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加息止步,人民幣持續升值,為何美元依舊強勢?

時間:2019-03-24

在剛剛過去的上週,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議息會議上,美聯儲轉變了自2015年底鶴立獨行的強勢加息,鴿派轉變的政策或許反映出未來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擔憂仍在蔓延。3月21日(週四)凌晨,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準利率維持在2.25%-2.50%區間不變。與此同時,美聯儲預計今年(2019)不會再次加息,明年升息的或也將以1次為限,此外美聯儲官員還表示,他們將在9月結束資產負債表的壓縮。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之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經濟增長放緩程度超出預期,數據面並沒有釋放出美聯儲需要向任何方向變動的信號……在就業和通脹前景明確要求政策改變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縮表並非貨幣緊縮工具,這與利率工具不同。鮑威爾重申美聯儲計劃在5月份逐步放慢縮表步伐,直至9月份借宿。

對於美聯儲年內第一次議息,市場普遍反映偏向鴿派。正如道明證券利率策略師Gennadiy Goidberg所稱,“我們認為這相當鴿派,考慮到點陣圖中有11位委員預計2019年不加息,這無疑比上次溫和了很多。11位委員認為今年不會加息,實際上或許就是全年不會加息,這無疑向市場發出了一個相當鴿派的信號。”

持這一觀點的還有瑞銀資產管理宏觀資產分配主管Browm,他認為,

美聯儲2019年不加息的預估比之前市場共識的加息一次更為鴿派,可以說今年加息的可能性已經結束。美聯儲明顯偏鴿派預期,最令人意外的是預期2019年不加息。雖然2020年的預期是加息一次,但離那時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那時市場或許是市場實際上認為美聯儲已經收緊了政策。

雖然美聯儲年內不加息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市場預期,但是就在上一次(2018年12月)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毫無懸念地進行加息之後,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美國股市、債市不確定性因素增多之際,鮑威爾報告的措辭依然卻非常強硬,使得人們對美聯儲政策轉向的預期仍不明朗,要知道此輪的加息週期,從2015年算起已經歷時三年。而在這期間,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新興經濟體的經濟增速均令人擔憂。

一般認為,美聯儲加息進程放緩對美元的影響是負面的,這從國內人民幣走勢上或也能得到一定證據支撐。在美聯儲持續加息,特別是去年9月份之後的連續兩次加息之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走低,數次接近7元關口,而至12月份之後,人民幣匯率匯率不斷上攻,就在上週的交易日裡,一度創新6.667元的半年新高。國內的這一數據,加上在當前全球政治、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增多,很多國家甚至提出運回儲備黃金的信息,很可能讓人誤認為美元或已日落西山,事實或許並非如此。

雖然美國也有製造業數據疲軟和公債收益率曲線倒置等方面的擔憂,但即使在美聯儲暫停或放緩加息計劃之時,美元指數依舊錶現得異常堅挺。也就是在本月初,美元指數創造出97.711點的12月新高,就在美聯儲意外釋放鴿派信號的上週,美元兌一籃子貨幣指數仍未出現較大起伏,當週收漲1.059點,微漲0.06%。事實與邏輯背離的原因,或許還要從美元的構成以及全球整體經濟增速來看。

雖然人民幣對美元出現較大漲幅,但與美元指數並沒有很大的關係。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美元指數是由美元兌一籃子貨幣構成的,主要美元兌是英、法、德、日貨幣的加權平均數。1999年1月1日歐元推出之後,這個期貨合約的標的數從10種貨幣減少為6個,其中歐元所佔的權重達到57.6%,其次是英鎊和日元,分別為13.6%和11.9%。從這裡可以知道,美元指數並不完全是美元強弱的風向標,就好比自去年9月份以來,雖然美元指數一直堅持於96點之上,但是國際金價卻從1200美元/盎司上漲至當前的1310美元/盎司。

在美聯儲放緩加息進程之後,造成當前美元指數依然堅挺的原因無外乎兩個方面,一是投資者對全球經濟增速放緩預期不斷增強,在去年下半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FM)就在其年會上發出過警告,並調低了包括中美在內的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預期,日本經濟增速長期處於負增長邊緣、歐洲國家經濟增長動力不足等等情況,使得美元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一個不確定性預期的避風港。

英國脫歐進程的無序發展,或許是當前美元指數堅挺的直接推手。從美元指數的構成可以看出,歐元和英鎊兩個貨幣的佔比接近70%,疲軟的歐洲經濟數據加上英國脫歐的撲朔迷離,引爆了市場的恐慌情緒,在避險心理的驅使下也成就了美元的“水漲船高”。

從以上分析或許可以看出,美元指數的強弱或在一定程度上彰顯著美元的低位,但不完全。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