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生忘死”抗疫精神的文化意蘊

時間:2020-10-22

【文化評析·中國文化與全球抗疫】

“生命至上、舉國同心、捨生忘死、尊重科學、命運與共”——9月8日,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如是總結偉大的抗疫精神。

“英雄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高舉正義旗幟,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捨生忘死、浴血奮戰,贏得了抗美援朝戰爭偉大勝利,為世界和平和人類進步事業作出巨大貢獻。”10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主題展覽時,這樣評價抗美援朝的偉大壯舉。

捨生忘死體現生死觀和義利觀,是中國創造抗疫奇蹟的精神支撐。精神是民族之魂,是心之定所和行之依歸。鉤沉稽古、扶隱發微,挖掘和揭示捨生忘死的文化意蘊與本質內涵,有助於增強文化自信。

捨生忘死的抗疫精神,緣起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寧可玉碎,不為瓦全”“貪夫殉財兮,烈士殉名”“毅魄歸來日,靈旗空際看”“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等,都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寫照。有了這種精神,中華文明雖風雨滄桑,卻曠古無兩,生生不息,千載傳承。

捨生忘死的抗疫精神,淬鍊於革命文化。紅船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紅巖精神、抗聯精神和西柏坡精神等,都是革命文化的重要標識。“豪情做囚徒”“滿腔熱血沃中華”“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猶記當時烽火裡,九死一生如昨”“一腔熱血勤珍重,撒去猶能化碧濤”“剜心也不變,砍首也不變”“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等,都是革命文化的思想精髓。

革命文化熔鑄於“風雨如磐暗故園”的近代,是中國共產黨領導革命的精神結晶。同時,我們黨成立前仁人志士的救國救民探索,以及“將不畏死、兵不惜命”的抗戰壯舉,為革命文化的形成提供了豐厚精神土壤。“敵一日不去,吾必以忠貞至死”“若死而中國能強,死亦何妨”“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召後起”等,立起一座座熠熠生輝的精神豐碑。有了這種精神,近代以來的中國,雖飽經風霜,卻艱難竭蹶,浴火重生。

捨生忘死的抗疫精神,彰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大慶精神、雷鋒精神、抗洪精神、北大荒精神、抗美援朝精神、兩彈一星精神等,都蘊含捨生忘死的傲骨與血性。郭永懷用生命守護國家祕密,鄧稼先抱定“為了它,死了也值得”的信念在危險崗位默默奉獻數十載,焦裕祿為了改變蘭考面貌“不達目的,死不瞑目”,王進喜發出“寧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言等,都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鮮亮底色。有了這種精神,70餘年的新中國史,雖風雷磅礴,卻乘長風破萬浪;40餘年的改革開放,雖荊棘載途,卻能成就家邦之富。

萬物得其本者生,百事得其道者成。“捨生”是精神外化行為,“取義”和“求法”是精神內在本質。捨生取義和捨身求法,是捨生忘死的信念基礎及價值魂魄。“義”是“四維”之一,漢代有“廉而不劌,義也”。中國文化中,關於“義”的表述不可勝道,如“君子喻於義” “度義而後動”“見利不虧其義”“行則思義,不為利回”“與其生而無義,固不如烹”等。“義”和“法”是時空概念,其內涵依情境變化而變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義”和“法”,重在維護社會倫理;革命文化中的“義”和“法”,志在為民族謀復興、為人民謀幸福;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中的“義”和“法”,訴求同樣在於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

稽古察今,稽古啟新。捨生忘死是精神,也是文化和氣節。只要有捨生忘死之義,就一定能彰顯護國佑民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的英雄主義、血戰到底的浩然氣概、臨危不懼的犧牲精神、先人後己的奉獻精神、百折不撓的必勝信念。在抗疫鬥爭中,捨生忘死的故事不勝枚舉,既撼人心魄,又被賦予新的時代內涵。新冠病毒研究者的“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誓言,以及無數“最美逆行者”感人肺腑的壯舉,都將彪炳史冊。歷經苦難和輝煌的中華民族,必將在新時代偉大征程中再次創造歷史。

(作者:徐奉臻,系黑龍江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哈爾濱工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