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險,博瑞醫藥為何還要仿製瑞德西韋?

時間:2020-02-14

2月12日,國內上市藥企博瑞生物醫藥(蘇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博瑞醫藥”)發佈《關於抗病毒藥物研製取得進展的公告》(下稱《公告》),宣稱其已於近日成功仿製開發了瑞德西韋原料藥合成工藝技術和製劑技術,已經批量生產出瑞德西韋原料藥,瑞德西韋製劑批量化生產正在進行中。

瑞德西韋是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科學的在研藥物,吉列德科學官網顯示,瑞德西韋是一種核苷類似物,具有抗病毒活性。在體外和動物模型中,瑞德西韋證實了對非典型性肺炎(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的病毒病原體均有活性,它們也屬於冠狀病毒,且與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在結構上非常相似。

此前,權威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在線發表的論文中介紹了美國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診療過程,以及其接受瑞德西韋作為同情用藥進行試驗性治療的臨床表現。該患者在治療之後,病情出現了迅速緩解。

這一消息讓瑞德西韋備受矚目,也讓博瑞醫藥的仿製行為受到輿論關注,在資本市場上,博瑞醫藥的股票連續3個交易日大漲,但同時也有“是否涉嫌侵權”的質疑之聲出現。

吉利德科學官網2月1日發佈的一則《吉利德科學關於應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聲明》(下稱“《聲明》”)表示, 瑞德西韋是在研藥物,沒有針對新冠病毒的數據,目前尚未在任何國家獲得批准上市,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未被證實。

那麼,博瑞醫藥為何要急於仿製一款在研藥?仿製瑞德西韋是否構成侵權?是否可以上市銷售?為此,新京報記者採訪了專利和製藥領域多位人士,試圖解答上述問題。

仿製瑞德西韋是否侵權?

2月13日,知識產權專家徐偉鋒告訴新京報記者,雖然吉列德科學對瑞德西韋擁有專利權且尚未到期,但如果博瑞醫藥的仿製行為是為了提供我國藥品管理部門所要求的數據等信息而進行的試驗,那麼不構成侵權。

我國《專利法》第六十九條第(五)款規定,為提供行政審批所需要的信息,製造、使用、進口專利藥品或者專利醫療器械的,以及專門為其製造、進口專利藥品或者專利醫療器械的,不視為侵犯專利權。

徐偉鋒解釋,這在專利法領域被稱為“Bolar例外”,是專利法中對藥品專利到期前他人未經專利權人的同意而進口、製造、使用專利藥品進行試驗,以獲取藥品管理部門所要求的數據等信息的行為視為不侵犯專利權的例外規定。此前,“Bolar例外”在法院的判例中多次得到肯定。

公開信息顯示,美國伊萊利利訴甘李專利侵權案、日本三共製藥訴萬生藥業專利侵權案等案件中,法院均作出了不侵權判決。

博瑞醫藥在《公告》中表示,其已經批量生產出瑞德西韋原料藥,瑞德西韋製劑批量化生產正在進行中。並同時申明,博瑞醫藥仿製瑞德西韋的目的是“積極響應國家抗擊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的號召”,若仿製產品能夠獲批上市,“疫情期間主要通過捐贈等方式供應給相關病人”。

我國《專利法》第十一條規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後,除本法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製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專利產品,或者使用其專利方法以及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

徐偉鋒分析,上述法條中規定的“生產經營目的”並沒有明確定義成以營利為目的,目前最高法也沒有給出權威的司法解釋,也就是說,商業公司的行為即使不以營利為目的,但依然可能屬於“生產經營目的”,那麼就有專利侵權風險。但結合博瑞醫藥的《公告》中表示,“疫情期間主要通過捐贈等方式供應給相關病人”,在當下疫情防控還面臨較多挑戰的情況下,傾向於認為此種公益方式的行為在疫情期間不屬於生產經營行為。

紫藤知識產權集團高級知識產權顧問趙佑斌也認為,只要博瑞醫藥不是生產經營,仿製出來的藥物只進行捐贈,或者等待瑞德西韋的專利過期屆時再上市銷售,吉利德科學目前就沒有必要,也沒有特別的手段施與博瑞醫藥。

對此,博瑞醫藥在2月14日發佈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也做了迴應,“公司關注到有媒體報道或市場傳聞,公司開發瑞德西韋涉嫌侵犯專利權。截至目前,公司關於瑞德西韋的開發工作尚處於研發階段,公司認為上述研發事宜不存在侵犯專利權的情形。”

2月13日,博瑞醫藥董辦負責人回覆新京報記者稱,他們正在準備情況說明會,對相關事項做進一步的說明,“鑑於疫情還沒有完全緩解,見面會對參與者都存在潛在風險,博瑞醫藥正在和各方協商更適合的方式。溝通說明會的時間,形式確認後,會立即通知相關人員參加。”

仿製行為還將面臨哪些風險?

雖然不涉及侵犯專利權,但博瑞醫藥的仿製行為依然面臨一些風險。

首先是無法上市銷售。趙佑斌認為,外界對博瑞醫藥仿製的藥物無需過分關注,“因為目前根本沒法銷售”。

徐偉鋒也表示,若想上市銷售,博瑞醫藥必須獲得吉利德科學的專利授權。如果未獲得專利授權,吉利德科學可以基於瑞德西韋的化合物專利要求主張博瑞醫藥停止批量生產仿製品化合物的行為。解決辦法可以是協商解決,也可能是行政調解,或司法救濟。

博瑞醫藥對此也很清楚。其在《公告》中表示,仿製瑞德西韋面臨專利授權帶來的風險,即如果該藥有效,“要最終轉化為產品投入市場,仍需經過獲得專利權人美國 Gilead (即吉利德科學)公司授權、藥物臨床、藥品審批等多個環節,這一過程將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其次是藥物的安全性。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瑞德西韋尚未正式上市,如果博瑞醫藥在原研藥都沒有被批准上市銷售的情況下提供了仿製的藥物給病人,一旦病人發生意外,博瑞醫藥則可能面臨行政甚至刑事追責。因為按照藥品管理法規,仿製的藥物有可能被判定是一種“假藥”。

另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亦表示,“仿製的瑞德西韋到底質量是否可靠,或者是否真的成功仿製了,目前也無第三方權威機構進行真偽驗證”。

此外,博瑞醫藥還面臨業績風險。雖然博瑞醫藥在《公告》中聲稱,“從生產成本、定價、銷量預期等方面考慮,預計該產品不會對公司 2020 年的經營業績產生重大影響”。但實際上,仿製瑞德西韋可能拖累博瑞醫藥2020年的業績。據《公告》介紹,為了仿製瑞德西韋,博瑞醫藥預計將投入1500萬元用於研發。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1500萬元研發費用佔博瑞醫藥2016-2018年全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的20.86%-106.24%,佔同期全年研發投入的15.6%-28%。也就是說,博瑞醫藥為仿製瑞德西韋而投入的研發費用對其自身而言不是一筆小數目。

該仿製藥物及技術在市場前景方面也存在風險。博瑞醫藥在《公告》中表示,“如果(瑞德西韋)相關臨床試驗結果不理想,則瑞德西韋的仿製技術就無重大價值可言”;如果疫情短期內迅速獲得控制和緩解,確診病人持續減少,“即使瑞德西韋獲得註冊批准,用於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預計也不會對抗擊本次疫情有重大幫助。”

博瑞醫藥仿製瑞德西韋有何好處?

既然面臨上述諸多風險,那麼,博瑞醫藥仿製瑞德西韋有何好處?

博瑞醫藥2月14日發佈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或許是一個答案。該公告通報,博瑞醫藥的股票交易連續3個交易日內(2020年2月11日、2月12 日和2月13日)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達到30%。

東方財富網的數據顯示,經過三個漲停板後,博瑞醫藥的股價從2月11日開盤前的43.41元漲到了2月13日收盤前的62.54元,合計每股漲幅超過44%。

徐偉鋒表示,如果博瑞醫藥所宣告的短時間內仿製瑞德西韋並批量生產一事屬實,這展示了博瑞醫藥的仿製藥研發和量產的技術能力。作為一家上市公司,這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滿足資本市場對其技術開發能力、產品上市速度和未來營收增長的期待,同時也可以改善博瑞醫藥的公眾形象。

除此之外,一位自稱是博瑞醫藥前員工的人士發文稱,博瑞醫藥宣告其成功仿製瑞德西韋的目的可能是為了獲得吉利德科學的關注,進而與其展開合作。他表示,博瑞醫藥是做原料藥中間體發家的,歷史上有過計劃將仿製的原料藥出售給原研藥廠的情況。

公開信息顯示,博瑞醫藥從事高技術壁壘的醫藥中間體、原料藥和製劑產品的研發和生產業務,下游客戶包括國內外藥品製劑企業。

從公司規模來說,如果能夠與吉利德科學合作,對博瑞醫藥來說是重大利好。兩家公司所披露的財務數據顯示,博瑞醫藥2019年的營業收入尚不及5億元,而吉利德科學的營業收入則高達約1567億元(224.49億美元)。後者是前者的300多倍。

不過,一位不願具名的製藥企業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介紹,醫藥行業仿製的技術門檻並不高,只要知道藥品的分子式,尤其是小分子藥物,國內很多藥企都有仿製的能力。

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編輯 王婧禕 校對 趙琳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