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鯨人物|58集團姚勁波“新徵程”,下沉式戰略“重新再造一個58”

時間:2019-03-11

將行業寒冬看做是企業蓄力、升級契機的58集團CEO姚勁波,是緊跟時代步伐成長起來的企業家代表。過去十年來,姚勁波創辦的58同城(US:WUBA,簡稱“58”)如今已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信息服務平臺。但隨著人口紅利的消失,58平臺流量這條“護城河”逐漸減弱。近兩年,姚勁波明顯感到了變革壓力,由此,他反覆提出要“再造一個58”,但想要重新定義自己又談何容易。

近年來,在姚勁波的帶領下,58不斷擴大的自己的生態圈,形成了租房+招聘+生活信息等多個領域的交易平臺,在眾多業態中,房產業務成為其最為看重的板塊。

一直以來,理工科出身的姚勁波一直給外界溫文爾雅的印象,但談到房產線上交易平臺之爭,他敢於公開叫板鏈家“鏈家加上貝殼的流量只能達到我們的20%”,和鏈家掌門人左暉在朋友圈“互嗆”。而在2019年初舉辦的公司年會中,姚勁波表示:即便無法避免經濟週期,58也相信中國的未來,58不會裁員和減薪,更不會取消年終獎。在經濟寒冬之時,他的一席話讓與之同行的員工感到格外溫暖。

近日,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姚勁波在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下一個十年,中國最大的互聯網紅利一定是在鄉村。”姚勁波介紹,為了抓住互聯網下一個紅利期,58同城計劃在全國4萬多個鄉鎮搭建一個本地信息平臺——58同鎮,這一平臺將助力整個農村地區互聯網應用提升和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進一步縮小城鄉信息差距。

同時,在兩會提案中,他還針對我國住房問題,提出幾項建議:取消保障性住房的戶籍要求,放寬申請限制;實施靈活的公積金存取政策,充分滿足租房需求;補齊租房市場短板,解決新市民居住需求。

在此時機下,藍鯨房產採訪到姚勁波,針對58集團新業務發展策略及他在兩會期間的提案內容進行深入瞭解。

從創業公司到房產信息服務第一平臺

在互聯網創業的大潮下,湖南出了一大批優秀的知名的創業者,包括MySee及風雲資本創始人高燃、世紀佳緣創始人龔海燕、清科集團董事長倪正東、IDG全球常務副總裁熊曉鴿,以及被稱為“微信之父”的張小龍。在人們印象中,湖南的創業者是彪悍的,帶著匪氣。但姚勁波不是。他面色白淨,戴著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臉上總帶著不經意的微笑,說話語氣冷靜中帶著一絲詼諧。

1999年,姚勁波大學畢業之後,便迅速切入互聯網創業潮。在當時,百度、阿里、騰訊已憑藉著第一批互聯網創業浪潮淘到了“第一桶金”,成為互聯網行業三巨頭。2005年,姚勁波仍以本地生活信息服務第一平臺找到了58同城的定位。2010年,隨著以美團和拉手為首的2000多家團購網站業一湧而入,58成為了風口上的起舞者,也成為了資本市場的寵兒。2013年58上市路演,2015年,其完成與趕集網的合併,並在此基礎上,先後拆分出鬥米兼職、好租和瓜子二手車等細分業務。

“58同城,一個神奇的網站”隨著流星明星楊冪喊出這個口號,58成為走入大街小巷的一個品牌符號。如同當年突然爆紅的阿里和百度一樣,58同城順應了數億規模新增用戶的大勢,成為規模成長最為迅速的互聯網企業之一。

作為互聯網創業公司,58的故事與跟騰訊、阿里、百度、美團都不太一樣,它不是一個一開始就被看好的公司,但卻把許多次不確定性轉換為企業發展的成功拐點。有媒體曾問姚勁波,如果把58的路重新走一遍,會不會做得更好?他回答說:“再走一遍,也就是好一點點而已。這12年走的基本節奏是對的,該進入的時候進入,該做用戶的時候做用戶,該融資的時候融資,即便重新走,也不會有太大的不同。”

現如今,帶著這家規模增長迅速的公司,姚勁波對企業發展前景的判斷顯得更加從容。他表示,“以前會時常擔心公司怎麼活,能不能盈利,能不能融資。現在這些不確定性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什麼困擾,我考慮更多的是,下一個挑戰是什麼,有什麼新機會。”

從戰略層面而言,姚勁波較為明確的發展策略是:深耕招聘、房產、汽車、本地生活服務等主營業務,以提升企業整體抗風險能力。其中,房產業務是58集團的重中之重。

目前,58房產業務主要由58同城、安居客、趕集網的房產業務矩陣組成。據其2018年財報顯示,58同城、安居客、趕集網三平臺房產總月活量超過2億,峰值近3億。對此,姚勁波介紹說,58同城、安居客已成為中國新房信息服務業務最大的平臺,而在二手房、租房方面,安居客較為側重二手房市場,58同城偏重於租房市場。

他進一步介紹說,除房產業務之外,58集團還做了很多創新,包括58到家、58速運、瓜子二手車、轉轉等業務。2018年,58還推出了一個更下沉的新業務——58同鎮,以此打開農村市場。

“作為從湖南農村出來的一名創業者,我會長期關注和致力農村互聯網建設。我們也會用實踐證明,互聯網既可以讓城市生活更便捷、更美好,也可以讓農村實現跨越式發展,更好助力鄉村振興。”姚勁波表示,目前,58同鎮已經落戶全國1萬多個鄉鎮,手機正在成為廣大農民的新“農具”,也正在讓他們的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

他介紹說,通過這個新的戰略體系,58集團平臺的信息化優勢得到加固,以低成本引入用戶之後,尋找實現從搜索到支付“閉環交易”的可行性。

然而,在大量的創新業務之下,這個戰略也將對其各個業務板塊之間的輪動磨合提出考驗。當某條業務線處於逆週期或弱週期時,其他哪些版塊能夠迅速頂上,扛起快速增長的效能?同時,其最為看重的房地產領域,一直是線下交易為主,其將如何利用互聯網、大數據AI賦能房地產行業?這也是不小的挑戰。

房產平臺大戰一觸即發,58宣佈永不自營

2018年5月,鏈家貝殼找房上線,“搶食”房產線上業務大蛋糕。隨後,姚勁波迅速做出反擊。2018年6月12日,58在北京發起“雙核保真·以誓築勢”全行業真房源誓約大會予以回擊。

在外界看來,貝殼找房的誕生讓58如臨大敵,雙方免不了一場爭鬥。但在商業法則中,競爭卻是不變的規律,某種程度上來看,這也是助推企業變革的動力。

姚勁波對此尤有體會。“一個公司沒有對手是很可怕的,你不知道你做得好還是不好,自己增長,有可能是市場推著你在走,但是,你有可能可以跑得更快,但如果沒有對手,是無法判斷發展速度的。”

一直以來,“平臺+流量”是大眾對58的理解,也是58得以迅速壯大、短時間內積累上億用戶的方法論。但硬幣的另一面在於,由於平臺過度依賴流量的特性,這也導致58房產業務一度陷入了虛假房源氾濫的指責之中。姚勁波坦誠表示,58的二手房交易存在著一些問題。“58的交易平臺,是人們常用的二手物品交易平臺之一。但我們用各種辦法,提高審核、認證,仍不能提供100%的可靠服務,因為確實有騙子混在裡面。”

隨著流量優勢減弱,姚建波開始把目標從提供信息轉向提供服務。姚勁波表示, “要把產品形式從過去的信息升級到服務,從過去的電話連接,升級到全連接,打造更加完善的平臺”。內部將此稱為“重新發明58”。

2018年,58房產業務板塊開始加強產品運營、技術創新等投入,推出臨感VR看房、直播看房、在線簽約等產品,以提升信息服務質量。但僅憑藉服務優勢,能否得到市場認可還是未知。為了凝聚房產中介力量,姚勁波振臂一呼喊出“58永不自營”的口號。這個口號確實為58帶來了更多“小夥伴”,但某種程度上,這也讓58的房產業務失去了向外拓展的機會。

過去多年來,以房產信息平臺為標籤的企業不在少數,但真正得以在這個領域謀得一席之地的企業卻寥寥無幾。如2014-2015年間,愛屋吉屋以經紀人高佣金、房客低佣金、廣告轟炸的方式,以房產線上交易模式,開啟了高額補貼和燒錢模式搶佔市場。然而這種方式卻沒有為其帶來更多的房產成交量,最終,愛屋吉屋業績遭遇滑鐵盧,2019年1月,愛屋吉屋平臺網站和APP客戶端正式停更,對外正常業務已停止,公司處於存續期;再如2012年成立的好屋中國,其業務覆蓋新房電商、二手房交易及大數據信息服務,由於其採取減少中間環節,降低交易成本的經營方式,受到資本追捧,但在樓市調控等多方因素影響下,好屋中國的盈利情況越來越糟糕,接連幾年利潤情況與對賭承諾的差距越拉越大。

由此看來,以“超低佣金”、“經紀人高底薪高提成”、“無門店”、“平臺化”為標籤的互聯網房產中介平臺,並沒有從根本上提升房子與客戶的數量。由於房產屬於大宗交易商品,信息的真實性尤為重要,因此,線下客戶體驗的重要性也更加凸顯。

隨著互聯網經濟越過單純依賴流量的階段,面對前有強敵、後有追兵的形勢,58想要穩住房產線上交易平臺的地位並不容易。

“兩會”建議:取消保障性住房戶籍要求,降低租房提取公積金門檻

近期,除了忙於對58發展的戰略性佈局之外,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姚勁波還向今年“兩會”,提交了三份書面建議,內容包括“降低用工成本,促進中小企業吸納就業”、“補齊租房市場短板,解決新市民居住需求”、“多措並舉提振生育率”等熱點話題。

針對住房問題,他提出,在部分城市保障性住房申請資格上打破戶籍限制,使住房福利政策更全面惠及城市新市民群體,同時,在大中型城市實施更加靈活的公積金存取政策,使公積金制度在租房領域發揮更大效用,充分滿足新市民租房需求。

對於提出這兩個提議的原因,姚勁波表示,這個建議主要關注新市民這個群體,過去叫“北漂”或者“南漂”,他們沒有北京、上海的戶口,但是在當地交社保和個稅,是經濟增長裡面很重要的推動力,但是他們沒辦法和其他市民一起享受廉租房、保障性住房等福利。另外,目前公積金的制度也沒有辦法很好的照顧這個群體,每個月提取租房公積金的額度遠少於北京市場的房租水平。

他進一步表示,近幾年,新市民進城務工持續升溫,“租售同權”等政策的推進落地,都極大推動了國內住房租賃市場的繁榮。但保障性住房申請門檻高和公積金提取不便捷等問題,為新市民在城市的“落腳”產生了阻礙。

姚勁波建議,針對部分城市新市民保障性住房申請以戶籍作為準入門檻的要求,建議打破戶籍限制,將社保繳納或個人所得稅徵收時長作為申請依據,使住房福利政策更全面惠及新市民群體。同時,放寬保障性住房在年齡、可支配收入等方面的限制,承租人年滿18歲即可申請,全部月收入不足個稅起徵點的可以優先申請,以此滿足新市民群體的合理住房需求。

同時,在過去一年來,全國大中城市房屋租金上漲明顯。新市民由於其經濟收入不高,依靠自身收入解決租住房問題難度增大,迫切需要公積金制度的保障來改善居住質量。姚勁波建議,實施靈活的公積金存取政策,充分滿足租房需求。

對於房租上漲明顯的情況,姚勁波認為,房租的上升有兩方面原因,一是社會資本進入市場,提供了更好的服務如品牌公寓。品牌公寓裝修品質更高、基本管理服務和信息也更加透明,但另一方面亦帶動了租房價格的增長;二是房租增長是因為有消費升級的帶動,和更好服務的帶動,也是市場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房租的上揚,一些熱點城市和地區的房屋空置率問題也在持續發生。對此,姚勁波提供的解決辦法是,第一需要對空置房屋收更高稅率,鼓勵房源流向租賃市場;第二開放農村集體土地直接進入租賃市場,也有助於平抑租賃價格;第三,讓新市民享受租賃方面的公共服務,不要只依靠戶籍,而是根據社保和所得稅在哪裡繳納。住房租賃政策更多與戶籍、社保、所得稅、當地就業、公積金領取掛鉤。

為促進行業健康、規範發展大力諫言的姚勁波曾說,“58正處在成為成功企業到偉大企業的轉折點,而經濟週期是證明自己的最好時機。”2019年,姚勁波將會如何再次證明58房產的江湖地位,值得期待。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