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年內不加息、9月停縮表,人民幣中間價大幅上調

時間:2019-03-21

儘管市場都認為“美聯儲轉鴿”是大勢所趨,但哪料美聯儲卻將鴿派做到了極致——美聯儲3月議息會議按兵不動,且“點陣圖”預期今年不加息(早前機構最保守預期是加息1次),且2020年加息一次,並決定今年9月末徹底停止縮表,下調今明兩年的GDP增速和PCE通脹預期。不過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經濟動能依舊穩固、勞動力市場強勁,增速的下調僅是小幅度的。

受此影響,銀行股持續大跌,同時收盤時,標普500指數收跌8.34點,跌幅0.29%,報2824.23點;道指跌幅0.55%,報25745.67點。相較之下,美債大漲,週三紐約尾盤,美國十年期基準國債收益率重挫8.6個基點,報2.5263%;兩年期美債收益率跌7.25個基點,報2.3961%。

同時,由於美元走軟、歐元暴漲,3月21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上調251點,報6.6850,創2018年7月17日以來新高。

當美國經濟動能尚好且美聯儲停止加息,當2016年出現類似情景時,美股和新興市場股市和債市都開啟了牛市行情,那麼這次是股市牛市的開始嗎?抑或是說,債牛才是最有確信度的行情?

美聯儲緊縮之旅行將終結

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機構普遍表示,當美聯儲轉鴿、經濟也並未衰退時,市場往往都會狂歡一陣,資金開始迴流新興市場,直到市場最後發現經濟真的較為疲軟。目前,美股面臨較大的盈利下調壓力,而中國A股在觸及3100點後,估值優勢相對之前弱化、止贏盤上升、波動性也開始頻繁。同時,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增長動能並非強勁,而相較之下2016年全球經濟仍在擴張的起點。

法興銀行美國分析師加拉格爾(StephenGallagher)對記者表示,他認為“現在應該買債券”。他稱,9月底美聯儲將停止縮表,這意味著美聯儲屆時開始需要將到期的國債展期,因此美聯儲到2020年都會成為美國國債最大的淨購買者,每年淨購債規模高達1800億美元才能抵消MBS(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到期帶來的緊縮作用。

那麼此次之所以美聯儲有底氣徹底轉為鴿派,美國本土和海外的形勢都提供了條件。

2018年9月以來的數據表明,美國經濟增速的放緩程度超過預期;全球增速疲軟,可能會對美國帶來影響。鮑威爾強調,歐洲等地的經濟增速顯著放緩,英國脫歐和貿易不確定性也構成風險。不過他也認為,美國經濟增速的下調只是小幅的,仍然給予正面展望,且歐洲經濟並不是出現衰退。美聯儲預期美國經濟增長接近2%、通脹接近2%,這仍是偏積極的數字。

就目前而言,市場預計年內美聯儲不會加息,甚至目前的市場定價已經顯示,市場預計2020年美聯儲降息25-50基點。儘管美聯儲預計明年還將加息一次,但可見市場對此難以苟同。

最值得關注的一點就是美聯儲公佈9月末就是縮表。危機後,美聯儲購入了大量的國債和MBS,MBS也被各界認為是“有毒資產”,美聯儲表示未來會通過對到期國債的再投資來維持資產負債表的規模,換言之,MBS將在陸續到期後從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上消失。

據測算,2017年美國GDP總量為19.39萬億美元,2018年和2019年都實現經濟增長的話。如果按照17%的比例,2019年底的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約在3.5萬億美元左右,符合市場預期。

目前,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已經從2017年10月的峰值(4.25萬億美元)降至3.78萬億美元。

債牛還是股牛?

一個更大的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將為金融市場帶來更多流動性。問題在於,這是牛市的開始嗎?究竟投資債券還是股市?

法興銀行明確了對國債的青睞。加拉格爾表示,到今年9月末,美聯儲將停止縮表,而美聯儲會用購買國債的方式來抵消MBS到期帶來的縮表效應。如果要保持整體資產負債表規模不變,那麼美聯儲需要每季度淨購入450億美元的國債來抵消MBS的到期,即年購債規模高達1800億美元。如果美國財政部每年需要1萬億美元赤字融資,那麼美聯儲的購債就會成為核心融資來源,這也會在經濟放緩時強化財政刺激的能力。

此前,渣打策略師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預計1季度美國十年期國債將在2.6%-2.8%的區間震盪,但存在跌到2.5%的下行風險,前提是市場開始相信美聯儲將停止加息。” 就目前來看,似乎這一條件已經滿足。

此外,美國和新興市場債券的走強也受到流動性寬鬆的基本面支持。目前,新興市場貨幣走強、油價下降,應該會明顯緩解央行的壓力,機構預計各大央行有望持續寬鬆,尤其是印度和中國央行。印度央行可能將率先在今年二季度繼續降息,中國央行也仍存在下調公開市場操作的政策利率的空間,各界還預計中國仍存100個基點以上的降準空間。

“只要美國不陷入衰退、美股不出現重大回調,新興市場央行的寬鬆重啟將打開投資週期,外資將大幅流入新興市場債市。不過股市則需要看盈利情況。”渣打全球宏觀策略主管羅伯遜此前對記者表示。他預計,中國十年期國債價格仍有走升空間,預計今年收益率有望降至3%以下,目前為3.154%。

就股市而言,目前市場對中美股市仍持樂觀態度,但認為波動或潛在回調的可能性都在上升。週四,美股收跌,FAANG集體上漲,奈飛大漲超4.5%,芯片類股、銀行股集體下跌。

“我們認為每股收益(EPS)還有4%-5%的下行空間,這也意味著防禦性板塊仍將跑贏週期性板塊,標普500指數回調至2600點(目前2783點)較為合理。”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師威爾遜(Michael Wilson)近期表示。同時,他認為美股2020年會出現盈利衰退,今年標普500指數將在2500-2800區間震盪。

目前,有一種市場觀點認為,現在和2016年很相似(央行寬鬆、牛市開啟),但威爾遜對記者表示,當前的產能缺口和2016年大不相同。以美國為例,2016年一季度,美國的產能缺口仍為負的名義GDP的1%,而如今已經到了正的1.27%,這意味著盈利壓力開始顯現,而當時盈利仍在不斷復甦。對於其他新興市場而言亦是如此,盈利壓力和債務積壓上升,因此機構也判斷,當前的超跌反彈並不宜與“V型復甦”畫上等號。

就A股而言,機構則普遍認為,年初至今快速的上漲已經使股價領先於基本面,當大盤來到3100點時,此前持續流入的北上資金、產業資金開始出現撤出的跡象。即將發佈的3-4月的業績和經濟數據可能使市場情緒降溫,而監管層對槓桿資金使用的容忍度也需要密切關注。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