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與美國經濟參考歷史的一樣和不一樣

時間:2020-03-30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獨立經濟學家 譚雅玲

近期隨著全球疫情擴散的擴大,國際金融市場驚濤駭浪、波瀾起伏。當此時,市場應值得警惕的是美股反彈美元貶值。

美股暴跌的實質與本質

近期出現了數次美股暴跌,包括熔斷機制超級發揮引起的恐慌指數上升超乎尋常,但實質到底如何值得深入思考。

一方面,美股漲勢支撐是前提與基礎。美股上漲創新高是近3年多非常矚目的現象,道瓊斯工業指數最高記錄達到29568.57點,距30000點只差一點點,道指連創新高在2017年達到71次之多,當時創下1954年來最長連漲紀錄。

美股估值過高已經顯而易見,但美國前瞻性風險預警的有效機制使防範和防禦意識發揮超前超強。因此美國2018年年底的股市暴跌和2019年年初的股市暴漲明顯比較出美國技術與政策操手的高瞻遠矚與靈活機智。但從2017年以來,美股唱空與經濟偏好對比反差很大。

其實不僅是近期美股暴跌20%,之前2018年美股就演繹過相同一幕,當時年末一度也是20%的暴跌。而目前美股演繹手法依然不變,只是進一步疊加疫情突發和擴散效應的推波助瀾。目前美股暴跌甚至不惜疊加熔斷機制的手法,極端之下的擺佈意圖發人深省。

2017年以來美股三次暴跌走勢圖

另一方面,美股順勢而為的手法凸顯老道的美元和霸權的美元。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和第一大貨幣體的實力雄厚不僅僅是規模,更有技術經驗和戰略優勢,這一點不要被輿論假象所迷惑。美國經濟規模已經躍上22萬億美元是不爭事實,這與美國債務24萬億美元是不相匹配的,但是美元海外為主的市場份額則是美國結構扭曲難得的特性。

簡單而言,美國經濟壓力是堤內損失堤外掠奪(補充),以外安內的國策正是美國經濟特殊性所在,更是美元基礎獨有。其中頁岩油產業繁榮促成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並隨即成為石油淨出口國。雖然石油價格對頁岩油有衝擊,但局部短暫暴跌也是不可維繫的。

透過近年國際石油價格走勢看,油價上與下比較偏重前者,這與美國需求有關,甚至包括OPEC減產也無濟於事。而OPEC諸多國家的石油收益均在60美元之上,遠比美國頁岩成本更高,這需要注意美國擺佈之間的定律與要素權衡。美股暴跌背後的經濟實力與經濟基礎尚未變壞,波動之間的預警是股市超前調整的一樣與不一樣特性。

美國經濟的優勢與特性

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美股正是這種感覺的現實體現。以美股暴跌疊加短長期國債倒掛以及美國經濟未來衰退加大炒作,進而進一步刺激美股暴跌熔斷製造恐慌,甚至連帶全球股指暴跌更慘。

然而,透過經濟面看股市,美國則顯得與眾不同。

一方面,美國經濟優質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也是其經濟一枝獨秀的基礎。目前美國經濟規模依然全球第一,即使2008年華爾街風暴也未震撼美國經濟世界第一位的優先資質。尤其是其新經濟的特性與個性更突顯財富效應和資產壟斷的超規模、超規律、超常態,當前的市場分析僅靠歷史數據或教科書理論是難以說明與解釋的。

美國正是看透了現實與未來的差異,在擺佈輿論和技術導向,而市場更多是停留在過去的分析預測,兩者之間的訴求與差異是刺激美國極端手法發揮的環境基礎,這更突出未來全球預警指標,反之是美國轉身的設計意圖。

另一方面,美國經濟到底咋樣?市場尤其是美國自己吆喝的經濟衰退並不是當前事實和真相,著眼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經濟前景,這其中炒作的嫌疑和刻意指引很強。

下圖可以看出,美國經濟節奏與週期依舊處於穩定和韌性基礎面,所以美聯儲並未認為美國經濟已經有問題,只是反反覆覆強調疫情不確定性的打擊力度與前景。美國經濟2%是一種經濟常態。

今年畢竟是美國大選年,美國內在政治博弈也存在很大的風險,再加上財政扭曲、債務超限、對外挑戰等等,因此美國會更在乎短期中期穩定經濟對美國內在政治利益過渡的需要。

尤其從美國經濟目前態勢看,實際表現並沒有渲染經濟退化或衰退指標指向。當前美國無論生產指標、消費指向或通脹預期依然都在自身主觀意願掌控之下,只是外部風險上升攪擾其已經設計好的方略,進而美國極強的迴旋與擺佈機制促使美國非常規操作、借題發揮,以達到更加有利於自己的局面。美國經濟的優勢在於科技領先和企業收益率,經濟特性在於以新經濟為主和服務業為主的經濟結構。

2016年至今美國經濟走勢圖

美國攻擊的目標與目的

美國人幹任何事都不會白乾,要麼未來有成果,直白的說就是有收益;要麼未來會傷及對手。

觀察與美國戰略競爭對手有關的國家和地區,似乎這種關聯的精準效應十分突出,比美國更是慘不忍睹的歐元區、俄羅斯等,這些地區有更大風險。如俄羅斯石油暴跌帶動股市暴跌,股市和油市暴跌拖累盧布貶值,利潤受損雪上加霜,一劍多擊效應恰到好處。

俄羅斯是美國打擊目標之一,財力、經濟、市場聯動將不利於俄羅斯政治意願的發揮,未來屈從或被迫與美國合作或無可奈何。

歐元區股市打回原形,在經濟上難以恢復,更難恢復元氣,美元心頭之患的歐元面臨瓦解風險。當前疫情歐洲擴散最大,歐元區各國本幣已經流通的當下正是去除歐元水到渠成的時間。美元絞殺歐元歷歷在目、早有謀略。包括近期沙特石油價格戰,市場表面看似是俄羅斯與沙特事件,其實則是美俄之間競爭博弈的縮影。

沙特作為美國戰略同盟,目前的石油戰役存在背後操盤與國家合作之疑惑,美國經濟利益至上和貨幣地位至尊必然導致美國對外打擊具有競爭力的目標明確而持續。美國政治為先、經濟跟隨、金融擺佈以及攻擊明確是美國戰略與對外關係之本,其從不幹沒有準備的事,所有的競爭均是有備而來、長遠規劃、隨機調整、發揮極致。

中國是美國經濟利益潛在風險關切,經濟老二永遠是美國攻擊目標;歐元是美國金融地位潛在對手風險,貨幣老二與美元意志不容。俄羅斯是美國石油戰略心頭之患,石油挑戰危及美元貨幣地位。

綜上所述,美股暴跌的手法是一樣的,主動、提前、前瞻消化繁榮經濟時期的資產泡沫與歷史一樣;不一樣之處則是突出了新經濟週期的強弱,經濟繁榮週期尾部與前期高漲時期不一樣。2017-2018年經濟週期向上,2019年至今經濟週期向下,貿易疊加疫情夾擊經濟在所難免。目前短期市場事態極其複雜,短期與長期對應的要素與對策具有差異。

反之,市場清醒者的計劃與應對十分靈活機智、高效長效的宗旨與政策更值得市場依據要素、原理推論,非輿論造勢選擇預期。炒作者和投資者一定設有目的與意圖,投資者和參與者意願與方向完全不同,進而發現真諦的分析論證更加重要與必要。

預計美國經濟上半年有壓力,下半年有舒緩,平穩過渡政治選舉年有基礎。貨幣政策長遠目標意圖是其根本,零利率和負利率的教訓不是美聯儲選項,其將恰當運用時機與空間擺佈有利於美國長期戰略的舉措,並不會短期化應對。

因此,美股下跌不會不可收拾,而市場值得警惕的是美股反彈、美元貶值的正常邏輯。畢竟美元貶值是今年美國政策重要困頓,經濟保底與政治保險都在於美元。前期美股與美元同跌的手法難以維繫,救急的美元必然迴歸正常邏輯,這才是美國經濟利益的根本,美元貶值是美國國家利益核心,也是美國國家基本國策。

責編:李慧敏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