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銀行田惠宇談疫情“衝擊波”:獲客、零售業務受影響

時間:2020-03-25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經濟及金融的波及效應正在顯現,3月23日,在招商銀行舉辦的2019年度業績發佈會上,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表示,疫情對獲客、存貸款、信用卡等業務帶來影響。此次疫情也讓招商銀行重新反思零售業務戰略定位,他指出,“這幾年大家都普遍看好零售,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零售的佔比越高越好。這次疫情讓我們重新思考戰略定位、戰略規劃的適當性。”

資產質量受疫情影響較大

3月20日,招商銀行發佈2019年年報,該行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2697.03億元,同比增長8.51%;歸屬於該行股東淨利潤928.67億元,同比增長15.28%,增速創2013年以來新高。不過,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現,令企業的生產經營出現困難,也給銀行業的信貸投放和資產質量帶來影響。

田惠宇在業績發佈會上表示,疫情對招商銀行業務的影響主要表現在五個方面。首先是獲客,一季度特別是2月的借記卡和信用卡的獲客數量大幅度減少,新註冊企業同比大幅度減少,小企業客戶增長大幅度減少。其次是存貸款,對公貸款穩定增長,受影響最大的是零售業務中的信用卡、小微貸款和房貸。另外,由於該行信貸結構發生了變化,2月零售業務信貸的投放速度下降,相對高收益資產佔比下降,再加上市場利率下行,淨息收入受到一定的影響。

他進一步指出,信用卡和借記卡的交易結算下行,影響信用卡、借記卡的業務收入;發債、資管項目投放因為疫情期間的隔離,而導致盡調難以進行,中間業務收入受到一定的影響。此外,最直接、最大的影響是資產質量,信用卡和個貸的還款能力、意願都在下降,2月信用卡和房貸、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

資產質量方面,截至2019年末,該行不良貸款總額522.75億元,較上年末減少13.30億元;不良率1.16%,較上年末下降0.20個百分點。招商銀行副行長王良表示,2019年,該行的資產質量保持雙降的態勢,但也是好中有憂的。其中,很重要的問題是不良資產的生成在2019年有所上升,不良生成額達到442.15億元,比上年增長了89.37億元。多生成的89.37億元不良資產中,重點還是信用卡的不良資產,信用卡不良貸款多生成約80億元,佔了絕大多數。對此,該行採取比較穩健、審慎的信用卡信貸政策。如果今年沒有疫情的影響,該行信用卡還會保持較好的發展質量和狀況。目前,受疫情衝擊,該行判斷整體的資產質量和風險會有所上升。

“過去幾年,該行對信用卡業務所採取的策略是有效的,而這次疫情只是按了暫停鍵,對我行信用卡業務短期內會產生一些影響,隨著復產、復工、經濟形勢的平穩,相信還會恢復。”田惠宇說道。

重新審視戰略定位

儘管疫情對一些業務帶來不利因素,但是也推動銀行加速線上化轉型。田惠宇直言,線上優勢和財富管理的優勢在疫情期間得到了充分的發揮,理財和基金銷售同比大幅度增加,支撐、推動零售月活躍用戶(MAU)的平穩增長。同時,金融市場類業務沒有受到這次海內外市場,特別是境外市場大幅度波動的影響,反而部分受益。

作為招商銀行的特色,零售金融業務在2019年保持較快增長。數據顯示,2019年,該行零售金融業務稅前利潤651.58億元,同比增長13.86%;零售金融業務營業收入1425.64億元,同比增長15.66%,佔該行營業收入的56.69%。截至2019年末,該行零售客戶數1.44億戶(含借記卡和信用卡客戶),較上年末增長14.82%;管理零售客戶總資產餘額74939.55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0.17%。

對於接下來的策略,田惠宇表示,這次疫情讓招行看到,“一體兩翼”(零售為“一體”,公司、同業金融為“兩翼”)的“兩翼”有可能成為平衡該行財務表現的重要因素,同時也促使該行思考零售的佔比是不是越高越好。這幾年大家都普遍看好零售,都說零售佔比高的銀行抗風險的能力強、波動小。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零售的佔比越高越好。“目前我們零售佔比超過55%,五年規劃大概在60%左右,我認為這個規劃是合適的,特別是這次疫情讓我們重新思考這個戰略定位、戰略規劃的適當性。”

田惠宇還坦言,零售業務如果沒有特色、強勁的“兩翼”,“一體”也走不遠。他指出,首先需要存款的支持,去年招商銀行客戶存款日均數不到4.7萬億,其中將近3萬億是“兩翼”客戶提供的,所以“兩翼”客戶對存款的支持,特別是低成本存款支持特別明顯。其次是產品的支持,零售大量產品是“兩翼”提供的,資產組織也是“兩翼”的。此外,互聯網、大數據的時代,零售業務的客戶數字化入口很多就在“兩翼”。“有了這些思考,今年開始,我們將在打造‘一體兩翼’有機體方面投入更多精力。”

疫情對理財業務的衝擊在資產端

2020年是資管新規過渡期的最後一年,疫情的突襲也給不少銀行存量資產的處置帶來挑戰,能否在過渡期內順利完成轉型引發市場關注。

招商銀行行長助理劉輝表示,疫情對理財業務的衝擊主要是在資產端:一方面,整個經濟因為疫情的原因基本上按了暫停鍵,沒辦法觸達客戶,原來的非標資產受到非常大的影響,2月的非標資產是停止投放的,3月以後最近才開始慢慢恢復。另一方面,全球性危機模式導致整個資產荒和收益率大幅下行,給固定資產和債券類投資的收益、再投資等方面帶來非常大的壓力。

2019年11月,招商銀行全資子公司招銀理財正式開業,專業從事理財產品發行、投資管理等相關業務。對於業務遷移情況,劉輝指出,目前處在轉型的過渡期,該行總行資產管理部與招銀理財並存。在母行管理的理財產品、以母行名義發行的理財產品是招商銀行資管部名下管理,招銀理財有自己體系下發行的新產品。“理財子公司成立以後,到目前為止按照既定的轉型目標推行”。

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末,招商銀行理財產品餘額(不含結構性存款)2.19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1.73%。其中,表外理財產品餘額佔比達97.66%;新產品(符合資管新規導向的理財產品)餘額6851.96億元,較上年末增長200.27%,佔理財產品餘額(不含結構性存款)的31.22%,較上年末提高17.18個百分點。

對於理財業務的未來走勢,招商銀行在年報中指出,該行存量非標準化資產大部分將在過渡期內到期。同時該行也將積極按照監管導向,繼續穩步推進理財產品轉型工作,圍繞現金管理類、固定收益類、多資產類、股票類、另類和其他五大產品線,打造覆蓋全客群的產品線,預計2020年理財產品規模將保持穩步增長,受託理財收入將保持穩定。

LPR改革對淨利息收入的影響預計將在明年體現

在去年8月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落地後,參考LPR基準的貸款情況如何?年報顯示,招商銀行已在全部新發放人民幣一般性貸款業務中(含公司貸款和零售貸款)運用LPR基準。2019年四季度,該行新發放人民幣一般性貸款中參考LPR基準定價的佔比為91.72%,已提前完成央行指導目標。

王良表示,自LPR改革以來,該行按照監管部門的統一要求,增量貸款去年基本上按照LPR改革的基數為定價基礎,存量貸款的切換從今年的3月到8月底。從全行來講,存量貸款定價轉換涉及的貸款存量大約1.8萬億元,其中,10500億元左右是個人住房按揭貸款,4000多億元是對公貸款,3000多億元是非住房的個人貸款。

對於存量貸款的轉換思路,王良介紹稱,首先是住房按揭貸款採取等價轉換,是以原來的貸款定價為基準等價轉換,利率是沒有大的變化;其次,轉換完以後利率的調整採取每年依次重定價的策略;另外,轉換的期限是從4月1日開始到8月底。通過這種轉換期限、轉換策略安排,LPR改革對該行今年的利率影響較小,特別對淨利息收入增長基本沒有影響,這一影響主要體現在明年。

LPR改革是中國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步驟,對銀行的客戶選擇、風險定價的能力、風險管理水平帶來新的挑戰和考驗。王良指出,針對LPR改革,招商銀行還要做好三方面的工作:對客戶的選擇,貸款期限、貸款定價和風險定價水平可以覆蓋各項成本的客戶,逐步提高客戶的RAROC(風險調整資本收益)水平;雖然貸款的定價水平會隨著LPR的引導有所下降,但會逐步提高客戶的綜合回報水平;加強利率期權、衍生品的運用和對衝,迴避由於LPR改革帶來的利率風險。“通過以上措施,我們能夠實現穩妥推進LPR改革,並保持定價水平穩定,保證淨利息收入的穩定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在較好的盈利能力支撐下,招商銀行的年度分紅比例一舉提升。該行2019年度現金分紅比例擬提升至33.19%,全年分紅將達到302.64億元;每股現金分紅1.20元(含稅),同比增長27.66%。在此之前,招商銀行的分紅比例已經連續7年維持在30%至30.25%區間。

對於分紅比例的提升,招商銀行董事長李建紅表示,主要出於三方面的考慮:公司的可持續經營、健康發展;資本水平的充足;要平衡好股東的投入與回報的關係。因此綜合平衡各種因素,今年將分紅比例提高至33.19%。對於未來是否有上調可能,李建紅指出,在確保該行可持續健康經營、資本充足性、金融市場波動三種情況平衡下,若業績表現好,在保持不低於30%的分紅水平的同時,對股東回報儘可能逐步地提高。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吳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