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裕在做什麼

時間:2020-09-16
黃光裕在做什麼

作者:遲宇宙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黃光裕迴歸,已逾兩月。


他在做什麼?人們一直在關注和猜測。


而此時,國美正在起變化。據瞭解,近期“線上”、“價格”、“服務”成為國美內部的主題詞。這一切似乎與其創始人黃光裕的迴歸強相關,或者說,國美的變化正是黃光裕迴歸後做出的選擇。


同時,黃的選擇也是其不得不做的選擇。黃仁宇在《黃河青山》中說:“在生命中,我們似乎遇到無數做決定的機會。但是後來再回顧時,選擇縮小到要不要過去。”


黃光裕選擇了“未來”


黃光裕在做什麼


在國美起變化的時候,黃光裕也正在起變化。



蓄勢


黃光裕的前半生,是一個至為典型的“中國故事”——底層人物掙扎崛起、野蠻生長,最終成為鉅富,然後走向沒落的故事。人們喜歡故事的跌宕起伏,猶如觀看一場大劇。


查建英在《德商張大中》中對黃光裕描述說:“在中國商業媒體中,黃光裕擁有著搖滾歌星一般喧囂的名聲:他出身卑微,家庭有天主教背景,在一個充滿了白手起家故事的國度,他也是一個傳奇。”


“黃光裕被看做是一個神祕的商業奇才。專家們仔細地研究其商業策略,有時會用中國武術行話來描述這位年輕的大亨,似乎在觀看一位不動聲色的黑帶大師的行動。對於黃光裕敢於冒險的性格和膽大妄為的決斷,他們甚為推崇……但他們對黃光裕瞭解得越少,似乎越能感受到他的魅力。”


即使他身陷囹圄的時日,人們對這位昔日首富的崇拜依舊不曾消弭。


迴歸後的黃光裕顯然不準備以自己人生的上半場作為故事的結尾,而是打算以自己的人生下半場開啟國美的下半場,讓昨日重現,一切重來。


黃光裕會讓國美做什麼呢?


2020年8月31日,國美零售進行了中期業績路演,CFO方巍在投資人交流會上婉轉透露,未來,公司以線上平臺為主導,與線下平臺形成互動、互補、互助、1+1>2的國美核心經營理念的雙平臺戰略,圍繞到店、到家、到網和社群四元一體的零售模型穩步推進,快速開啟戰略的第二階段。


黃光裕在做什麼


2017年11月28日,在國美“家·生活”戰略發佈會上,國美控股杜鵑女士(國美控股集團CEO、國美控股集團決策委員會主席、國美創始人黃光裕的妻子)曾描述過這個“戰略第一階段目標”——


“圍繞家和生活,著力發展互聯網能力,賦能線下運營能力,成為以線上交易、線下體驗的雙平臺共享零售模式,線上打造產品、連接和數據能力,線下注重場景化,主題化,專業化,一體化,及時性的落地運營服務能力。我們將從單一電器經營為主擴展到圍繞家和生活的產品和服務的提供商。”


“2018年家生活新版圖業務發展進入成熟期,2019年開始將啟動全品類、全行業的拓展,成為線上線下共融互通的雙平臺共享零售,到2020年服務1億中國家庭。”


杜鵑帶領國美穩健發展,完成了戰略第一階段。今天看來,這三年是國美在韜光養晦中完成蓄勢。


黃光裕在做什麼


國美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國美新進入了520個城市,新開門店571家,門店總數達2823家,覆蓋1296個城市,這其中三至六線城市佔據近70%,已經基本實現了中國城市的覆蓋。


現在,黃光裕歸來,國美也到了起變化的時候。我們管中窺豹不難發現,國美已非舊日國美,而是變為線上的全行業平臺,並且與其獨有稟賦“線下”結合,形成獨特的、與同行錯位的線上線下雙平臺戰略。


如今蓄勢已畢,國美的攻勢已全面快速展開,並極大可能採用其特有的低價戰略風格,用一場新的血腥價格戰打破零售業的平靜。



出擊


國美戰略階段,其實就如同一場球賽,防守、反擊、贏。第一階段是蓄勢,第二階段是出擊,第三階段是佔位


方巍在8月31日說,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國美戰略的第二階段正開始快速的延展和升級,打造構建以線上平臺為主,線上/線下雙平臺+自營/第三方外部供應鏈的兩軸驅動、四輪互動“社交+商務+分享”的國美生態圈。


在我看來,國美想幹的事情,神祕之處在於其祕而不宣、引而不發,“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而最終的結果,則是“走別人走過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的策略付諸實踐,用線上線下一體化優勢重整零售業。


方巍在8月31日透露出了一個關鍵詞,“快速”。


這應是屬於黃光裕的關鍵詞,符合黃敢於冒險和勇於決斷的性格。


走出藩籬的黃光裕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局面。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整個世界,卻也正好給了黃光裕機會。


黃光裕做出了選擇,“快速”,用最短時間走完老互聯網企業二十多年來走過的路。方巍稱國美力爭半年有一個大變化,用約一年半左右的時間重回原有市場地位。這是最讓市場期待的。


現在,下半場的賽事開始了。


在故事的上半場裡,黃光裕像是一個草根英雄,而在下半場裡,人們期待黃光裕的新英雄故事,也期待他的那些舊日對手“瑟瑟發抖”的表情。舊日的對手,有的早已為其吞併,有的成為兄弟,有的反目成仇,還有一些則泯然眾人,幾近消失於江湖。


新的對手則頻繁崛起,天貓、京東、拼多多,它們講述的是互聯網故事。這一次黃光裕不再選擇“一統江湖”,而是“廣結善緣”。一切能夠助力國美“快速”的,如今都是他的盟友。他想進行最大可能的合作分享。


與黃光裕的“快速”和明確以“線上平臺+線下平臺”的雙平臺戰略相匹配的,是國美的調兵遣將、大量儲備互聯網人才,祕密推進戰略的舉措。這些帶著互聯網基因的管理者、工程師,如今分佈在國美在線公司、國美優食公司、物流平臺公司和國美家公司的各個角落。


黃光裕在做什麼

圖源:截圖於CCTIME飛象網



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向海龍。2020年8月13日,以百度搜索公司總裁身份離職的向海龍加盟國美,成為黃光裕的股肱。作為中國互聯網上半場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向的加盟,使人感覺國美真正“在線”了。



佔位


方巍在8月31日還描述了國美的“戰略第三階段”——


“我們將發揮現有資源的優勢,並撬動更多資源,遵從零售業經營法則,強化互聯網零售科技賦能,形成國美生態圈。國美生態圈各項業務相互依託,互動互補,以娛樂化的社交拼購和分享返利為營銷模式,以一店一頁、一群一頁和千人千面為特點,服務用戶和商戶,以平臺思維和用戶思維形成社交+商務+分享的共享平臺。同時以區別於他人的經營模式全面展開具有國美特色的線上線下雙平臺發展之路,佔領最有利的競爭地位。”


“戰略第三階段”考慮將平臺向商戶免費開放,是黃光裕為國美設計的互聯網下半場形態。


人們普遍認為,互聯網下半場的幾個趨勢包括,紅利時代結束,流量越來越貴、2B越來越重要、用戶的自主性和自覺性提高。但在國美看來,黃光裕的戰略實施後,極有可能會給傳統電商行業帶來相當大壓力。


在黃光裕看來,中國零售業,同時具有海陸空立體化資源的企業極為罕見。蘇寧有這個條件,但沒有善用,有些“四不像”;國美之前不盲目跟風,現在雖然慢了些,但有所準備,蓄勢待發,好比一張白紙,既可輕裝前進,又能兼容傳統互聯網企業已培育出來的線上消費習慣的客戶,再加上黃光裕的行事風格,國美極有可能快速成為唯一的擁有線上線下雙平臺的最大零售企業。


黃光裕在做什麼




選擇


國美的變化在人們目之所及,但黃光裕的變化若隱若現。透視其戰略,不難發現其格局正在變得更開闊,市場的風雲變化則更有看頭。


這是一個新的黃光裕,正在嘗試開闢一個“新黃時代”,我們樂觀其成。


“社會是建築在英雄崇拜這個基礎上的,”托馬斯·卡萊爾說,“全人類對英雄的崇拜昨天有,今天有,將來也一定有。”


所有的英雄故事當中,人們固然崇拜無敵英雄,卻更喜歡落難英雄重新崛起。蓋因英雄無敵已是神話,而東山再起卻可溝通情感。


互聯網的下半場,所有人都需要面對相同的恐懼,而對於上半場的落伍者國美來說,恐懼尤甚於暗夜。美團的王興說,互聯網下半場,上天入地全球化——上天是高科技,入地是深耕產業,全球化是放眼全球市場。


對於國美來說,上天是必然,下地是基因,至為關鍵的是,團隊瞭解零售業,有強烈的用戶思維和意識。國美是零售公司,擁有成熟的家電供應鏈,很多人也相信,在黃的主導下,國美有可能很快成為一家更多賦能零售的科技研發型公司。


無論要面對什麼,黃光裕與國美都要做出選擇,而他們也確實做出了選擇。


“一個人首要責任是征服恐懼。”還是托馬斯·卡萊爾說,“不論現在或將來,一個人戰勝畏懼的程度將決定他是怎樣一個人。”


黃光裕選擇了“快速”。


黃光裕在做什麼

圖源:視覺中國


這讓人想起了2007年12月,張大中告訴黃光裕,如果他同意付36億現金,再加上賠償永樂破壞協議的兩千萬現金,他就將大中賣給國美。“否則,我會賣給蘇寧。”“兩天後,黃光裕答應了所有條件。第二天,蘇寧撤出競爭。”


黃光裕贏得了大中,也贏得了張大中,後者在國美與陳曉的股權之爭中,堅定不移地站在黃光裕一側,並且在陳曉離任後,出任了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穩定了國美局面。在黃光裕人生的上半場,張大中是最可靠的一位盟友。


選擇了什麼,就成為了什麼。


這一次,黃光裕選擇“快速”。


既然是出擊,快比慢好。


*題圖購買於視覺中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