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牆裡的防疫戰,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時間:2020-02-14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卞英豪

"法學有句諺語:有100條法律,就會有101個問題。對於我們監獄民警而言,我們要做的就是,儘自己最大的努力,確保1個問題都不出現。"

新冠肺炎肆虐。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疫"中,舉國上下沒有例外之地,華夏兒女沒有局外之人。

熙熙攘攘的大街,零零星星的行人,人們響應號召,在家"摒牢"。而在城市鮮為人知的角落,監獄——這個或許是當下人員密度最高的區域,因其特殊的管理模式,正承載著意想不到的防疫壓力。

一道大牆,阻隔了罪孽,卻也在特殊時期,將病毒生生拒之門外。大牆的背後,有滿腔的熱情,有低調的付出,更有著精細的管理。

看過了衝鋒陷陣的白衣天使,見識了爭分奪秒的"基建狂魔",其實在我們身邊,還有那麼一群默默無聞的人,他們同樣堅守崗位,築起防線,抵禦病毒,守一方平安,深藏功與名。這場大牆裡的防疫攻堅戰,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圖:正在巡視監房的監獄民警

監獄裡的那些湖北人

"我們老家疫情嚴不嚴重?我的家人還好嗎?他們要是被感染了怎麼辦呀!"

春節將至,來自湖北的服刑人員林道(化名)卻絲毫沒有過年的喜悅。得知家鄉疫情嚴峻,林道把焦慮都寫在了臉上。

其實,在上海周浦監獄有多位像林道這樣的湖北籍服刑人員。他們中有的剛與家人相見,也有的因為犯下錯誤,家人不願與之聯繫。有的服刑人員甚至都記不起家人的聯繫方式。而林道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身陷囹圄,基本不存在重點地區接觸史。但他們之中所瀰漫的恐慌和焦慮情緒,正是防疫工作的難點之一。"負面情緒的傳播,有時比病毒更可怕。"周浦監獄四監區副監區長廖超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恐懼大多來源於未知,我們能做的就是消除信息的鴻溝。"為了消除湖北籍以及其他重點區域服刑人員的擔憂,包括周浦監獄在內的上海各大監獄,在增強防疫知識宣導的同時,主動與重點區域的服刑人員進行談話,開展心理團訓,同時增加了"親情電話"的頻率,便於服刑人員與家人溝通,緩解焦慮。

對於一些無法聯繫上家人的服刑人員,廖超和他的同事們還與服刑人員屬地的派出所一遍遍協調,一通通電話,一道道手續,一步步"幫助"服刑人員瞭解他們家人情況。"將心比心,有服刑人員說,看到我們民警那麼費心,他們的改造也會更用心。"

除了湖北籍服刑人員,廖超和他的同事們還要面臨另一個管理難題——一批即將釋放的服刑人員,如何適應社會上的防控形勢?"他們的思想改造可能到位了,但是如果不養成良好的個人衛生習慣,在這個重回社會,也將會是一大隱患。"

廖超給出的方法簡單而實用——一張疫情告知書和一個口罩。首先,讓服刑人員充分學習包括張文宏教授在內的多位專家提供的權威知識,瞭解病毒,學會防護。

同時,疫情期間,周浦監獄還給每一位刑滿釋放的一人發放一個口罩,並要求他們迴歸社會後,必須帶好且帶對。"這是對他們的防護,也是對百姓的保護。"在物資極為緊張的春節期間,這一個個口罩,幾乎是民警自己精打細算"省"下來的,體現了監獄管理的溫度。

一通電話,一個口罩,幾句叮囑,這些防疫的小細節無不體現了監獄管理的事無鉅細。多年來,周浦監獄一直設有傳染病監區。對於他們來說,防疫防控其實早就成了他們的"日常"。

"疊被子幅度要小,小心揚灰傳播"、"紫外線消毒必須要有,每天半小時"、"一旦發燒,馬上隔離",也正是這無數小細節才確保了監獄防控的安然無恙。

幾道"數學題"

14+14+14=?

疫情期間,廖超需要面對幾道"數學題"。

第一題:疫情期間,為了減少監獄的人員流動和不必要的接觸,同時加強管理強度。目前,上海監獄採取"14+14+14"的模式,以新冠肺炎14天的潛伏期為一個週期。民警必須先後經歷14天獄內全封閉管理期,14天醫學隔離期,14天居家備勤期。

廖超的妻子也是一名監獄人民警察,需分批進入全封閉管理期,問:兩人多久才能見一面?

答案是:至少1個月,甚至更長。

追追劇,聊聊天,玩玩遊戲,刷刷微博,這是我們"自我隔離"的14天,用張文宏教授的來說,這也是在"戰鬥"。但對於監獄民警而言,他們"戰鬥"的14天完全是另一回事。

14天的全封閉管理中,監獄民警一步都不能踏出大牆外,一天都不能放鬆警惕。沒有網絡通信,沒有娛樂活動,有的只有"連續作戰"。廖超的春節本應是"闔家團圓的7天",卻因突如其來的疫情,變成了"和妻子、家人近乎失聯的28天"。

△圖:正在"抄監"的監獄民警

對廖超來說,"14+14+14"還衍生出了專屬於他的第二道題:自己的岳父也是一名警察,這樣的一個三警家庭,分批上前線戰鬥,問:一家何時能團聚?

答案是:無解。至少在疫情結束前,沒有可能。

但廖超似乎早已接受了這個結果,"防疫工作事關人民的生命安全,小家的幸福正是建立在大家安全的前提下。待戰疫勝利時,家人再相聚,這份快樂豈不更加酣暢?"

△圖:正在為監區消毒的監獄民警

當然,防疫無戲言,封閉管理也絕非熱情就能解決。因為廖超還要面對一道更難的"數學題":全封閉期間,監區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要做平時三倍的工作,工作量卻遠遠不止簡單的乘以三,有些業務必須重頭學起、幹起,此時應當如何分配工作?

廖超給出的答案是:"14*24"全天候戰時安保狀態。

從清晨5點半起床開始算起,疫情期間,監獄民警的一天要經歷例會、消毒、教育、談心、討論、抄監,再消毒等無數瑣碎的工作,然而即使再繁雜,卻也容不得一絲錯漏。"監獄裡出現問題,整個城市都將告急。這開不得任何玩笑。"

△圖:監獄醫生正在為服刑人員測量體溫、巡診

微信步數0,手機屏幕使用時間0,水電煤費用0……這是春節期間,廖超交出的個人數據。不過比起這些數字,廖超似乎更青睞另一張成績單——封閉管理期間,他所在的監區,服刑人員違紀次數為0,向監外送診人數0,民警健康全勤。

"這些0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的。因為那是必須完成的任務,也是監獄民警應盡的義務。"廖超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圖:監獄民警正在檢查每一處細節

"那裡是我家"

2月10日晚上10點,一名民警佇立在窗口,眺望著遠處的萬家燈火。幾個小時後,他將結束將近16天的全封閉管理。

"從封閉到現在,你怎麼天天晚上都要朝那邊看?"廖超問吳輝。

"那裡是我家。兒子還不會叫爸爸。我看看照片,看看家裡,隨便想想。"吳輝回答。

一牆之隔,不到幾百米,他的兒子嗷嗷待哺,吳輝卻只能望著,想著,等著。而大牆的另一邊,防疫形勢嚴峻,他必須堅守著,奉獻著,戰鬥著。因為那個可望而不可即的是他的小家,而這個一觸即發的戰場,同樣也是他需要守衛的"大家"。

"明知封閉管理難度很大,強度很高,但我們的民警都和吳輝一樣,沒有一個人畏難不前,沒有一個人叫苦不迭。尤其我們的黨員,更是要衝鋒在前,率先垂範。"廖超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這場戰"疫"後,大家從同事變成了扛過槍的戰友,感情更牢固了。"

幾天前,廖超和他的同事們完成了工作交接。交接儀式上,"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的錚錚誓言響徹天空。第一批參戰的民警即將進行居家備勤,但是他們的戰鬥仍在繼續。

私下裡,包括廖超在內的監獄民警,也偷偷給記者調侃起了一些"難言之隱"。

"節前給老婆寄了情人節禮物,但突然發現,快遞留了我的電話,電話沒法接。老婆禮物收沒收到,我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啊!"

"14天封閉後,我拖著行李箱回家隔離,到小區門口,居委以為我是外地返滬的,把我全家調查了一個遍,要不是單位有證明,我差點回不了家。"

玩笑之餘,監獄民警的點點辛酸,雖未曾公開表達,卻也令人感觸不已。他們有的初為人父,有的已是退休暮年;有的背井離鄉,放棄假期,為守衛上海無私奉獻!

如果說,衝鋒陷陣的白衣天使們,正在用血肉之軀與病毒爭奪生命。那麼,身在後方的監獄民警們,也在用他們的一腔熱血阻斷病毒,守衛人民。

正如廖超所說,世上本沒有什麼高大上的道理,堅持做好自己才是真理;世上哪有什麼玄妙的"魔都結界",有的只是一群普通人一如既往地堅守罷了。

防疫防控仍在繼續,疫情攻堅正進入白熱化階段。在這裡,我們同樣祝願這群默默奉獻的基層監獄民警,再接再厲,你我共同努力,攜手打贏這場戰"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