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上百萬只玫瑰被銷燬?花農親述疫情衝擊:1畝地9成要銷燬 “爛在地裡成本更高”

時間:2020-02-14

每經記者:陳克遠 王星平 每經編輯:王麗娜

花農鮮花滯銷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1畝地的損失差不多有15000元,小農戶基本都有個20-30畝地,這損失就是幾十萬。”雲南花趣負責人曾先生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如此表示。

2月14日情人節,在這個本是充滿溫馨情感的節日裡,今年卻多了幾分寒冷。

今年情人節非同以往,在家家戶戶減少出門、道路運輸受阻的情況下,不少年輕人選擇了“雲約會”。或許對於情侶來說,在當前的特殊時期,少一束鮮花或許無傷大雅,但對於花農和花商來說,卻無異於滅頂之災。

根據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近日發佈的《關於疫情及雪災對花卉產業及企業影響的報告》,預計此次疫情僅一季度給整個花卉行業帶來的損失至少在40億元至50億元左右。

而在2月14日情人節這天,“一天上百萬只玫瑰被銷燬”的話題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截至記者20:00發稿,該話題閱讀已近3億、討論破5萬。

“花店因為疫情不開門,道路封鎖鮮花運不出去,兩頭夾擊。”曾先生告訴記者,這是他當前面臨的最難的問題。

而對於如曾先生一般的花農、花商來說,他們又要如何捱過這個“寒冬”?

受挫的鮮花經濟:花農情人節收入不到往年10%

情人節,玫瑰花是當之無愧的主角。儘管今年依然沒有缺少它的話題,但與往年代表溫馨、浪漫的氛圍不同,今年的玫瑰花卻處處透露出蕭瑟。

位於雲南昆明的斗南花市,是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鮮花交易和拍賣市場,中國市場70%的鮮花來自這裡。原本,每年情人節前後,這裡都是車流湧動,異常熱鬧。不過今年,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雲南我種花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王周成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自2月10號重新開放以來,這幾天整個市場方圓兩平方公里內人很少,停車場空蕩蕩一片,幾乎沒有車輛進出。”

在斗南花市工作過多年的王周成,憑藉自己與鮮花多年打交道的經驗,同時也看好鮮花市場,一年多前,決定與幾個朋友一起出來創業,成立了花卉公司做鮮花的自產自銷。目前,該公司在當地5個區縣的總基地生產面積1500餘畝,生產及銷售員工280多人。

據王周成介紹,按照去年情人節的情況,自家的鮮花基地在情人節前7天,每天鮮花的銷量大概是2萬紮。但是今年同樣這一時間段,每天鮮花的銷量1000扎都賣不到,低的時候每天也就三四百紮花。

同樣受挫的還有云南花趣。曾先生告訴記者,他家有50畝地的鮮花種植大棚,按照往年情人節的銷售情況計算,平均1畝地就有15000元的收入,但今年可能1500都不到,不足10%。

“鮮花大部分的收益都是在情人節產生的,而且這茬花的種植成本很高。”曾先生進一步告訴記者,鮮花本是講究重投入、慢回收的一種種植方式,在雲南當地也是小農戶為主。如果按照往年情人節1畝地15000元的收入計算,一般有著20-30畝地的農戶就要損失幾十萬元。

“小農戶根本承受不起這種損失。”曾先生說。

“目前鮮花市場的鮮花均價在10-15元,如果按這一市場單價來算,我們公司今年的營業額只是去年的十分之一。”王周成也表示。

“花沒人訂”“運不出去”,爛在地裡成本更高

情人節鮮花經濟遭遇重挫,很大程度與疫情之下的人流、物流密切相關。實際上,王周成和曾先生遭遇的情形只是當前眾多花農承壓的一個縮影。

根據《關於疫情及雪災對花卉產業及企業影響的報告》,2020年一季度整個雲花交易量減少約在20億枝左右,按均價1.2元/枝算,交易額減少約24億元,再加上物流、農資、資材等產業鏈上其它各方的損失,預計此次疫情僅一季度對整個花卉行業的損失至少在40億元至50億元左右。

對於其中的原因,曾先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原來雲南花趣的鮮花銷路主要是通過長年積累的一些花店客戶。通過把花材運給花店客戶,由後者做包裝銷售。但是在當前的疫情環境下,此前的銷售方式行不通了。

“現在很多花店都不讓開門了,我們的客戶自然不再訂花;而且就算有一些小訂單,我們的花也運不出去,運輸難度太大了。”曾先生說,鮮花沒人訂、運輸不通暢,兩頭夾擊,這是當前他面臨的最大的難題。

2月13日,雲南楚雄蒼嶺鎮,有2萬支鮮花即將被銷燬。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同樣,對於當前所有的市場低迷現象,王周成也都看在眼裡。他知道當下的難題或許不會在短時間結束,因此,包括王周成在內的大部分花農都選擇儘可能地降低損失。而在這之中,銷燬鮮花便是最主要的方式之一。

“由於對消費市場的信心嚴重不足,加上封鎖交通等物流方面的不確定因素增加,使得今年花店、批發商不敢盲目備貨,最後導致鮮花都在地裡開完。花農們為了減少採摘、包裝等環節的成本,只好將大量的鮮花直接在地裡銷燬。”王周成表示,這種現象直到情人節當天依然在持續。

但是,曾先生也告訴記者,銷燬鮮花同樣是有成本的,而且處理的成本更高。

“原來情人節,我們1畝地生產一萬枝鮮花,可能只需要銷燬200-300枝,今年9成的都要銷燬,而且銷燬的成本更高。”曾先生說,對於賣不出去的鮮花,不能真讓花直接爛在地裡,要找人把花摘出來、拉出去,再銷燬。粗略算的話,1畝地的鮮花要銷燬,至少也要400-500元的成本。

花農生計告急,電商想方設法出臺幫扶舉措

實際上,讓花農在這個情人節受挫的還不止是疫情的影響。就在春節前,雲南的花農還先後遭遇了雪災和霜災。

“大概去年12月份,雲南先是經歷了一次霜災。春節前,又有一場雪災壓垮了很多大棚。再後來就趕上了疫情。”曾先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馬上3月、4月就是收租的高峰期了,接連的打擊已經讓很多花農出現了生計問題。

“今年受到雪災和疫情的雙重災難影響,春節也過不好,情人節也過不好,我們現在預測整個3月情況也不會太好,因為所有的基礎設施都無法迅速恢復。現在來說情人節已經過了,我們就指望3月8日情況會好一些。”王周成也表示。

而更讓曾先生感覺到危機的是,在他看來,花農當前所遭受到的損失還沒有引起外界的重視。

“鮮花還不像是餐飲行業,關門了,沒飯吃了誰都能看得到。很多人覺得鮮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但是這裡面也關係到種植、農藥、化肥、物流等一整條產業鏈上人們的生計。”曾先生稱,應對當前特殊的市場環境,他希望能引起社會對於鮮花產業的重視,希望相關職能機構能對花農有一些扶持和幫助。

另外,在呼籲社會關注和政策扶持的同時,曾先生也在考慮尋找出路自救。

據曾先生介紹,日前他已經聯繫到了京東及京東旗下的社交電商平臺京喜兩個平臺幫忙銷售鮮花,目前雙方已經達成合作意向,希望就此通過京東和京喜的客源打開銷量,通過京東物流完成鮮花運輸。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京東方面瞭解到,針對花農和鮮花店主當前因受疫情衝擊影響產生的嚴重損失,平臺也在以多種方式助力花農和商家擺脫困境。其中,京東鮮花平臺利用京東平臺的技術資源、流量直播資源、物流資源等,舉辦了專題直播活動,一方面做原產基地視頻直播,另一方面聯繫花藝培訓機構和花店主,做插花課程直播帶貨。

“目前原產地的花農和京東平臺的線下門店店主都可以在京東平臺開通線上直播賣花,然後或通過京東、順豐快遞從貨源基地直髮到家,或通過京東自營鮮花超市,將花材在京東倉進行短期儲備。同時,未來花農還可在每天固定時間點開通在線直播賣花,依託京東物流‘同城211’配送給消費者。”京東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另外,記者還瞭解到,對於去年京東力推的創新社交電商平臺京喜,京喜運營團隊也於近期成立了“鮮花滯銷幫扶項目小組”,進行專項幫扶。

“京喜之前發佈了疫情幫扶政策,政策發佈後的一週內就陸續收到數個鮮花基地負責人和種植戶的緊急求助,涉及3000畝花田鮮花3000萬支,其關鍵問題是物流問題和銷售通路問題。”京喜鮮花負責人童歡告訴記者,為此京喜制定了兩個階段的幫扶策略。

一方面在疫情期幫扶,包括整合全站核心流量,採取策劃鮮花助農專場營銷等舉措;同時,京喜直播將成為本次“救花”行動中最重要的實時播報窗口,通過直播視頻、商家連麥、互動講解等形式,為消費者呈現真實的滯銷景象及優質鮮花溯源。另一方面也在準備對產業帶進行持續性扶持,打造雲南鮮花京喜產地溯源示範基地。

而就在昨天,天貓也專門為花農緊急上線了“助力雲南花農”項目組,聯動花商、花農和快遞行業,緊急調配資源,以保證情人節當天有花可售、花農的鮮花能順利從雲南到達各大城市。

與此同時,天貓發言人微博也上線了一則緊急呼籲:號召年輕人們一起來“雲”送花,先用預售幫助花農打通市場、回籠資金流、渡過難關。一時間響應熱烈,不到12小時就引發了近50萬年輕人轉發聲援。

每日經濟新聞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