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白領薪資百態:員工待崗月薪1680元 企業鼓勵工資換股份

時間:2020-02-25

受疫情的波及,小微企業遭受重創,旅遊、餐飲、酒店等線下生活消費行業影響嚴重,降薪、裁員、遣散成了今年求職季的關鍵詞。

據2月24日智聯招聘發佈的《春季求職競爭週報(2.17-2.21)》顯示,受訪者回答“工資無法發放”、“工資縮水”的比率環比增加10%和5%。另據智聯一週前發佈的報告,38.67%的受訪者表示身邊有企業降薪,無法為員工按時發放薪資”的情況也佔到35.26%。

惶惶不安中,職場人需要面對的是生存的重壓,而企業則面臨著事關生死的考驗。

旅遊:員工待崗 月薪不到兩千

春節黃金週對於旅遊行業來說原本是個旺季,但隨著疫情席捲全國,旅遊行業集體停工,王冉所在的廣州某旅行社也不例外。

據瞭解,該旅行社主要負責境外旅遊項目。1月24日,全國旅行社及在線旅遊企業暫停經營團隊旅遊及“機票+酒店”旅遊產品;三天後,國家文旅部宣佈暫停全國旅遊團的出境旅遊項目;隨後,部分航司暫停了往來中國的航班。

受此影響,王冉所在的旅行社接受了所有項目的退單,隨即宣佈停業。

圖片來源:網絡

從春節至今,王冉已經待崗了近一個月。依據相關規定,若員工未復工時間較長的,企業經與職工協商一致,可以安排職工待崗。待崗期間,用人單位按照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 80%支付基本生活費。因此,王冉目前的月薪為1680元。更糟糕的是,這樣的情況還將持續數月。

“目前公司給出的復工時間是4月7日,也就是清明節以後”,王冉頗為無奈地說道。而對於未來的打算,她表示很為難,“公司起碼半年沒有營業額,不知道會不會倒閉,換工作也不現實,中小企業倒閉一大批,沒倒的日子也不好過。”

不過,即便當前旅遊業損失慘重,但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被取消的訂單並不是消失而是延後,熬過這段低谷期,疫情過後旅遊行業將迎來“報復性”反彈。

建築:有工作室降薪40%

高嵐在北京的一家設計工作室就職,該工作室共有6名員工,屬於建築行業。受春節、冬季施工條件受限等因素影響,一季度是建築施工的傳統淡季,再加上疫情的因素,建築業新籤合同額將受到較大影響。

“大約一週前,公司發放通知稱,為了維持公司生存運行,2月份起,現全體職工降低薪資40%,原則上保證基本生活費用,同時公司近期會出臺新的承包機制,確保員工收入最大化。”高嵐表示,降薪通知一出就遭到了員工的駁斥,之後就沒了下文。按照公司的方案,高嵐每個月的工資只夠還房貸,根本無法維持在北京的開銷。

由於從事的是設計畫圖工作,2月1日起,高嵐就遠程在家辦公,“每天都有事做,連續20天工作沒有一天休息,有時候加班到晚10點左右,幾乎是24小時待命,活兒差不多快做完了卻發了這個通知。”

對於之後的打算,高嵐表示儘管現在不是求職的好時機,但離職計劃已經提上日程了。事實上,相對於成規模的大企業,小微公司的崗位穩定程度較差。智聯招聘調查顯示,規模在20人以下的微型企業失業率達到30%,還有32.8%表示可能失業。

圖片來源:網絡

企業服務:工資變股份

在各地中小企業遭遇銷路難、復工難的同時,作為其下游企業的代賬公司也遭遇收入來源斷檔的危機。據瞭解,所謂代賬公司主要為中小企業提供做賬報稅、代理記賬服務,原本收賬週期就比較長,再加上沒有營收,現金流也不可避免的出現問題。

浙江某代賬公司的小郭對時代財經表示:“疫情發生後就有些擔心,領導在朋友圈也提到公司正遭遇困難。大約半個月前,一些表現不算突出的試用期員工被裁,同時公司給出了一個新的薪酬方案。”

方案稱,員工的月薪每月發一部分,另一部分換成股份,年底根據公司經營情況,盈利則給員工分紅,否則繼續累積等盈利。若員工不簽署該方案,每月發放基本工資,待6月危機解除後在全額返還。“方案提出後員工的反饋不是很積極,隨後就調整為簽署方案的員工免費得到股份享受分紅,算是一種股權激勵,另外全部員工都可在危機解除後獲得全額返還。”

面對這樣的應對措施,小郭表示理解和認同,代理記賬行業作為疫情情響最直接的第三產業一員,又非常依賴中小微企業,危機發生也無可避免。為了保住現金流,公司用裁員減薪的方法也許可以活下去。

教育:業務職能部門影響較大

作為當前逆勢發展的風口,疫情期間,在線教育企業獲得了百萬、千萬量級流量,迎來發展機遇。儘管如此,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教育機構,仍然面臨租金、運營成本、營收方面的難題。

趙老師就職於北京的某大型K12培訓機構,他表示,該機構原本就是線上線下混合教學模式,因此在線下轉線上方面沒有太大壓力。1月29日,機構就全面暫停寒假班線下課程,並宣佈於2月4日開始線上授課。“公司年前開始做準備,我們老師就準備課件,熟悉線上系統操作,在手寫板練板書,集體磨課之類。技術團隊在北京加班,教師團隊線上協作。”

圖片來源:網絡

因此趙老師疫情期間的工資並未受到影響,但公司其他崗位影響較大。“銷售崗和職能類的每個部門有五分之一的指標,領導挨個談,似乎平時績效低的都待崗了,發北京最低工資標準的70%,每個月1600元左右。”

對於K12、語言培訓等教育機構來說,大多都在線下有租賃場地,特別是在北京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場租壓力、企業運營成本的壓力依然存在,部分機構由於沒有線上業務,或者發展不完善,還面臨線下教學轉線上教學壓力。

針對職場人遭遇的降薪情況,北京大成(青島)律師事務所曹越律師表示:“通常情況下的降薪用人單位需要與員工協商一致。即便員工因疫情在家辦公,用人單位也需要正常支付勞動報酬。但有些員工的工資構成是基本工資+績效工資這種形式,因為疫情期間工作量或工作成果減少等原因,經過考核後可能會導致員工的績效工資減少,進而出現工資總額降低的情形,這原則上不屬於用人單位需要與員工協商一致降薪的範疇。”

當前週期內,中小企業運行困難,降薪也屬於常規操作。榮枯有數,得失難量。對於大多受影響的職場人來說,此時跳槽也很難獲得高薪,而對於企業來說,無論是正陷入低谷還是正處風口,這場席捲全國的行業洗牌,考驗的是企業及時做出戰略調整和應對風險的能力。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