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時間:2018-11-03
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形勢比人強!被吹捧上天,甚至被譽為聖母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不得不親手終結縱橫歐洲十幾載的“默克爾時代”,德意志的鋼鐵脊樑、歐盟的主心骨就此漸行漸遠,乃至於模糊、消失。“默克爾時代”的結束,不僅結束了德國的“世界大國”的美夢,而且連累在多級世界中最為弱小的一極的歐盟喪失僅存的一點獨立自主,淪為類似於美國的追隨者的角色,而不是從前的平衡者。這些源自於默克爾的戰略投機,國際風雲突變下的偷雞不得蝕把米,以及高達1550萬人,佔德國總人口19%的貧困的德國人引發的人心思變,集體向右轉的不可逆轉的趨勢,“德國病了”,最終迫使默克爾於10月29日宣佈:2021年結束總理後,她將退出德國政壇,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曾經風光無限的德國代言人默克爾逐漸成了德國人“多餘的人,如果不是罪人的話”。

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默克爾從2005年主政德國,是歐盟主要成員國中“待機”最長的領導人,曾經把德國帶到了新高度,並進階為歐盟一言九鼎的領導者,是萬眾景仰的“歐洲鐵娘子”、“歐盟發動機”,滋生了耿宏偉的目標,試圖通過“借殼上市”,徹底解脫二戰戰敗國的桎梏,使德國發展為美、中、俄平起平坐的世界主要玩家。

默克爾使德國強大,並試圖與美、中、俄平起平坐的世界主要玩家的戰略主要是“借殼上市”,第一次大獲成功,第二次則是偷雞不得蝕把米,造就了今日德國的困境,不得不提前結束“默克爾時代”。

德國的強大,以及贏得世界聲譽,主要是在默克爾時代,她通過歐盟這個“殼”,並全力施展“吸星大法”,源源不絕地從歐盟20多個成員國“吸血”,使德國越來越強壯,越來越強大,經濟上一枝獨秀,政治上的影響力也暴漲,最終使德國從歐盟的“三駕馬車”中脫穎而出,變成了“一駕馬車”,成為歐盟事實上的一言九鼎的領導者,在這2015年默克爾強令歐盟各成員國打開邊境迎接幾百萬的難民時達到了巔峰。

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默克爾的第二次“借殼上市”是押寶奧巴馬與希拉里,打造美國最可靠的夥伴、最忠實的追隨者與min主的接班人的硬角色。2014年,俄羅斯趁烏克蘭內亂佔領了克里米亞,並出兵實際控制了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造成烏克蘭的二次分裂。對此,美國與歐盟對俄羅斯實施了嚴厲的制裁,一度使俄羅斯經濟大幅衰退。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主要是針對克里米亞問題,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則是因為俄羅斯實際控制了烏克蘭的頓巴斯地區。

如果說美國的制裁使俄羅斯外傷,而德國主導的歐盟的制裁卻讓俄羅斯內傷,吐血不止,這是因為歐盟是俄羅斯最大的貿易伙伴、最主要的海外融資目的地、石油天然氣等自然資源的主要買家,更是掌握著俄羅斯獲取歐洲身份證的鑰匙。前二天,默克爾訪問烏克蘭,再次指責俄羅斯沒有執行“明斯克協議”,表態支持延長對俄羅斯的制裁。

默克爾帶領歐盟嚴厲制裁俄羅斯,是向奧巴馬、希拉里(默克爾對希拉里當選為美國新一任總統深信不疑,併為此下了決定她政治前途的賭注)表忠心,更是德國再次“借殼上市”的豪華版政治行為——借美國這個“殼”,使德國徹底解脫二戰戰敗國的桎梏,並在美國這棵大樹的庇護下,進階為僅次為美、中、俄的世界第四極。默克爾作為資深的老臉的政治人物,比誰都更清楚沒有財政統一、軍事統一的歐盟是不可能成為多極世界中真正有實力有話語權的一極的!她的想法與做法是利用歐盟這個平臺壯大德國,使德國成為世界的第四極。

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默克爾深信德國比經濟遠遠落後的英國、法國更有擔當世界第四極的資格,更不甘心這個資格被經濟實力更強大的日本,以及經濟發展後勁更強大的印度,甚至巴西後來居上,搶走世界第四極的坐席。這就是默克爾選擇對美國“借殼上市”的邏輯與政策依據。那她怎麼操作對美國的“借殼上市”呢?手段很簡單粗暴,就是效仿英國,與美國零距離,以最優異的表現,贏得美國的歡心與信任,取代英國,成為美國最親密的盟友,最可靠的夥伴。

然而,異軍突起的特朗普意外地擊敗了希拉里,成為美國的新總統,從奧巴馬手中接過了“min主世界最後的旗手”的光榮稱號與旗幟的默克爾,在奉行美國優先、單邊主義與民族主義的特朗普眼裡,就是歐洲版的奧巴馬、希拉里,自然入不了特朗普的“法眼”,橫眉冷對,使默克爾“借殼上市”美國成就世界第四極的夢想破滅了。

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更讓默克爾痛苦不堪,萬念俱灰的是德國人開始走出“默克爾迷失”,不再相信默克爾的“魔方”在特朗普思想的“燭照”下,開始集體向右轉,默克爾成了德國人“多餘的人”,如果不是罪人的話。

造成默克爾如今的困境,除了戰略投機的破產、難民的後果的發酵外,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默克爾的施政無能——高福利下的群體性制度性貧困。德國2017年的總人口8270萬左右,然而,德國聯邦統計局的數據顯示, 2017年,1550萬人的德國人生活在社會邊緣或受到貧困威脅,佔全國總人口的19%,也就是說,每100個德國人中就有19個就窮人,需要國家的扶貧與社會的救助,這是非常高的貧困比例,遠遠高於世界第一大人口大國的貧困人口的比例,令人觸目驚心!

德國“病了”?輝煌的“默克爾時代”黯然隕落

在德國,什麼樣的人屬於官方認定的貧困人口?判定個標準有三:收入低於貧困線、物質嚴重匱乏、極低就業率。滿足任何一項,就是德國的窮人,也就是扶貧的對象。同時,德國200多萬的失業者普遍沒有錢支付一日三餐,需要社會的幫扶、國家的救助。德國議會第五大政黨德國左翼黨的勞動政策部發言人薩比娜·齊默曼表示,對於德國這樣的社會福利國家,德國聯邦統計局的這個數據無疑等同於一份貧困證明。

德國的正面是高福利的國家,一般人看不見的背面則是將近五分之一的德國人生存在貧困線下面。這是德國人集體向右轉,被默克爾與德國左翼排斥的德國選擇黨等右翼政黨崛起,並在德國議會擁有一席之地——德國選擇黨已是德國議會第三大政黨的內因。

對於德國人,更大的悲劇是2021年默克爾結束總理任期退出德國政壇後,將會出現默克爾第二、默克爾第三、第四上臺執政,延續她的暗淡。只有德國選擇黨取得執政權,德國才會“變天”,德國人才不用天天看著夕陽,而是日日迎接朝陽。

相關推薦




黯然退場的古代戰車:不是不好用而是用不起

戰國以前,戰車是主要作戰武器,車戰自是主流作戰方式。評價大國的的首要標準,既不是人口也不是土地,而是看你擁有多少乘戰車。

歷史 347評論

2019-04-27


穴位養生法來了 一個穴位解決一種病

本文指導專家:中國中醫科學院望京醫院脊柱科主任醫師于傑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男科副主任醫師李俊濤身體不舒服不用急著吃藥。

健康 113評論

2019-02-12




2019-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