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賣一億”的海南免稅店,東西到底有多便宜?

時間:2020-10-02
“每天賣一億”的海南免稅店,東西到底有多便宜?

從7月實施免稅新政以來,海南似乎一夜間成為新的購物天堂。最新的免稅政策裡,個人最高免稅額度從3萬提升到了10萬,手機、酒等商品也納入了免稅範疇。有人說這裡就像“線下拼多多”,買東西都是白菜價,也有人說按照這個新政,海南不久之後就會全島封關免稅,成為另一個香港。真實的海南免稅店到底是怎麼樣?我去看了看。

文 | 夏桑

編輯 | 金匝

1

站在三亞海棠灣免稅城的入口,最先看到的一定是玻璃牆體上巨大的銀色字母:PRADA。等進了門,無一例外也是最高端的一線品牌,GUCCI、FENDI、卡地亞——事實上,除了沒有愛馬仕、LV,這裡與一線城市的奢侈品商城別無二致。但一旦站到連接免稅城樓體的走廊上,你就會發現,這座世界上最大的單體免稅店,實際上坐落在一片曠野裡。

遠處是稠密的綠地,種著本地人賴以生存的橡膠、木瓜和芒果樹,僅有的幾座高架橋盤亙其中,一切都等待著挖掘開發。除了免稅城旁的威斯汀等酒店外,從遊客集中的亞龍灣、三亞灣的任何一家酒店抵達免稅城,都需要花上不少時間,因此幾乎每個大酒店都有直達免稅城的班車,運送旅客來到這個偏遠的購物“飛地”。

根據今年6月頒佈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海南離島旅客免稅購物額度,由過去每年每人的3萬元提升到10萬元,還取消了過去單件免稅商品不能超8000元的規定,手機、酒等商品也納入了免稅範疇。再加上免稅店所在的中免集團(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不時推出新的打折活動,算下來,在三亞海棠灣免稅城和海南的另外三個免稅城購物,確實比出國購物划算不少。

在這裡,雅詩蘭黛“小棕瓶”眼霜和iPhone 11是人們最常用來比價的基準商品,小紅書、抖音上常常能刷到有人推出最新的價格比對。我去的時候是9月,“小棕瓶”的官網價格是每瓶510元,而在海棠灣免稅城,兩瓶才680元。但是,單件化妝品的差價不高,遇到國內電商平臺的促銷活動時,免稅城裡的價格優勢不明顯。因此,在這裡排長隊的人,大多都是衝著手機、手錶和包去的。

一臺內存為512G的iPhone 11 Pro Max,官網售價是12699元,免稅城則是10060元,相差了2639元。加上免稅城本身的積分兌換(例如電器類商品30元積1分),1分相當於1塊錢,買一臺iPhone 11 Pro Max,光是積分就再能兌換330多元。瑞士腕錶珠寶類,蕭邦的HAPPY HEARTS系列玫瑰金配綠松石的手鐲,官網報價是21400元,免稅店價格基礎上再打95折是18620元,相差2600元。網上還有人對比過Tiffany的“鉑金鑲鑽藤蔓圈形鑰匙”在官網和免稅店的價格,官網上是52000元,而在免稅城售價為42750元,價格相差近1萬元。

與此同時,暑假過後各地往返海南的航班價格都相對低廉,比如北京飛海口和三亞,常常有一千塊左右的往返機票——一塊表的免稅差價,就能把機票和酒店的錢掙回來。對於離得不遠的廣東而言,來海南購物更為方便。按海南現在的免稅政策,只要“離島”,就能在關口提取免稅商品,這意味著除了乘飛機,還可以乘火車和船往返,價格不過幾十到幾百元。

澎湃新聞曾報道過前兩個月新政策剛開始實施時免稅城搶購的情況:一家瑞士高端錶店鋪在下午兩點左右就被買空了,只剩下三隻男表。免稅城3樓的員工也告訴我,上個月店慶三倍積分那天,店裡來買蘋果產品的長隊排到了門外幾十米,最後不得不組織客人分流到其他店鋪結賬,就那一天,有個人一次帶走了300個AirPods。

財政數據也直觀地體現著海南的火爆。據海南副省長沈丹陽此前披露的數字,7月1日新政實施後的兩個月時間,海南離島免稅銷售額突破了64億元,日均銷售過億,是以往銷售額的2.5倍。

很難想象還有哪個地方,會像三亞海棠灣的免稅城這樣,矗立在一片荒野中,把消費與慾望這樣赤裸裸地展示在人們面前。最明顯的一點是,幾萬平米的免稅城一期裡,只有兩家快餐店,一家肯德基,一家必勝客,要吃別的,必須得走一段長長的路到另一期建築裡。或許正如一位購物的人所說的那樣,在這裡吃飯是浪費時間的,“早上進去,天黑出來”,時間都是用來“打獵”的。

“每天賣一億”的海南免稅店,東西到底有多便宜?

▲ 第二屆海南離島免稅年終盛典啟動,吸引大批消費者前往搶購,全場爆滿排起“長龍”。圖 / 視覺中國

2

但事實上,在三亞海棠灣免稅城,購物體驗並沒有想象中那樣美好。

我到海南的這兩天不是旅遊旺季,暑假已過,遊客不算多,免稅店也剛剛度過了人流量最大的季節。儘管如此,在免稅店的卡地亞專櫃外邊排了近兩小時的隊,我也沒能進去瞧上一眼——專櫃為了保證購物體驗,還是限制了每次進入店內選購的人數。

儘管免稅城常常有各種打折活動,但要想獲得更低廉的價格,實際操作起來也不容易。首先,許多熱門的口紅色號和美妝產品都賣斷了貨,蘋果手機更是如此,儘管新政之後每人可以購買4臺蘋果手機,但因為缺貨,真正能買到手的數量不多。其次,就算不缺貨,也有可能因為某款商品太過熱門而無法參與打折,比如某個品牌的兩種粉底液價格接近,但現場工作人員告訴我,帶有藍標的打折,紅標的不參與打折,“因為紅標賣得好。”

售後服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稅後的價格優勢,這裡的蘋果手機櫃檯被人們稱為“線下拼多多”,但實際上,這個依附於一家數碼店的蘋果櫃檯,只有一張小小的桌子。一位員工告訴我,這叫"店中店"——除了那張小桌上蘋果的免稅商品外,其他都是他們公司經銷的非免稅產品;員工也是分開的,只有穿白襯衫的是中免員工,負責銷售蘋果產品。我覺得挺意外的,因為這已經是這座巨大的免稅城裡唯一一家數碼產品店了,但在現場看起來,規模還比不上任何一家四五線城市裡的手機專櫃。更重要的是,按照蘋果的售後規則,在這裡的免稅店購買一臺iPhone,退換貨時必須得回到免稅店裡協商售後。

不像在首都的T3日上等免稅店或者在香港、日本的免稅店,購物後可以直接提走商品,海南的四家免稅店,結完賬之後所有商品會統一送到各個離境口岸,在你離開海南時才能領取。這些離境口岸有三亞鳳凰機場、海口美蘭機場、海口火車站、新海港和瓊海博鰲機場。如果你在三亞的免稅店購物,但不是從三亞當地的鳳凰機場離開,那麼你必須得提前40小時買好免稅商品,確保這些商品能準時運送到各個口岸。

這也意味著,離境時你得提早一些到達口岸,排隊取貨。我是從海口的美蘭機場離境的,由於航班是早上8點,機場的人不多,因此過了安檢之後,我沒怎麼排隊就順利提取了此前購買的免稅商品。但我也發現,在美蘭機場的提貨點,工作人員還是用著最原始的取貨方法——拿到訂單後在一個個貨架上找貨。難以想象,旺季遊客眾多時這裡的取貨場景是怎樣的。

新政實行後,許多人列舉了海南這塊飛地的對標地,香港、沖繩、濟州島……但目前無論從規模還是便利程度看來,海南離這些地方還有很大的差距。在接受《財經》雜誌採訪時,香港理工大學酒店及旅遊業管理學院副教授麥磊明曾從市場競爭的角度,對比過海南與香港的免稅市場,"香港零售業繁榮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市場競爭。遊客可以去品牌店購買,可以去免稅城購買,可以在機場買,選項多了,在價格、品牌方面都有得比較,店鋪、商場就願意讓利給消費者。"而目前海南免稅的"三城四店"完全為中免一家所有。當然,現在只是海南新政實行的第二個月,一切等待著完善升級。

“每天賣一億”的海南免稅店,東西到底有多便宜?

▲ 2020年9月由香港航空執飛的航班滿載免稅商品順利抵達三亞鳳凰國際機場,這是三亞機場首次保障的地區航線“客改貨”包機。圖 / 視覺中國

3

海南未來的變局或許不僅僅在於打造免稅天堂。

在海南自貿港的藍圖——《海南自貿港建設總體方案》的數十條方案裡,除了離島免稅購物新增的政策外,還有許多關於關稅、封關的政策。列舉其中任何一條,你都可以想象到未來海南可能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比如,2025年前,適時啟動海南全島封關運作,建設海關監管特殊區域。按《財經》此前的分析,"全島封關"意味著到2025年,海南會像香港一樣實行"全島免稅"模式。也有分析人士預測,屆時從其他省市進入海南,可能需要辦理手續了。

"全島封關"讓人對海南的未來充滿想象。但在海南的這幾天,我對處於轉型期間的海南有某種複雜的感受。一方面,不管是年輕的櫃檯售貨員還是樓市中介,我在海南見到的一些人常常提起他們眼中海南遍地的機會,這些人從福建、廣東等地區來到海南,準備在這裡大幹一場。

另一方面,未來的無限可能性與不確定性也不斷攪動著當地人心中的慾望。在三亞,這種感受非常直觀。比如剛從高鐵站出來,坐上出租車,你就能聽到司機師傅跟你說起家裡人代購的事情。載我的金師傅告訴我,他的愛人差點去做了"代購"。名義上是“代購”,實際上是並不合規的行為。

從三亞高鐵站去往海棠灣免稅城的路上,金師傅說起了此前當地人最常見的"代購"方法:在新海港碼頭買一張從海口到湛江40元的船票,在海口購買完免稅商品,提貨之後,乘船穿越瓊州海峽抵達海對岸的湛江徐聞。接著再買張船票,帶著商品原路返回。這樣,免稅商品就順利"走私"回了海南。這樣來回一次,一人大概可以獲得幾百元的收入,但金師傅的愛人暈船,最終沒有加入,還是選擇安分地在超市裡當收銀員。

當地一位房產中介李城(化名)也告訴我,疫情期間,海南樓市低迷之時,他也曾嘗試做過一次這樣的"代購"。當時整個船上幾乎都是提著大包小包的年輕人,一到湛江他們就開始換裝,把免稅商品塞進揹包裡。那一天,只有他沒什麼經驗,提著原來印著免稅店字樣的塑料袋又回到了海口。但來回一趟,排隊、取貨、等船、坐船,幾乎一天就過去了。做完一次後,李城還是繼續回到自己房產中介的老本行。

此前,當地這樣的"代購"不在少數。因此在免稅新政實行後不久,海南海關總署發佈了一則監管辦法:"以牟利為目的為他人購買免稅品,輕則三年內不得享受離島免稅購物政策,納入相關信用記錄,重則追究刑事責任。"

李城所在的房地產行業,是三亞免稅城另一種“想象力”的延伸。儘管早已實行房產限購令,外地戶籍在亞龍灣等中心地區購房需要滿足交滿五年社保的條件,在海棠灣、清水灣等地區需要交滿兩年,但外來者仍然有“途徑”在這裡購買房子,比如註冊公司後全款購買商用房,或者先買房再找公司繳納兩年社保後過戶。

在此刻的海南,我常常聽到提醒,要把握好現在入駐的機會。房地產的女銷售員舉著激光筆,一一在沙盤上給我列舉未來三亞的一系列配套設施,包括位於海棠灣的301解放軍總醫院海南分院、北大附中三亞分校……

李城也在開車前往售樓處的路上,在一片芒果和木瓜林間的公路上暢想:過兩年,等另一座高架橋開通了,這些小區可以直接連通國際免稅城,五分鐘就可以抵達。他認為經歷過疫情時房市的低迷,此刻可能正是他事業蒸蒸日上的好時候。他相信7月份新政開放後來自房地產圈子的傳說:前陣子某個房地產甫一開盤,立馬賣光了五棟樓。

這一天,在離免稅城不遠的一個售樓處,一位年輕的售樓小姐站在樣板間的陽臺向我展望外邊這片地段的未來。眼前山坡馬上要被剷平,落地建成一家洲際酒店。她說等未來洲際酒店修好之後,這裡會被遮擋住一部分視線,因此建議我選購16層以上的樓層。

樓層越高房價越高,但她說現在多出點錢是值得的,這樣未來的我就可以站在這裡,隔著洲際酒店眺望前方不遠之外的藍藍的海。儘管此刻除了那片海之外,這裡一片荒蕪。

“每天賣一億”的海南免稅店,東西到底有多便宜?

▲ 未來這裡將建成一家洲際酒店。圖 / 夏桑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侵權必究。

想看更多,請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號(ID:meirirenwu)。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