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農的煩惱:情人節到了,百餘畝上市鮮花卻沒賣出去

時間:2020-02-14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蔡越坤“100多畝已經上市的鮮花基本沒賣出去,‘全軍覆沒’。”2月14日,李叔難過地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

李叔,全名叫李海崗,是雲南慕妍花卉種植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李叔說,公司的董事長王都帶領大家一起創業,他們共計承包了500多畝地種植鮮花。

每年的情人節前夕,是李叔和公司同事最忙碌的時候,然而今年情人節前夕,李叔卻與同事們在幾百畝花地裡發愁。

李叔和他的花棚

李叔說,公司所承包的地位於楚雄彝族自治州蒼嶺鎮,平常售賣鮮花都是運送到昆明的鮮花交易市場。然而今年,大多鮮花消費者都在家裡,也無購買鮮花需求。此外,鮮花種植地出村的路也被封了,即使可以出村,也面臨無法再回村的局面。此外,物流也無法及時配送。

2月14日這一週,李叔公司種植的100多畝鮮花已經上市,但受當地交通管制、物流配送不及時等影響,鮮花很難銷售。最後,他們只能將鮮花一車車倒掉,預計公司損失600萬左右。

此前的2月12日,李叔在抖音(抖音暱稱“花農李叔”)拍了倒掉鮮花的短視頻,並配了文字:“當鮮花倒入垃圾堆裡的一剎那,花農麻木了。”

100多畝鮮花不僅顆粒無收,李叔所在的公司面臨著成本支出的壓力。

李叔說,500多畝鮮花的成本包括:土地承包費用,一畝2000元;共計200多個工人,目前100多個仍然在上班,每個工人工資每個月平均2500-3000元;農藥化肥,一畝地在13000-15000元。此外,還不包括工人吃住、鮮花種植大棚的損耗,因為鮮花種植大棚需要3-4年換一次薄膜。

李叔粗略統計,一個月下來,500多畝鮮花種植地成本差不多在130萬-150萬元左右。因為冬季是鮮花市場的旺季,夏季是淡季。李叔說,只能希望疫情儘快過去,看是否在3月8日婦女節前有好轉。

據李叔反映,他們公司目前的狀態是咬著牙熬,已經在籌錢以便渡過困難時期。當被問及能否會獲得當地金融機構的貸款時,李叔坦言,銀行一般不會給花農貸款,即使貸款,額度也很低,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李叔說,熬下去只能要自救,靠自己四處借錢。

2月12日,李叔鮮花種植地所在的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官網發文《致全州企業的一封信》。文中表示,為切實幫助企業降本增效,支持企業健康發展,穩定就業,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共克時艱,我們共同做好:

第一,切實減輕企業負擔。為維護企業職工合法權益,保障失業人員基本生活,預防失業、促進就業,各企業應按照《雲南省失業保險條例》規定,到縣市失業保險經辦機構辦理失業保險參保登記。為切實減輕企業負擔,至2021年4月30日前,失業保險費率仍按工資總額的1%繳納;第二,最大限度穩定就業崗位。不裁員或少裁員的參保繳費企業要積極到縣市失業保險經辦機構申請穩崗返還;第三,企業參保登記、繳費等業務可延期辦理;第四,給予職業培訓費補貼。

李叔坦言,希望可以熬到2020年冬天鮮花市場的旺季。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