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縮水80%!暫停交易!CBOE比特幣期貨徹底“涼了”?

時間:2019-03-22

來源:期貨日報

“當初聽信專家對比特幣的觀點,心想著搏一搏說不定能賺點外快,前前後後花了十幾萬去挖礦,沒想到現在居然成韭菜了。”回憶起自己的比特幣個人投資經歷,個人投資者黃先生連連嘆氣。

時間倒回至2017年末,彼時比特幣價格一路飆升,最高時逼近2萬美元,比特幣瞬間成為金融市場的熱點詞,為了搭上這場幣圈的“狂熱快車”,不少散戶、機構不惜投入大量資金購買設備挖礦,礦機製造商扎堆IPO,美國兩大交易所推出比特幣期貨。

然而短短一年後,比特幣現貨價格大幅跳水,CBOE比特幣期貨價格縮水八成,成交量大幅下滑。

果斷平倉還是繼續觀望等待?投資者們正踮腳瞻望著比特幣的明天。

 成交低迷,CBOE比特幣期貨交易被暫停

近日,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作為第一家提供比特幣期貨的美國交易所,CBOE近日通知交易員,該交易所目前不打算推出新的比特幣期貨合約,這再一次表明主流金融機構對加密貨幣失去熱情。

據瞭解,2017年12月11日,CBOE推出全球首個比特幣期貨合約,比特幣月度期貨合約每個月到期,交易所必須推出新的期貨合約才能使該品種期貨繼續交易,而目前的舉動意味著一旦現有期貨合約於6月份到期,CBOE推出的比特幣期貨市場將關停。

事實上,CBOE關停比特幣期貨已有先兆,早在2018年7月開始,比特幣期貨就走向下坡路,從主連合約的K線圖來看,CBOE比特幣期貨在2018年經歷兩次大幅跳水,市場成交低迷。截至發稿,CBOE比特幣交易價格維持在3990美元左右,價格累計下跌約80%。

“在經歷去年11月中旬的標誌性事件後,CBOE比特幣期貨價格就加速下跌,成交量也遭腰斬,目前的市場成交情況就跟剛上市的品種差不多。”上海期汩信息技術總經理顧明喆表示,去年11月16日發生的比特幣現貨(BCH)分叉事件,引發了市場的恐慌情緒,比特幣期貨價格也隨之快速下滑。

據瞭解,當時市場資金出逃嚴重,BCH帶崩大盤,約30億人民幣合約爆倉,數字貨幣市場市值在短短兩天內跌去超過1800億人民幣市值。

此外,顧明喆認為,CBOE比特幣期貨推出的時機不佳,本身也沒有經歷期貨合約應有的成長過程。“雖然CBOE在上市比特幣期貨的時候抱有開放的心態,但是當時比特幣價格偏高,完全脫離合理的價值體系,所以CBOE比特幣期貨上市之後,行情走勢接連振盪下行。一般的期貨合約,在推出後首先需要市場熟悉適應,然後是各路資金、各種交易策略進入,最終流動性上升,市場形成良性發展,但CBOE比特幣期貨在推出開始就處於狂熱的投機氛圍中。”

市場人士認為退市對數字貨幣圈子影響不大

在CBOE比特幣期貨即將退出市場之際,它的競爭對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比特幣期貨運行情況也引起市場關注。

據瞭解,雖然CBOE比特幣期貨推出時間較早,但交易量一直少於CME比特幣期貨。近日,CME比特幣期貨更是創下單日交易量新紀錄,截至今年2月,2019年1季度交易量同比增長40%,有望成為自該產品於2017年底推出以來,CME比特幣期貨季度交易量最高的一個季度。

從整個數字貨幣衍生品市場來看,虛擬貨幣經紀商1Token平臺負責人Damon認為,CBOE市場規模相對較小,退市對比特幣現貨價格影響並不大。“對比CME與CBOE的比特幣期貨合約,CBOE的合約乘數更小,參與成本較低,應該市場流動性更好,但CBOE的日均成交量與成交額卻都少於CME。而數字貨幣圈子的其他主流交易所,如BITMEX,它的比特幣期貨日均成交量甚至是CME的十倍左右。”

進一步而言,他表示,CBOE比特幣期貨的退市可能反映出傳統金融機構在參與數字貨幣市場時並沒有下足功夫。“CBOE交易所本身主要針對期權投資交易者,客戶畫像可能不完全適合現有的期貨市場,從數字貨幣的圈子來看,衍生品的交易量仍較大,每天僅通過1Token平臺下單到全球期貨交易所的量就有5000萬至1億美金。”

市場活躍度下降,比特幣價格還能重返巔峰嗎?

作為點對點支付系統的比特幣,從2009年1月被首次挖出至今,價格行情幾經波折,目前處於較低位置,截至發稿時,比特幣暫報4015.26美元,市場份額自去年8月11日以來首次跌至50%以下。對於比特幣及其衍生品的市場發展,市場觀點不一。

從目前的現狀來看,顧明喆認為,CBOE比特幣期貨市場已經缺乏流動性,而比特幣現貨的熱度也在從全球範圍內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各國政府開始研究開發自己的數字貨幣。“從市場需求情況來看,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存有一定的需求人群,部分國家的商戶也接受使用比特幣結算,但是兩萬美元的歷史高位,可能很難回去了。”

顧明喆表示,比特幣期貨品種波動性非常大,投資交易策略需要經過調整才能適應品種的特點,比特幣現貨市場流動性與信息透明度也不高,嚴謹地說,品種還處於野蠻生長的階段。

個人投資者黃先生則告訴期貨日報記者,自己跟公司裡的幾個同事都在去年年初投資數字貨幣,購入了比特幣、火幣、空氣幣等多個幣種,現在大部分都是虧損狀態。“現在也不知道平倉止損好不好,所以就放在那了。但是如果要進入這個圈子,沒有全球最頂尖的技術人才、最充裕的資本,都很難做起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