用並不意味著他人也能未經許可將這些表情圖標用於自己的社交軟件中進行牟利。

作為一款社交軟件,用戶對錶情包的依賴不斷增強。由創作者製作的表情包極大地豐富了微信用戶的聊天體驗。隨著知識產權侵權成本不斷下降,表情包的版權所有者的維權成本大為上升。


對於表情包產業內存在的問題,需要加大版權知識的普及力度,提高對版權問題的意識,引導大眾既不忽略對自己版權的保護,也不突破底線去侵犯別人的版權。


來源:專利質量


【溫馨提示】文中部分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若有不妥,請聯繫告知修改或刪除,謝謝。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