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價格戰繼續 沙特已經沒興趣繼續與歐佩克+合作

時間:2020-03-30

外匯天眼APP訊 : 據外媒援引一位歐佩克代表報道,歐佩克輪值主席國提議召開緊急會議,評估油價暴跌的市場狀況,但遭到多數成員國反對,其中沙特是最大反對者之一。稱,其他歐佩克成員國認為會議不會有效果,因為沙特和俄羅斯之間的石油戰需要由各自的領導人來解決。

擔任歐佩克輪值主席的阿爾及利亞本週致信歐佩克祕書處,敦促其在4月10日之前召開歐佩克經濟委員會(Economic Commission Board)電話會議,讓來自各個成員國的技術審查冠狀病毒對石油市場的影響,評估在冠狀病毒危機和價格戰雙重暴擊下,油價暴跌的市場狀況。

然而,上述匿名代表透露,該請求未能獲得繼續推進所必需的多數支持,而沙特就是反對者之一。

除阿爾及利亞外,伊拉克也敦促歐佩克舉行緊急磋商。伊拉克上週也寫過一封類似的信,要求部長們舉行緊急會議,但也沒有引起注意。

目前看來,有一點已經很清晰,沙特從頭到尾的態度都是“不想談”,已經沒興趣繼續與歐佩克+合作,甚至其主要政治盟友美國發出威脅信號也沒有令它動搖。而俄羅斯也已經表明,將堅持增產立場。俄羅斯能源部副部長帕維爾·索羅金(Pavel Sorokin)表示,每桶25美元的油價令人不快,但對莫斯科來說並不是災難。

週五(3月27日)晚間,沙特能源大臣也發表聲明,稱與俄羅斯之間並無會談,WTI油價聞訊跌到21美元/桶的邊緣。沙特能源大臣稱:

“沙特與俄羅斯的能源部長們並沒有接觸,沒有討論過任何增加OPEC+成員的事宜,也沒有討論過旨在平衡油市的共同協議。”

沙特這番話顯然是往多頭心上再插一刀,另一方面也是在暗懟俄羅斯。因為就在沙特能源大臣發表聲明前幾個小時,俄羅斯能源部副部長稱,光靠OPEC+穩定不了市場,如果這是全球市場的問題,那麼就需要更多國家參與進來。

原油多頭們現在唯一的希望是,美國能成功施壓沙特,讓它撤回增產承諾。

說,雖然美國現在正在向沙特施壓以限制生產,但沙特無意改變路線。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上週三採取了迄今最強的行動,以平息市場。特朗普本人尚未進行干預,儘管上週表示可能這樣做。

然而,這次更嚴重的問題在於需求端,分析師們並不認為白宮能解決這個問題。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高級研究員埃倫·沃爾德(Ellen Wald)表示:

“特朗普向沙特和/或俄羅斯人施加壓力以削減石油供應的窗口上週可能已經關閉。現在,隨著歐洲,美國和印度的大部分國家關閉經濟併發布居家指令,崩潰的需求才是大問題。”

ING的策略師們週四也稱:

“油市現在的問題是,即使我們看到沙特有所節制,在當前的需求衝擊之下,二季度的過剩仍將十分嚴重。我們的基本看法是,油價戰未來一個季度仍會持續,二季度ICE布倫特油價將跌向20美元/桶。”

稍早前,高盛也警告,4月全球原油需求可能暴跌1870萬桶/日,較3月預期的1050萬桶/日跌幅近乎再翻一番,就算油價戰完全停止也不足以挽救市場。高盛直言:

“需求端遭受如此大的衝擊之下,供應端做出任何反應都於事無補,包括歐佩克核心成員國凍結產量或減產也是徒勞,除非真能每日削減幾百萬桶的供應。”

本週,全球還有不少分析師和交易商爭相下調原油需求和油價預測。全球最大的獨立原油交易商Vitol認同高盛的觀點,最新預期原油需求未來幾周可能暴跌1500-2000萬桶/日,全年來看,需求可能下降500萬桶/日。

巴克萊兩週內已經兩次下調今年的油價預測,預期2020年WTI原油均價為28美元/桶。而高盛3月9日就警告,20美元油價近在眼前。

油價已經連續第五週下跌,到目前為止,本季度美國原油已下跌約65%。截止3月24日的CFTC數據顯示,紐約原油淨多頭減少4224手,至436013手。這場風暴中,最先崩掉的可能是北美市場。

據觀察,北美幾種粗品級原油的交易價已經跌到了個位數。上週五,加拿大西部精選油公司(Canadian Western Select)的基準價格跌至每桶5.06美元,該基準價格是加拿大巨型油砂業的價格。墨西哥灣的南部綠色峽谷(Southern Green Canyon)油價為每桶11.51美元,懷俄明州輕質油跌至3美元/桶。貝克休斯公司週五發佈的數據顯示,美國石油公司本週閒置了40臺鑽機,是上週減產速度的兩倍,是自2015年4月以來最大的收縮。一半以上的停產發生在西德克薩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疊紀盆地,這對於該行業來說是一個不祥的兆頭。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