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無新增鼠疫病例,確診患者發病前未接觸類似發熱病人

時間:2019-11-15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11月14日晚通報,網傳在北京宣武醫院和北京兒童醫院發現鼠疫疑似病例,北京市組織專家力量對兩名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的就診患者進行了綜合判斷,結合患者流行病學史、臨床表現、病原檢查,患者不符合鼠疫診斷標準,排除鼠疫,解除隔離觀察。

10月14日,新京報記者分別前往北京兒童醫院、宣武醫院探訪發現,北京兒童醫院並無異常,宣武醫院發熱門診停診消毒。

在此之前,11月12日,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衛生健康委、北京市朝陽區衛健委聯合發佈消息稱,北京朝陽醫院確診了兩例自內蒙古來京就診的肺鼠疫病例。

11月15日,北京市衛生健康委通報稱,此兩名確診患者,一名病情穩定,另一名經專家會診,病情仍然危重,略有好轉。

在此前的通報中,衛健委從三級醫院、疾控中心和中醫院等單位抽調了11名專家組成市級醫療救治專家組救治這兩名患者。同時,北京市已採取了病例隔離治療、隔離區管理和終末消毒、密切接觸者追蹤、隔離醫學觀察和預防性服藥、健康宣教等工作。

據新京報記者11月14日獲得的一份中國疾控中心11月13日內部紀要顯示,來自錫林郭勒盟的兩名患者分別於10月25日和31日發病,在當地治療效果不佳的情況下,11月3日由救護車轉至北京朝陽醫院急診搶救室。

該內部紀要根據2017年10月WHO(世界衛生組織)綜述,鼠疫最長潛伏期為7天,得出會商意見,病例在北京的密切接觸者續發感染的可能性極低、仍在內蒙古密切接觸者續發感染可能性幾乎為零。

北京市衛健委通報稱,全市無新增鼠疫病例,未接到密切接觸者出現發熱等相關異常情況的報告。

北京衛健委排除網傳鼠疫病例

11月14日上午,有網傳消息稱,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宣武醫院出現鼠疫病例就診情況,現已收入地壇醫院。

11月14日上午10時許,新京報記者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看到,醫院地下一層為餐飲區,坐滿了吃飯的人,其他樓層都正常開放,人流擁擠。

“可能是早上消毒,比平常開放晚了點。”醫院一樓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醫院正常是早上六點開門,七點半一層的抽血大廳開放,但今天“消毒之後才讓進來。”

新京報記者走訪時,抽血大廳已經恢復開放,不少家長抱著孩子在排隊等候。

中午,新京報記者在北京市宣武醫院發熱門診看到,門診外拉起警戒線,兩名戴口罩的保安人員在門口值守。

其中一名保安稱,發熱門診已經停診,裡面正在消毒。“患者無法正常掛號就診。”

11月14日中午,北京宣武醫院發熱門診停診消毒,拉起了警戒線。新京報記者祖一飛 攝

而在宣武醫院的門診和急診部,記者看到,就醫秩序正常。

14日下午兩點多,宣武醫院發熱門診仍處於關閉狀態。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有患者發燒38.7攝氏度,在急診順利掛號就醫。

在急診科,一名肺炎患者告訴新京報記者,此前他在發熱門診已連續輸液五日,因發熱門診停診,便轉到急診輸液。

11月14日晚,北京市衛健委官網發佈消息稱,網傳在北京宣武醫院和北京兒童醫院發現鼠疫疑似病例,北京市組織專家力量對兩名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的就診患者進行了綜合判斷,結合患者流行病學史、臨床表現、病原檢查,患者不符合鼠疫診斷標準,排除鼠疫,解除隔離觀察。

另外,此前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的兩名鼠疫確診患者,一名病情穩定,另一名經專家會診,病情仍然危重,略有好轉,正在進行對症治療。截至目前,全市無新增鼠疫病例,未接到密切接觸者出現發熱等相關異常情況的報告。

11月13日中午,朝陽醫院門診就醫秩序正常。新京報記者祖一飛 攝

兩確診病例曾自行進行過滅鼠

11月12日晚,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衛生健康委、北京市朝陽區衛健委聯合發佈消息稱,北京朝陽醫院確診了兩例自內蒙古來京就醫的肺鼠疫病例。

新京報記者分別於12日晚及13日前往朝陽醫院探訪,急診區大廳區域可自由出入,沒有明顯的隔離標誌或設施,前往就診的病人不多。

有病人來看呼吸科,醫生推薦他去別的醫院看,分診臺的護士也表示,可能這一星期都接待不了,需要消毒。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中國疾控中心11月13日內部紀要顯示,在朝陽醫院確診的兩名病例為夫妻關係,男性43歲,為牧民,女性46歲,二人現居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某村鎮,分別於10月25日和31日發病,在當地治療效果不佳的情況下,11月3日由救護車轉至北京朝陽醫院急診搶救室,後分別於11月4日和5日轉入呼吸ICU。目前病例已轉運至地壇醫院進行隔離治療。

11月14日,新京報記者從北京市衛生部門瞭解到,在國家衛生健康委的指導下,已立即啟動突發公共衛生應急機制,從三級醫院、疾控中心和中醫院等單位抽調了11名專家組成市級醫療救治專家組。相關醫療機構正在按照國家鼠疫診療方案,突出中西醫結合優勢和特色,對兩名確診患者進行妥善救治。

上述內部紀要還顯示,病例居住環境中鼠類數量較往年明顯增多,兩病例曾自行進行過滅鼠,是否直接接觸鼠類屍體不詳。病例發病前未接觸類似發熱病人。

續發感染可能性極低

據2011年衛生部應急辦公室印發的《鼠疫診療方案(試行)》(以下簡稱《診療方案》),鼠疫是我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甲類傳染病,原發於鼠疫自然疫源地的齧齒類動物之間,主要通過蚤類相互傳播。我國目前存在12種類型的鼠疫自然疫源地,錫林郭勒高原布氏田鼠鼠疫自然疫源地是其中之一。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2019年8月14日、17日、20日和25日,病例居住地所在鎮在動物監測中陸續檢出鼠疫菌12株。

上述內部紀要提到,目前,兩名鼠疫病例的兒子和女兒無症狀,已由急救車轉運至地壇醫院進行醫學隔離觀察。朝陽醫院急診臨時留觀室病人密切接觸者由轄區疾控中心開展進一步追蹤;朝陽醫院內病人、醫護人員密切接觸者已採取醫學隔離觀察措施,無症狀者採用預防性服藥措施,對出現相關症狀人群採取鏈黴素治療。

對於病例是否會引發續發感染,根據2017年10月WHO 綜述,鼠疫最長潛伏期為7天。據此推測,病例在北京的密切接觸者續發感染的可能性極低、仍在內蒙古密切接觸者續發感染可能性幾乎為零。

目前,北京和內蒙古兩處疫情波及地均已對密切接觸者進行預防性服藥、健康追蹤,對疫源地劃定範圍並採取消毒滅鼠等工作。

疫情進一步擴散的風險極低

11月13日,中國疾控中心發佈消息稱,此次疫情進一步擴散的風險極低。市民可正常工作、生活和去醫療機構就醫,不用擔心感染風險。

中國疾控中心表示,北京市不是鼠疫疫源地,自然環境中不存在鼠疫菌,老鼠中也不帶有鼠疫菌,市民沒有通過接觸鼠等動物而感染的機會。

兩例輸入病例發現後,北京市衛健系統已及時對病例進行隔離治療,對病例進京後活動情況開展了詳細的流行病學調查,對可疑暴露人群進行了詳細的排查,對接觸者進行了醫學觀察和預防性服藥,對相關場所進行了終末消毒,同時加強了發熱病人監測。

11月13日,中國疾控中心前黨委副書記王健告訴新京報記者,針對鼠疫病人,醫院通常會將其安置在負壓病房進行隔離。“主要是把人和人之間的傳播渠道切斷,只要達到這個目的,在哪裡?怎麼隔離?再根據具體的情況來定。”王健曾於2017年帶領專家組前往馬達加斯加援助當地鼠疫防控工作,有豐富的鼠疫防控經驗和應急響應經驗。

據瞭解,此次感染鼠疫的病例均為肺鼠疫,肺鼠疫能通過人的呼吸道、飛沫傳播,王健表示,“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不隨地吐痰、在公共場所戴口罩、不咳嗽等,都是行之有效的預防鼠疫的措施”。

王健提示,如果市民出現發燒、淋巴結腫痛、肺炎等疑似鼠疫症狀,需及時前往醫院就醫,並告知醫生是否前往疫區、是否曾與染疫病人接觸等信息,醫生會依據情況作出進一步診斷。

據《診療方案》,鼠疫的治療仍以鏈黴素(SM)為首選,聯合其他類型抗生素使用,並強調早期、足量、總量控制的用藥策略。抗生素對鼠疫患者的直接接觸者,或可能感染者有預防治療效果。

已派出專家開展病例溯源

11月13日,中國疾控中心發佈的我國鼠疫疫情情況顯示,新中國成立前,我國鼠疫疫情非常嚴重。新中國成立後,我國政府高度重視鼠疫防控工作,發病數明顯下降,至上世紀80年代平均每年報告約20例病例,90年代,我國南方鼠疫疫情曾出現過短暫上升,自2010年以來每年僅有零星病例報告,主要集中在我國西北部分省份。

新京報記者梳理了近年官方發佈的鼠疫病例信息,從2009年到2019年9月,全國共發現了27例鼠疫疫情,死亡人數12人。其中,2009年發病的鼠疫患者最多,共有12例,其中3人死亡。

今年9月,甘肅省發生鼠疫1例,死亡1例。據甘肅省衛健委官網通報,9月27日,甘肅酒泉市阿克塞縣報告1例疑似鼠疫病例,29日確認為敗血型鼠疫,酒泉市立即啟動鼠疫控制預案三級應急響應,疫情得到及時撲滅,10月6日終止鼠疫控制預案三級應急響應。據統計,1958年~2018年,甘肅省共發生人間鼠疫32起,發病71例,死亡44例,80%以上的人間鼠疫是直接接觸旱獺感染。

內蒙古自治區屬於鼠疫歷史自然疫源地,有蒙古旱獺、達烏爾黃鼠、長爪沙鼠、布氏田鼠四型疫源地,分佈在57個旗縣,總面積達33.7萬平方公里。雖然疫源地類型多、面積廣,但在各級衛生健康部門、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多年來的努力防控下,極少發生人間鼠疫病例。此前發生的1例人間鼠疫病例是在2004年,距今已有15年。

據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官網11月14日消息,當地已派出專家赴錫林郭勒盟和蘇尼特左旗開展病例溯源,排查密切接觸者。

得知消息後,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健康委第一時間安排部署疫情處置工作,內蒙古自治區綜合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當日即派出相關專家赴錫林郭勒盟和蘇尼特左旗指導當地開展病例溯源工作,查明傳染源和傳播途徑,並對密切接觸者等進行排查,開展醫學觀察和預防性服藥工作等。

新京報記者周小琪 祖一飛 向凱 戴軒 編輯陳曉舒 校對危卓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