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民的入市與退場:頻繁申贖 網紅基金一夜褪色

時間:2021-03-23

面對牛年開市後突如其來的調整,新基民李非慌了。

作為一名剛剛參加工作的90後,今年元旦過後他在朋友推薦下買入1萬元某網紅基金,這幾乎押上了他的全部“身家”。不到一個半月,這隻基金淨值大漲逾20%。春節期間,他從多年未見的老同學那裡得知有一種“七日炒基法”,如獲至寶。李非向父母借了5萬元,買入多隻基金準備大顯身手。誰知市場調整不僅讓他的第一隻基金的淨值跌回原形,借父母的錢也虧了1萬餘元,李非嚇得趕緊“割肉”離場。

李非是眾多新基民的一個縮影,年輕,缺乏投資經驗,偏愛在基金市場進進出出。“新基民讓基金經理產生煩惱。”一位知名基金經理在私下交流時說,“頻繁的申贖讓基金經理如同被綁架,投資方法和投資理念因此變形,對業績產生負面影響。”

新基民的入市與退場

市場調整,網紅基金首當其衝。

一位基金經理表示,在市場持續調整的那幾天確實有贖回,但節奏很微妙,吃不準會在哪天有大量贖回。另一位業內人士透露:“一些網紅基金在近期遭遇大量贖回。當市場出現調整苗頭,基金經理預期有一定量的贖回,就會提前把倉位降下來。”

不過,慧度資產通過模擬盤觀察一些知名度較高的基金髮現:這些基金近期的模擬倉位都已經超過95%。慧度資產總經理董藝婷解釋:“並非基金經理在這樣的行情下看好市場,把倉位加上去,有些基金經理甚至提前降低倉位。出現高倉位運作的原因是迫於贖回壓力,基金經理持續賣股,可動用資金仍舊匱乏,從而導致倉位被動上升。”

巨量贖回來自和李非一樣的新基民。雪球旗下基金代銷平臺蛋卷基金提供給中國證券報記者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1日,蛋卷基金持倉用戶中,18歲至30歲用戶佔36.2%;2020年新註冊用戶中,90後佔48.9%,佔新增用戶半壁江山。螞蟻集團研究院和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聯合發佈的中國家庭財富指數調研報告顯示,2020年新進入基金市場的群體中,30歲以下的年輕人佔52.9%。

一大批缺乏投資經驗的年輕投資者紛紛“上車”,成為新基民的重要組成部分。北京的一位基金經理直言:“很多人是去年下半年甚至是今年初才入市,他們大多缺乏基金或證券基礎知識,有些人甚至是在春節後借消費貸買基金。”

基金經理的煩惱

沒有任何投資經驗的新基民面對市場波動時的頻繁申贖,會如何影響基金經理的操作?

董藝婷向我們揭開了這層神祕面紗。她舉例說:“比如看好一隻股票,基金經理準備拿五六個月,但因為贖回過多,基金經理不得不賣掉它,這就導致投資目標還未實現,組合就發生了變化。申購過多亦然。本來基金經理認為茅臺股價過高,不會再買,但如果申購過多,不買茅臺又無法按照之前的想法構建自己的組合,基金經理只能改變原有的操作計劃。”

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的一位基金經理坦言,基民頻繁申贖會讓基金的交易成本上升,對基金業績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慧度資產2020年對百億爆款基金的觀察也驗證了這一說法。跟蹤這些爆款基金一個季度的申贖情況發現:基民追漲殺跌得越厲害,基金經理的超額收益越差。此時客戶的申贖行為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影響基金收益的主導因素,基金經理的投資理念很難充分體現。

看似平常的贖回,累積到一定程度可能產生“爆炸性”後果。通過一個例子,董藝婷解釋這一過程如何演繹:當贖回發生時,基金經理首先會用基金預留資金兌付。這筆資金用完後,他們會考慮先賣出流動性較好的股票。當贖回進一步發生,市場就會產生賣盤和買盤流動性不對稱的壓力,這個壓力在機構集中持有的個股上體現得更加明顯,因為它們的換手率相對低,一旦有人大量賣出,就會導致這類股票快速下跌。

不過,嘉實基金董事總經理、價值風格投資總監張金濤表示,近期多數基金沒有出現大規模贖回,主要原因是市場這波調整來得太急,很多在高點進去的基民發現很快虧了10%或者更多,暫時選擇觀望。但張金濤提醒,如果市場反彈的速度足夠快,經歷了大跌的基民解套或損失減小後可能會選擇贖回。

樹立正確理財觀念

推動新基民入市的,除了近兩年基金顯著的賺錢效應外,銷售渠道對基民的宣傳和引導也“功不可沒”。

“公募基金可以公開宣傳業績,但你會發現幾乎所有的宣傳材料都只說基金的收益率,對基金的波動率和回撤很少提及,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董藝婷坦言,“近兩年大部分基金是賺錢的,如果宣傳時只說它的收益率是70%,對新基民來說,他並不清楚70%意味著什麼。”

董藝婷舉例說,如果一位基民去年買某網紅基金賺了70%,假設購買時淨值為1,1×(1+70%)=1.7,春節後這隻基金跌了30%,再用1.7×(1-30%)=1.19,基民實際賺了19%;如果去年買了一隻收益率只有10%的基金,春節後這隻基金又產生10%的收益率,那麼這隻基金的實際收益率為21%。這個例子說明,投資者不要被某隻基金一時的高收益率迷住了眼,往往波動小的基金才是“長跑冠軍”。

年輕人的行為特點,讓一些新基民逐漸將基金投資娛樂化。一位知名基金經理無奈地說,“基金頻頻登上熱搜、一些基民給基金經理成立後援會、支付寶基金評論區變成相親角、小紅書上到處是推銷基金的博主,連‘天天向上’這樣的娛樂節目都邀請基金經理參加,這讓本來嚴肅的投資變得浮躁起來。”

這位基金經理說:“投資需要集中注意力,不被外界聲音所幹擾。我從業年限較長,從來不去基金吧、論壇看關於我和基金的評論。但對於剛入行的年輕基金經理,這些噪音多少會對他們的情緒和心態產生影響。”

天相投顧高級基金研究員楊佳星表示,飯圈化和娛樂化會對部分基金經理的心態產生影響,使基金經理不能專注於投資本身。一些知名基金經理因受到熱捧導致壓力陡增,權益基金的策略容量有限,兼顧業績和規模本身就是一件困難的事。而這些漲了就追捧、跌了就“脫粉”的新基民帶來的資金申贖和輿論效應,讓這些基金經理的處境雪上加霜。

3月3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發布倡議,公募基金管理人開展投教宣傳活動時,應注重專業、誠信、合規,引導投資者樹立正確的理財觀念,堅持長期投資、價值投資和理性投資;嚴禁娛樂化,不得與國家相關精神、社會公序良俗相違背,各機構不得開展、參與娛樂性質的相關活動。

(責任編輯:王擎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