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武漢小夥:守護白衣天使的夜車

時間:2020-03-26

3月18日晚上8點,穿好防護服的陳強開始對405路公交車進行全方位消毒,車身、扶手、座位,任何一個角落都不放過。

陳強今年23歲,是武漢公交集團光谷公司的一名公交車司機。自2月4日開始,他開始了特殊的夜班模式:每晚8點到凌晨 5點,開著405路公交車往返於醫護人員住地和武漢大學人民醫院之間。近50天來,他每天至少往返10次,無論颳風下雨甚至下雪,總是提早趕到,默默守候醫療隊員。

主動承擔每晚8點至凌晨5點的接送工作和許多男孩一樣,陳強很喜歡開車。只不過,他喜歡開的車不太一樣。2016年,在20歲生日那一天,他報名學習開公交車。入職武漢公交兩年的時間,一直保持著 " 零事故、零違章、零投訴 " 的記錄。疫情開始後,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武漢人,陳強看到工作群裡招募接送醫護人員的志願者,他第一個主動報名,請戰一線。" 武漢是我的家鄉,我願意付出一份力量,即使有風險,我也不會退縮。" 陳強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從那之後,越來越多的公交人加入志願者行列。有兩名40多歲的司機師傅與陳強搭班,共同負責四川醫療隊員的接送工作。

2月初武漢的天氣還很冷,尤其是晚上。陳強覺得自己年輕,就向公司領導報告,主動承擔每晚8點至第二天凌晨5點的接送工作。雖然年輕,但他做事很細緻。考慮到疫情很可能沒有那麼快結束,陳強還做了一份計劃,列出3項任務:" 第一,我要保護好自己,開夜班車容易感冒,為了提高免疫力,我堅持鍛鍊,經常在房間裡做俯臥撐;第二,要為車子做好保養工作,無論是人還是車子,出了毛病,都會影響醫護人員上下班,我不希望沒幫上什麼忙,反而給大家添麻煩;第三,就是要保護醫護人員的安全,將他們安全送到目的地。"

擔心醫護人員受凍,總是提前到達從住地出發,穿過金融港四路、康魅路、店岑路,10分鐘後到達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又等了10多分鐘,晚上8點40分左右,陳強接到了第一班的8 名醫護人員。" 強哥好!" 醫護人員與他打了聲招呼。雖然醫院到住地之間的距離只有3公里,但今晚的車上,響起了歌聲。" 讓我掉下眼淚的,不只是昨夜的酒 ……" 一首熟悉的《成都》,讓四川醫護人員放鬆下來,陳強也跟著哼唱起來。

然而,陳強想起剛來的半個月,與現在的氛圍完全不同。" 要說我不害怕,那肯定不現實。" 陳強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剛開始的半個月,他整個人都處於緊繃的狀態,防護服裹得緊緊的,也不敢與車上的醫護人員有過多的交流。" 有一次我接了 30 名醫護人員,座位全部坐滿了,當時緊張極了。" 隨著疫情的好轉,陳強也慢慢放下心來,他與醫護人員熟悉起來,之間也多了不少互動。" 他們真的非常辛苦。" 有時候在車上聽到醫護人員交流,穿防護服時間長了,悶得想吐。他都會盡量將車開得平穩一些,儘自己所能為醫護人員做好後勤保障。經過初期的磨合,陳強慢慢摸索出了醫護人員上下班的時間。他擔心醫護人員在晚上受凍,總是比規定時間提前20分鐘左右到達相應地點,等待大家上車。

" 每晚看到強哥,我們就很安心 "半個月之後,乘車的醫護人員發現,每個夜班都會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在等待他們,而且從來都是車等人。一位護士長將陳強開車的小視頻發到了工作群裡,還稱陳強為 " 強哥 ",引起了大家的關注。從此,這位小 " 網紅 " 受到越來越多的人喜愛,大家上下車都主動向他打招呼," 強哥我走了 "" 強哥再見 "。" 其實他們都比我大,叫我強哥都不敢應。" 陳強靦腆地笑著。陳強還展示了一件特殊的防護服,上面寫滿了他接送的醫護人員名字。" 我希望即使他們走了,我也能記得他們。"

" 強哥會根據醫護人員的身體狀況調整車速,還非常照顧大家的心情,我們都很感謝他。每天晚上看到強哥出現,我們就會很安心。" 四川援湖北醫療隊隊員伍強告訴現代快報記者。" 吃苦吃到現在了,聽到這樣的話反而想哭了。" 得到認可,陳強感覺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以前這位開著789路公交車穿梭在武漢的大男孩,在疫情期間,變成了405路公交車的小強哥,只要有他在,醫護人員就會覺得安心和溫暖。即使沒有別人的鼓勵和支持,也從不後悔其實,在採訪中,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家人起初併不併不支持陳強做志願者。" 尤其是爺爺,他知道後特別擔心,在家裡又吼我,又罵我,我既不敢頂嘴也不敢吱聲,心裡特別委屈。"70 多歲的爺爺因為陳強的決定氣得臉通紅,出門的時候,還摔了一通門。陳強記得,那天晚上,他從家裡慢慢走到了公司,在空無一人的街頭,一邊哭,一邊往前走。" 感覺既沒有人理解我,也沒有人鼓勵我。"半個小時後,當他到達公司門口時,所有的眼淚瞬間止住。" 即使受了委屈,我也從來沒有後悔過。還是來報到了。"

2月7日,武漢公交集團推出了一篇關於陳強的文章,他轉給了家人,這個時候,家人才對陳強的工作有了更多瞭解。" 他們特別感動,不僅打電話安慰我,還說我是他們的驕傲。" 爺爺後來也慢慢放心,每隔幾天都會打電話來。近兩個月的時間,陳強沒見過家人。" 我也非常想家,疫情雖然得到控制,緊張的狀態有所緩解。但是還在執行任務,我一點都不能怠慢。" 他告訴記者,經過這次的經歷,他感覺自己沉穩了一些。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能夠獨立完成這麼多事情。接下來,他仍會以最高的工作標準堅持到最後,保證所有醫護人員的安全。凌晨 4:50,陳強將最後一班的三名醫護人員準時送至酒店住地。" 有事情給我打電話。" 臨下車,陳強不忘囑託醫護人員保持聯繫。雖然最後一班工作完成,但陳強又在車裡等了半小時,直到確認手機沒有 " 召喚 " 才默默離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