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循環”帶來的投資機會

時間:2020-08-03

一、“十四五”期間為什麼要以內循環為主

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素有“世界工廠”的別稱。多年來我國經濟的原發需求之一就是外需,形成的是“兩頭在外”的格局(原材料和市場都在外面,中國僅僅是加工組裝之後就出口)。

這一模式可能存在的缺點:(1)對外依存度高,外需的波動不好掌握;(2)產業鏈上下游不平衡,偏重以加工為主的勞動密集,缺乏技術研發;(3)不利於跨越中等收入陷阱;(4)貿易順差提升了外匯儲備,但美元資產過重,不利於金融安全。

此外,近年來我國外貿依存度(外貿總額/GDP)逐漸走低,7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也提出要“育新機、開新局”。它至少表明兩點:(1)存在“育新機、開新局”的機會;(2)原有的戰略規劃已經不足以支撐經濟增長,需要藉著“百年變局的新變化”尋求“新機”、“新局”。表面上理解,“新機”和“新局”對於國內和國外應該分別有所指。國內的“新”,應該是與“國內大循環”相呼應,更多源自內需;國外的“新”應該是在原有一帶一路框架外,藉著美國的影響力逐漸減弱,加強與日韓、歐洲以及新興經濟體的戰略合作。畢竟,一旦疫情可控,世界主要國家面臨的第一件事就是經濟修復。屆時,對於原材料、勞動力以及產銷的需要都將為我國創造新的機遇。

二、內循環怎樣做

以“內循環”為主“絕不是封閉運行”,中國的“大門只會愈開愈大”,而不是部分人想象的“閉關鎖國”政策。如何理解以內循環為主的“新發展格局”?中國此前30多年發展特色是“兩頭在外”(原材料和市場都在外面,中國僅僅是加工組裝之後就出口)。換句話說,中國過去以“外循環”為主體,“內循環”為輔助;今後將轉為“內循環”作主體,絕非放棄“外循環”,兩個循環的主次易位是最大的變化。面對疫後國際新形勢,特別是中美關係緊張,甚至“準冷戰”、“去中國化”情景下,中國預料今後外貿需求或難為中國經濟提供充沛動力;更有甚者,從境外輸入的資源(如石油)和技術(如芯片)或也將受到限制。因此,以往依賴“兩頭在外”之“外循環”模式,要準備轉向倚重“內循環”,而這是一項大挑戰。

實現經濟內循環,兩個關鍵難點需要突破:一是消費和需求內循環,二是科技產業鏈內循環。消費和需求很好理解,就是我們通常所講的擴大內需;理解科技和產業鏈的內循環,可以基於劉鶴副總理“供給體系要優化”、“需求體系要升級”、“金融體系要適配”三個角度。

2.1供給體系要優化

2.1.1“補短板”

工業生產層面的補短板主要是指國產替代和自主可控,以確保產業鏈的完整性。

在新冠疫情下的全球供應鏈重構中,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是受衝擊最大的國家。在“逆全球化+疫情大流行+地緣政治摩擦”之下的供應鏈調整,在相當程度上就是從中國向外轉移產業及產業鏈。在中國還未完成產業升級、未完成從生產型社會向消費型社會轉型、國內區域差距很大的背景下,現階段的產業鏈對外轉移對中國無異釜底抽薪,這種情況如大量出現,將成為中國經濟不能承受之重。

2.1.2“鍛長板”

(1)全力鞏固農業基礎地位:

這個很好理解,從三次產業角度出發,新冠疫情影響最大的是第二、三產業,農業第一產業受影響較小。出於“育新機、開新局”的目的,再加上“鍛長板”的迫切需要,發展鞏固農業必然會成為客觀需求。除此以外,各國新冠疫情發展節奏的不同步,也可能導致全球範圍的二次傳播,一旦對華糧食出口國面臨較大的疫情威脅,將會推升我國國內糧食價格(如,美國、巴西疫情肆虐,我國面臨大豆進口減少)。再加上南方“七下八上”的洪澇災害,糧食供給都將面臨潛在威脅。所以,鞏固農業基礎地位,除了更大限度地發揮“長板”優勢之外,還能起到保障基本民生的作用。

(2)充分利用好人力資源和產業集群優勢

(3)大力發展數字經濟

數據正在成為主要生產要素,數字經濟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主要標識。

中美正在引領數字經濟發展。儘管規模體量存在差距,但我國數字經濟增速遠高於美國。數字經濟競爭中,“得平臺者得天下”,這是後疫情時代中國需要把握的機會之一。在數字經濟發展的上半場,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已經領先世界;下半場中,工業互聯網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一躍,下半場的市場更大、機會更多、效率更高,這也是中國實現彎道超車的機遇。

2.1.3改善營商環境,調動企業生產積極性

7月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升至51.1,為四個月新高,並已連續五個月在擴張區間。從相關的企業調查看,反映需求和訂單不足的比重仍然最高。因此,市場需求不足的矛盾仍然是制約當前經濟回升的突出問題。小型企業PMI指數位於榮枯線下,其中生產指數和新訂單指數分別為49.8和46.8,反映了小型企業在供應和需求兩端繼續承壓。如何改善中小企業生存環境,調動生產積極性,不僅是內循環供給端的重要考量,更是“保就業”和“保民生”的艱鉅任務。

企業家願不願意擴大再生產、願不願意從事創新性的冒險活動,與其對經濟的預期、市場競爭是否公平、產權是否得到有效保護有關。關鍵之關鍵在於落實好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提出的六條要求:一要切實減輕企業稅費負擔;二要採取措施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三要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特別是鼓勵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改革;四要完善政策執行方式,將“加強產權保護”落到實處;五要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六要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

2.2需求體系要升級

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要以就業擴大和居民收入的持續提高為基礎。

內需的基礎在收入,在就業。沒有就業,沒有收入,內需就無從談起。我國現有4億中等收入群體,同時還有6億中低收入人群。要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進一步降低個人所得稅率,提高勞動報酬在國民收入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未來若干年內將4億中等收入人群實現倍增,將6億中低收入人群減半。

國內需求端的另一個重點就是國防產業

預計現代化國防將被寫進“十四五”,屆時,包括國產航母、大飛機、無人機、衛星通信和第五代戰機都存在投資機會。

2.3金融體系要適配

高新技術從研發到生產要經歷三個過程,先是最原始的研發過程,依靠的是科研人員;再是技術轉化創新,依靠的是瞭解技術又瞭解市場的人;最後是大規模生產能力的過程,這個階段就需要突出發揮金融的作用,重點是各類股權投資機構跟蹤投資、企業IPO上市或者大型上市公司收購投資以及銀行貸款發債融資等等。

三、外循環

3.1供給端

3.1.1通過參與國際經貿規則談判和制定來突破技術圍堵

近日,修訂後的美加墨協定正式生效,其中的“毒丸條款”就是針對中國而來的,是其試圖削弱中國在全球貿易和產業供應鏈中的地位的重要一步。接下來美國大概率會延續在推動協定時的主要操作手法,與歐盟、英國、日本等達成類似的FTA。這實際上對我形成了新的圍追堵截。

對此,我們應抓住當前中國正恢復欣欣向榮,而歐美陷於危機的機遇,加快中日韓、RCEP、中歐BIT、中英BIT談判,適時啟動加入CPTPP談判。目的是要通過參與這類經貿規則談判,一方面努力打破美國在世界範圍內對我“去中國化”的圖謀,另一方面,將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科技、產業、資本和人才通過FTA規則吸引到中國來,促進中國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更加完整、更具韌性、更有競爭力,加深這些國家和地區與我經濟的聯繫,牢牢扭抱在一起。

3.1.2擴大開放,增強市場準入

擴大開放是永久不變的話題,今年最大的開放來自金融領域。我們看到,從年初的降低外資准入門檻、提升外資股權投資比例,但目前的創業板註冊制、新三板分層,我國資本市場各層級的改革藍圖已經非常清晰。這種“改革紅利”也將成為“大金融”行業持續上漲的重要核心驅動。

3.2需求端

3.2.1降低關稅,增加進口

當前的關稅總水平是7.5%,未來可以向5%靠攏。降低關稅,勢必對國內產成品構成衝擊,但卻有利於原材料依賴進口的行業。

3.2.2自貿區、自貿港相關

現在我國已形成了以18個自貿區和1個自由貿易港為高地的對外開放新格局,一個重要使命就是拓展中國經濟對外開放的高度、深度和廣度。

高度——以自貿區(港)為依託,培育與國際市場相通的製造業、服務業等產業實力和能力,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先進製造業集群、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要素和大宗商品交易配置平臺和國際貿易航運樞紐等。

深度——圍繞建設國際化法制化便利化營商環境,大幅降低外資在金融、保險、物流、研發設計、教育衛生、數字經濟等領域的准入門檻,建立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制度,建立健全競爭性市場體制。

廣度——將改革開放和產業升級的措施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的成果。

對應投資:自貿區概念、知識產權保護概念、免稅概念、機場概念

四、投資機會


“兩個循環”帶來的投資機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