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歸女神到新中國首位女大學校長,她背後有哪些故事呢?

時間:2019-03-20

作者 | 甘琳

編輯 | 孫展

她,是我國科學殿堂上意志堅強的女人;她,是新中國名牌大學第一位女校長……她,就是我國著名的物理學家和教育家謝希德院士。

至今還有不少復旦學生記得謝校長對發言稿素材的要求:“不要老講我們取得的成績,一定要講我們還存在的問題;文字要踏實,不要用形容詞,那種花裡胡哨的話我說不出口……”

2018年10月14日,由大學生排演的話劇《謝希德》在復旦大學相輝堂上演,近千名新生觀看了中國第一位重點大學的女校長——謝希德歷經磨難學成回國後治學治校的感人故事。

享譽海內外的著名固體物理學家謝希德是我國半導體物理學科的開創者之一,我國表面物理學的先驅者和奠基人之一。她幾乎終身與病痛相伴相隨,為了深愛的祖國,為了鍾情的事業,傾盡了畢生的才智和心血,無怨無悔。在朋友眼中,她熟悉西方文化,但又是一位典型的東方女性。在兒子和弟子的眼中,她亦師亦友,和她交流如沐春風,總能得到無私的幫助。她的笑容會讓人感覺到那顆友善的心,感覺到一種親和力。

多讀書 讀好書

謝希德1921年3月19日出生於福建省泉州,早年隨父親謝玉教授在北京生活。謝玉銘當時在燕京大學任教,是頗有建樹的物理學家。在謝家的赤湖故居(也是謝氏瑞勝房的祖厝)有一對聯:“聖賢有典師前輩,孝友無聲養太和”,據傳是謝希德的曾祖父留下的。謝家數代都是書香詩禮之家,非常注重子女的教育,詩禮傳家便是謝家的家風。她小時候最愛的地方就是父親的書房,裡邊的書不管是否看得懂,她都愛翻開來讀一讀。越看,她的知識水平就越有所長進;越看,她求知的興趣就越濃。因此打下了非常堅實的學習基礎。

高中畢業後謝希德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湖南大學,但天有不測風雲,骨結核在這時找上了她。在上個世紀30年代,結核病猶如今天的癌症,往往被認為是一種不治之症,謝希德不得不休學。在臥床治病期間,她自學了大學英文、數學。4年後,她頑強地戰勝了疾病,終於踏進了大學的殿堂,考入廈門大學。

謝希德的三個弟弟都是高級工程師,故謝家有“父女兩博士,兄弟三高工”之稱。謝希德在世之時,故鄉的侄孫輩曾去找她,她無所贈,只再三囑咐,務必要後輩們多讀書,讀好書。

滄海橫流執掌復旦

1946年,謝希德畢業於廈門大學,次年進入美國史密斯學院,兩年後獲碩士學位,再過兩年又獲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哲學博士。學成後,即與英國劍橋大學博士學位獲得者曹天欽在英國結成伉儷,並雙雙克服種種阻力回到新中國,報效祖國。

在科研方面,她白手起家,1956年,謝希德從編寫中國第一本半導體教材起步,為中國在相當長的時間裡自力更生髮展電子工業奠定了基礎。1958年,她創辦上海技術物理研究所,並任副所長(1958~1966)。在她精心指導和組織下,堅持應用技術和基礎研究並重,為上海半導體工業發展和基礎研究創建了必要的條件,培養了一支隊伍。

帶著一顆赤誠的報國之心,1983年,她出任復旦大學校長,提出要把復旦大學建成世界一流的綜合性大學。她率先提出在高校引入競爭機制,並採取破格提升的方法,使一批優秀的學科帶頭人脫穎而出。她還曾擔任世界銀行給中國貸款的大學發展項目專家組組長,用出色的工作為我國幾十所大學改善了教學和科研條件,她的為師之道讓很多學生今生難忘。一個小細節讓復旦大學物理系的一位年輕教授至今猶記。當年他在博士論文中對自己的研究項目用了“首創性”三字加以形容,謝希德在這三個字下重重畫線,並寫下:“是否具有首創性,應由別人來說……”治學之嚴謹求真,令學生終生銘記。

巧思勤學 舉案齊眉

謝希德在35歲那年才生下兒子曹惟正,她對兒子教育很嚴。曹惟正小時還因貪玩捱過打,當然,母親更多的是親切地開導他,曾經還指導他安裝半導體收音機。兒子出生之後沒多久,謝希德就赴北京編寫教材,培養我國半導體人才。她只有通過丈夫曹天欽寄來的信和照片,才能瞭解兒子的成長情況。“文革”期間,曹天欽先生被關進了牛棚,謝希德也不能上課了。於是,謝希德有機會用自己的方式來教育孩子了。

曹惟正記得,有一天,母親回家時從包裡拿出一套單管半導體收音機的組裝零件,對他說:“你從小就喜歡動手做船模,現在動手試試裝收音機。我自己沒裝過,但是可以給你一些理論上的指導,我們來一個理論結合實踐吧。”曹惟正開始學裝收音機,每當他遇到困難時,母親就耐心地和他一起分析,找出線路問題。有時候也幫他做一些計算,從理論上幫他。當他裝的收音機傳出音樂聲時,母親比他還開心。裝完了單管機,母子倆又理論和實踐結合,裝了四管和八管收音機。曹惟正說:“其實那時候媽媽不能正常教學,她的心中非常痛苦,指導我的時候,讓她重溫了和學生打交道的快樂。”雖然曹惟正是謝希德的獨子,但謝希德對他要求非常嚴格。上大學了,曹惟正有一次跟母親說:“你的車去學校時,把我的被子也帶去吧。”謝希德想了想說:“我可以幫你把被子 帶到學校,但是誰把你的被子拿到 宿舍樓去呢?”曹惟正聽出了話外 之意,於是自己騎著自行車把東西 帶到宿舍,從此以後,自己能做的事 情就再也沒有麻煩過母親。

謝希德與丈夫曹天欽在1956年的同一天入黨,1980年同時成為中科院院士,他們甚至共同立下遺願,將遺體捐獻給醫學事業。1988年,曹天欽因大腦受損住院。那時的謝希德既是復旦大學的校長,又是上海市政協主席,每天忙得分身乏術,而且自己的乳腺癌也尚未痊癒。但是隻要人在上海,她每天下午3點準時到醫院陪伴丈夫,幫他活動關節,還為他念詩、出題,幫助老伴恢復記憶。她像最普通的東方女性一樣寬容、堅韌,對伴侶相濡以沫,矢志不渝。

總編輯 / 楊鳴旭

主編 / 孫展

新媒體運營 / 杜亞娜

光明日報 ·《新天地》雜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