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3000萬青年男性將成為“剩男”,與農村鉅額彩禮現象有關聯嗎?

時間:2021-02-23

“每逢佳節被催婚”,剛剛過去的春節也不例外。一條將農村“剩男”通過技能培訓輸出到“剩女”集中的城市的所謂專家建議,更是直接引爆輿論場。

資料圖,新華社供圖

經濟學家之所以將婚姻比作“市場”,是因為其中一些婚姻現象能被經濟學規律解釋。單身男女是婚姻市場上的供需主體,當供需方的數量比例發生變化,單身男女的擇偶規則發生變化,就會引起婚姻市場供需關係發生改變,從而出現婚姻擠壓問題。城市“剩女”和農村“剩男”正是婚姻擠壓兩端的產物,一旦出現規模效應,便傳導成為全社會年輕人及其家人的婚姻焦慮。“剩男”“剩女”現象固然吸睛,但熱議也需要多一些冷靜的社會學思考。

城市“剩女”群體何以形成?在傳統婚姻觀念影響下,擇偶存在梯度效應,即男性傾向於選擇在受教育程度、職業層級、收入等方面低於自己的女性,而女性則傾向於選擇各方面高於自己的男性。在傳統社會,女性往往不能獲得與男性同等的受教育機會和職業晉升機會,平均收入水平也低於男性,所形成的社會結構便表現為在以教育、職業、收入等劃分的層級中,較高層級的女性數量會顯著少於男性,較低層級的女性數量則顯著多於男性。因此,婚姻市場能在梯度擇偶規則下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平衡。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當代女性的社會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女性在職業發展、收入水平、受教育機會等方面不斷縮小與男性的差距,高校招生的數據表明,女性接受各層次的高等教育比重增長迅猛,本科、碩士的在讀學生中,女性人數已超男性。這種變化打破了原有婚姻市場的平衡,梯度擇偶規則下,部分高學歷、高收入的女性被擠出。“剩女”現象既是社會經濟發展進程中女性自主權和話語權的確立,也是部分女性尋求社會地位過程中權衡成本收益的個體選擇。從根本上來說,“剩女”現象反映了現代化潮流與社會性別認知預期之間的矛盾,傳統倫理觀對女性的期望已不合時宜。

農村“剩男”現象則是更加棘手的社會問題。“出生性別比”偏高已困擾中國多年,從1990年開始,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高出正常範圍(103~107),於2004年達到峰值121(即新生兒中每100個女嬰對應著121個男嬰)。此後,各級政府加大了對非法鑑定胎兒性別和性別選擇性終止妊娠的處罰力度,我國人口出生性別比逐漸下降到略高於正常範圍的水平。然而,20至30年前的出生性別比問題正在當下轉化為越來越嚴重的婚姻擠壓問題。根據測算,適婚年齡段人口的性別比正在持續攀升,20至30歲人口的性別比已經達到111,到2030年將達到115。這意味著,超過10%的青年男性將成為“剩男”,數量或達3000萬至5000萬之巨。受婚姻匹配梯次結構的影響,農村大齡男性青年的婚姻競爭將明顯加劇,農村的鉅額彩禮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並連鎖引發婦女拐賣、婚姻詐騙等一系列社會問題。

農村光棍現象正得到學界的更多關注。不同來源的社會調查顯示,農村大齡單身男性群體將面臨嚴峻的社會問題與挑戰。首先是多重貧困屬性的疊加,原生家庭的物質貧困往往是婚姻競爭失利的重要原因,婚姻失利又反過來加劇了個體貧困,同時還伴隨著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支持的缺失以及社會關係網的匱乏等,形成多維度的貧困累積。其次,貧困具有家庭生命週期的傳導性,農村大齡未婚男性所在家庭將因為婚姻問題而產生家庭內部功能的缺失,影響其他家庭成員的養老、發展和自我實現等需求,導致家庭可持續發展受損。同時,農村大齡未婚男性的規模性對公共安全也會造成不利影響,有研究顯示,性別比失衡與農村犯罪率上升之間存在一定關聯。

婚姻擠壓所帶來的社會問題,將貫穿整個21世紀上半葉。城市“剩女”現象有賴於社會性別平等意識覺醒,而農村“剩男”問題相比之下就更顯沉重,該群體的生活困境不僅影響自身生存發展,還將對家庭、鄉村乃至整個社會都產生深刻影響。這需要更多有效的社會支持和政策扶持。

(原標題:超3000萬青年男性將成為剩男?這個數據怎麼算出來的)

來源:光明日報

流程編輯:TF006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