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有害嗎,英國政府為電子煙站臺,電子煙比香菸危害減少95%

時間:2019-04-08

今年2月,英國公共衛生部(PHE)發佈了關於電子煙的報告,作為政府部門,與美國FDA的謹慎保守不同,PHE的報告措辭可謂大膽激進,主要內容包括:1、香菸仍是造成各類疾病和早產兒死亡的元凶之一,所以為了降低吸菸率,電子煙應該在促進公共衛生事業上發揮巨大作用。2、負責規範英國廣告的廣告委員會(CAP)和廣告實踐法規委員會(BCAP)宣佈,取消此前對於電子煙健康宣傳的禁令,也就是說,在有足夠證據的前提下,廠商可以公開宣傳電子煙的替煙效果。不過受歐盟法規限制,平臺限於戶外廣告、公交廣告、電影院、傳單和郵件。這一點相比其他國家已是很大的進步,而且我們可以合理推測,一旦脫歐成功,英國的電視臺上很可能出現電子煙廣告。3、1998年到2015年,13-15歲的英國青少年吸菸率穩定下降,電子煙功不可沒。4、近年來嘗試電子煙的人越來越多,但頻繁使用電子煙的人一直很少,2018年,英國11-18歲的青少年中,只有1.7%的人每週至少使用一次,其中沒有吸菸史的青少年只佔0.2%。注意,這裡的標準是每週至少一次,如果按天計算,這個數字還要少得多。5、從事戒菸服務的醫療人員,應該接受專門訓練,使用電子煙幫助病患戒菸。這個報告由英國頂級名校倫敦國王學院和愛丁堡大學的四名專家共同撰寫,他們長年從事戒菸研究,有很高的權威性。實際上,這已經不是英國政府第一次在電子煙問題上發出正面的聲音,“電子煙比香菸危害減少95%”的著名論斷,就是英國公共衛生部2016年首先提出的。BBC紀錄片《電子煙:奇蹟抑或威脅》(點左下角閱讀原文,看紀錄片全部內容)提供了很多對於電子煙的有利證據,而我們知道,BBC是一家由英國政府提供財政支持的公營媒體,它多多少少反映了政府對電子煙的態度。相比英國,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政府都對電子煙持謹慎或反對的態度——新加坡已經全面禁止電子煙,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也提出全面禁止,就連在擁有目前最大電子煙市場的美國,FDA也一直在計劃禁止某些口味的電子煙。相信大家一定會好奇,在全球談電子煙色變的大形勢下,英國政府為什麼要逆潮流而動,公開為電子煙站臺?而且在很多人看來,政府挺電子煙某種程度上有點反常識,香菸一直是在國家稅收中佔據很大比例,從財政角度出發,政府應該幫助菸草商打擊電子煙,而不是相反啊?英國政府這麼做,豈不是作繭自縛?沒錯,如果政府不考慮人民福祉,只計算財政收支的話,放任大家吸菸似乎是更好的選擇,對於很多國家,吸菸減少菸民壽命,反而可能會減輕養老保險的負擔。但英國是個特例,它是發達國家中唯二實行全民免費醫療(NHS)的國家(另一個是新西蘭),直到現在,主要發達國家中也只有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北歐採取類似的全民健康保險制度,而且有不小的差異。全民免費醫療跟電子煙有什麼關係?別急,我們先看看各國醫療保障體系的區別。

醫療保障體系目前有兩大主流制度,即社會醫療保險和全民免費醫療。在社會醫療保險和全民免費醫療之間,還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實行的全民健康保險。全民免費醫療和全民健康保險在籌資機制上有差別,前者的籌資基於一般稅收,而後者的籌資基於醫保繳費。社會醫療保險被稱為“德國模式”,其籌資來自參保者及其僱主的聯合繳費。此外還有少數國家,如美國、瑞士、南非、智利等,其醫保體系以私立醫療保險或私立健康保險為主。全民免費醫療的特殊性在於,其財務可靠性遠遠不及社會醫療保險和全面健康保險。由於籌資基於一般稅收,醫療籌資的水平取決於年度政府財政預算安排,無法做到“專款專收”和“專款專用”,而預算編制受到諸多政治經濟社會因素的制約,在很多情況下穩定性相對較弱,醫療開支被擠佔的情形並不罕見。在醫療費用不斷上漲的情況下,全民免費醫療國家醫療保障支出的穩定性普遍不足。英國尤為如此,醫療保障運作在財務上完全依賴公共財政支出,政府投入水平的高低對於其運行績效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如果政府預算吃緊導致醫療投入不足,全民免費醫療既沒有效率,也不能帶來公平。一直以來,英國人都以全民免費醫療為傲,但隨著人口老齡化、醫藥費越來越高,醫療系統多年來經費不足、瀕臨破產崩潰的言論不絕於耳,服務質量下降和醫護人員超負荷工作的抱怨也不曾間斷,每次大選激烈論戰中必有醫療經費增減議題,2016年,還出現了全英初級醫生大罷工這種轟動事件。

2016年英國初級醫生因為對薪資不滿發生大罷工,左邊的圖板上寫著“救救我們的全民免費醫療——它既不公平也不安全”要知道,醫生罷工跟其他職業罷工不同,尤其是急診、婦產科的罷工,很可能會直接導致患者死亡,而且英國這次罷工範圍覆蓋全國,這是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都會極力避免的事,發生全國醫生因為對薪酬不滿而罷工,可以想見英國免費醫療的財政壓力大到了何種程度。英國曆屆政府對免費醫療都十分頭疼,福利制度建起來容易廢掉難,誰敢打它的主意誰就得罪了全國的人,肯定會下臺,就連強硬的撒切爾夫人,也只能實行有限的市場化,無法動搖它的根基。財政壓力太大,解決的辦法無非是開源節流,在英國這種實行高福利高稅收的國家,開源的辦法無外乎進一步加大稅率,這必然導致民眾不滿,因此只能節流,也就是讓人們儘量少去看病,節省醫療支出。而控制香菸導致的各類慢性病,是節省醫療支出最好的手段。據牛津大學學者研究,2005年,英國五分之一的死亡和相當部分的殘障都與吸菸相關,27%的男性和大約10%的女性死因都是吸菸。國家相關的醫療支出高達50億英鎊,相當於2005-06年度英國免費醫療系統5.5%的開銷。對此,英國政府一直不遺餘力地控煙,為了阻止年輕人吸菸,他們在2017年推行了一項法規,完全取消了捲菸製造商們為了宣傳產品而特地使用的差異化包裝。要求捲菸包裝必須統一製成深橄欖綠色的方盒子。這是一種介於綠色和棕色之間的顏色,被菸民們詬病為最醜陋的顏色。除此以外,盒體 65% 以上面積必須被文字警告和病變圖片覆蓋,強調吸菸對健康的負面影響。這導致所有的英國香菸包裝看起來都非常恐怖。

把煙盒搞得這麼噁心,目的是讓青少年不再覺得吸菸是一件酷的事情。它或許會在阻止青少年吸菸上有一定效果,但對於老菸民基本無效,尼古丁成癮是很難被幾張恐怖圖片嚇阻的。可能有的讀者會問,既然吸菸讓英國政府的財政壓力這麼大,為什麼他們不乾脆把菸草給禁掉?他們肯定想這麼做,但問題是做不到。20世紀初美國也曾把禁酒寫入憲法修正案,結果導致走私氾濫,並且間接促成了美國黑社會的發展壯大,造成了一系列社會問題,十幾年之後不得不廢除。原因很簡單,酒是一種人口基數極大的成癮性消費品,一旦無法公開售賣,稀缺性必然導致暴利,而政府不是萬能的,在它管控不到的地方,必然會有大量的黑市交易,這種交易只有黑社會能做。香菸同樣如此,人口基數也很大,成癮性更高,政府禁不了酒,更沒能力禁菸。而相比菸酒,毒品的人口基數小得多,一個有效的政府依靠行政手段,基本能把它控制在不足以造成社會危機的範圍之內,所以禁毒可行,禁菸不可行。這不是政府的道德問題,而是能力問題。禁菸不可行,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由國家出資幫助戒菸,早在2010年,英國政府就通過全國各地的藥房為菸民免費提供一週的尼古丁貼片,但尼古丁貼片戒菸效果不佳是公認的事實,直到他們發現了比香菸危害小95%的電子煙。

在中國,“電子煙比香菸有害論”等各種謬論仍然甚囂塵上,相信這些謬論的人不減反增,但從財政角度出發,我們可以想想,如果電子煙比香菸更加有害,它必然導致醫療支出進一步增多,英國政府為什麼要給本就搖搖欲墜的醫療保障體系再添一把火呢?反之,英國人費這麼大功夫推廣電子煙,原因只可能是,電子煙的害處比香菸小得多,能顯著減少政府的醫療開支。這不僅針對吸菸者,也針對二手菸的受害者。

酷爾康

總之,除非這屆英國政府想把自己搞下臺,電子煙肯定是利大於弊。到這兒各位也應該明白了,除了英國,大多數國家的政府在推廣電子煙上不那麼上心,關鍵是沒有實行全民免費醫療,財政壓力沒有迫切到必須儘快消滅香菸的程度。而有些號稱全民免費醫療的國家,如俄羅斯、古巴、朝鮮,所謂的免費醫療本身保障水平就很低,且不用像英國一樣為納稅人負責,沒必要為電子煙搖旗吶喊。英國的事實告訴我們,只有被逼急了的政府,才會為電子煙說實話、說好話。各位vapor,如果你的父母愛人朋友仍然談電子煙色變,苦苦勸你別抽電子煙,請把這篇文章轉給他們,英國政府精打細算的選擇,效果比我們辛辛苦苦的闢謠好一萬倍。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