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扶貧,托起美好未來

時間:2021-03-23

本文轉自【人民日報】;

隴中黃土高原的深山裡,甘肅省武山縣沿安鄉初級中學的新校舍投入使用,暖黃色的教學樓在陽光下格外顯眼,寬敞明亮的教室裡迴盪著琅琅書聲。

雲南省寧蒗彝族自治縣用免費職業教育“託底”,幫助未能繼續升學的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子女“走出去”,“人人有學上、個個有技能、家家有希望”逐漸成為現實。

得益於海南醫學院的對口幫扶,海南省樂東黎族自治縣抱由鎮番豆村形成了“種養供銷”一體化的扶貧模式,村民收入大大提高,“富口袋”又“富腦袋”。

…………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教育系統發揮自身優勢,實施組團式支教、直屬高校定點幫扶等措施,教育扶貧提升了貧困家庭的脫貧能力,開拓了貧困人口子女的發展空間,有助於切斷貧困代際傳遞。

補齊貧困地區教育短板

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

如果不是老師的一通通電話、一次次上門,重慶市雲陽縣的徐丹姐妹倆或許仍輟學在外。

2019年10月,雲陽縣路陽鎮路陽小學校長陳龍接到報告:姐妹倆沒來學校,被父親接到廣東去了。陳龍趕緊組織勸返小組奔赴廣東,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兩個孩子終於回到了校園。

“爸爸,我的語文考了81分,畫的畫還被貼在班上的學習園地了……”徐丹用班主任的手機與父親視頻通話,報告學校裡的好消息。

黨中央、國務院始終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始終做到規劃優先、投入優先、資源優先。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佔國內生產總值比例連續保持在4%以上,優先向農村地區、邊疆民族地區、革命老區、邊遠貧困地區教育發展傾斜。

其中,“義務教育有保障”是“兩不愁三保障”的重要指標,“控輟保學”則是實現目標的重要任務。來自教育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由臺賬建立之初的60多萬人降至682人,其中20多萬建檔立卡輟學學生實現動態清零。

如今,我國基礎教育歷史性地解決了“有學上”問題,教育公平實現了新跨越,正在乘勢而上,向更好地實現人民群眾“上好學”的願望邁進。

“我喜歡班裡的大屏幕,裡面的老師唱歌特別好聽,還有很多城裡的同學和我們一起上課。”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十八洞小學,龍欣雨喜歡上了這樣的新課堂。目前,全國中小學互聯網接入率從2012年的25%上升到100%,擁有多媒體教室的學校比例從48%上升到95.3%。

“以前不願來,現在卻捨不得走了。”安徽省利辛縣望疃鎮草寺小學特崗教師李慧不禁感嘆。學校嶄新的教學樓拔地而起,鄉村教師的待遇也提高了,還配備週轉宿舍。

近年來,我國“特崗計劃”累計招聘教師95萬名,“國培計劃”培訓中西部鄉村學校教師校長近1700萬餘人次,連片特困地區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惠及8萬多所鄉村學校127萬名教師,19萬名教師選派到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支教……一支“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的鄉村教師隊伍正在成長起來。最新數據顯示,鄉村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大幅提升,本科以上學歷佔51.6%,中級以上職稱佔44.7%。

“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我國從制度上予以保障。如今,我國建成覆蓋學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實現各教育階段全覆蓋、公辦民辦學校全覆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累計資助貧困學生6.41億人次,基本做到“應助盡助”。

振奮人心的消息傳來,數以百萬計的貧困家庭有了第一代大學生!黨的十八大以來,重點高校面向農村和貧困地區定向招生計劃累計招收70萬人,累計有514.05萬建檔立卡貧困學生接受高等教育,貧困學生縱向流動的通道更加寬廣。

增強貧困地區致富能力

職教一人、就業一個、脫貧一家

“科技太重要了!沒有科技支撐只能‘看天吃飯’。”說起南京農業大學的專家,貴州省麻江縣賢昌鎮高梘村種植大戶趙祥榕讚不絕口。那年他改種南農大自主培育的粳稻品種“寧粳8號”,蛇皮袋子上秤一稱,他還以為秤壞了,“一袋足足比平常重20斤!”

“2019年‘寧粳8號’銷往江浙滬一帶,10元一斤,比常規稻每斤多出8元多,帶動周邊33戶貧困戶,每戶平均增收3500元。”麻江縣供銷社黨組書記李慶鬆介紹。

如何讓貧困地區百姓的口袋鼓起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各高校發揮特色綜合資源優勢,精準對接貧困縣實際需求,舉全校之力把先進的理念、人才、技術、經驗等落到貧困地區,教育扶貧、智力扶貧、科技扶貧、產業扶貧、健康扶貧、消費扶貧、文化扶貧取得顯著成效。

在陝西省鎮坪縣,中國藥科大學建成中藥材種植基地14個,發展種植面積14.5萬畝,帶動4000農戶增收;在雲南省臨滄市螞蟻堆村,華中科技大學捐資建成年產100噸標準化茶廠,生產輻射14個村,每年為貧困村村集體帶來20萬元收入;在湖南省江華瑤族自治縣,中南大學引導村民種植180畝獼猴桃、600畝長山村江華苦茶生態園、100畝食用菌等,年度助農增收200餘萬元……

數據顯示,64所教育部直屬高校傾情傾力推進定點扶貧工作,累計投入和引進幫扶資金25.08億元,培訓基層幹部和技術人員46.32萬名,購買和幫助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20.08億元。培訓貧困地區教師9.64萬人次,落地實施科研項目1949項,引入企業實際投資額151.6億元。

“想不到還能圓一個大學夢,真是趕上了好時代。”2019年秋季,河北省饒陽縣農民宋長江通過高職擴招,成為保定職業技術學院作物生產技術專業的一名學生。與他一起從田間地頭邁進大學校門的,還有來自全國各地的3.5萬名高素質農民。

“職教一人、就業一個、脫貧一家”。職業教育讓人掌握一技之長,不僅點亮了貧困家庭子女的人生夢想,也有力阻斷了貧困代際傳遞,改寫了貧困家庭的命運。黨的十八大以來,累計有800多萬貧困家庭學生接受中高等職業教育,目前,職業院校70%以上的學生來自農村,“原本是低保戶,如今拿高工資”的故事越來越多。

不會普通話,就難以走出家鄉、到外地工作,脫貧也就難以實現。2018年,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率先實施“學前學會普通話”試點,覆蓋了全州29萬餘名學前兒童。目前,全國普通話普及率達到80.72%,推普脫貧攻堅累計開展350餘萬人次農村教師、青壯年農牧民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能力明顯增強。

不讓一個群眾因貧掉隊

讓全體人民共享教育改革發展成果

在黨的堅強領導下,教育脫貧攻堅力度之巨大、影響之深遠,前所未有。教育脫貧攻堅的成功實踐,充分彰顯了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越性。

“我找到工作,多虧了學校對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畢業生的精準幫扶。”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林學院學生楊圓圓表示。

“縣教體局同志給買了羊,又修了圈,今年估計能增收近兩萬元。”河南省沈丘縣範營鄉八里棚村貧困戶孫運東得到“專屬扶貧小分隊”的精準幫扶,對未來充滿希望。

不讓一個孩子因貧困失學,不讓一個群眾因貧困掉隊!教育脫貧攻堅踐行著“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制度設計緊緊圍繞人民福祉,因地制宜、因人施策、分類規劃、分類指導,盡最大努力滿足貧困地區人民群眾對教育的需求和期盼,讓全體人民共享教育改革發展成果。

“如果不是對口支援,我真想象不出大海有多美。”得益於“臨夏—廈門”攜手合作,甘肅省臨夏市第三中學的王奇榮跨越2000多公里,和同學們來到廈門開展研學實踐。

“如果沒有職業教育東西協作行動計劃,我可能永遠沒有機會走出大山。”無錫汽車工程高等職業技術學校學生李紅斌掌握了一技之長,還在省市級比賽中獲得汽車噴塗項目獎項。

東西部協作、對口支援、“組團式”支教、廣泛發動社會力量……教育脫貧攻堅形成了強大的合力。

教育部教師工作司依託“國培計劃”中小學名師名校長領航工程,發揮師資優勢,選派200餘所領航工程成員學校共880餘名教師到四川省涼山州支教,覆蓋涼山州14縣市90多所中小學和幼兒園,精準幫扶、快速提升涼山州各縣的教育教學質量;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與中國教育基金會,聯合國內衛生類職業院校、6家企業,為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職教中心制定護理專業幫扶方案並籌集資金,目前涵蓋基礎護理、重症護理、婦兒護理、急救等領域的實訓設備已安裝完成並投入使用……全國一盤棋,教育脫貧政策直通貧困地區,全社會力量得到最大程度動員,形成了教育大扶貧格局。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下一步,我們要守好控輟保學防範線、義務教育保障線、教育質量控制線、鄉村振興支撐線、思政工作安全線,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推動鄉村持續振興。”教育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