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產品:菜鳥、京東、順豐們爭奪冷鏈物流的新戰場?

時間:2019-04-03

互聯網時代,一切都有了新玩法。

以吃為例,從古至今中國人對“吃”的熱愛都沒有變過,在現今如何吃的健康、營養為國人新追求,有機蔬菜、無農藥水果成為時下新寵。同時,隨著國內物流體系的完善,運輸技術的提高,農產品正成為新風口。

就在今年3月1日,由國家發改委牽頭、24部委聯合發佈的《關於推動物流高質量發展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意見》中明確指出,要加強農產品物流骨幹網絡和冷鏈物流體系建設,發展如“生鮮電商+冷鏈宅配”、“中央廚房+食材冷鏈配送”等冷鏈物流新模式。

事實上,早在2017年時國家就開始密切關注冷鏈物流。那麼,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改變:市場、飲食、消費,三重變化推動農產品升級

根據QuestMobile《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年度大報告》,2018年用戶購物行為發生了由“找”向“逛”的轉化,平均每月逛電商時間長達6小時。並且,隨著下沉市場的開發,2018年移動購物領域新增用戶中58.8%來自三線及以下城市。另有數據顯示,2018年三四線以下城市中小鎮青年人群規模已達2.56億,線上消費能力顯著高於全體網民。

在用戶下沉帶動全新消費市場、消費分級明顯、消費需求更加細分的情況下,“吃”這一日常生活中最為重要的事情,將成為“富礦區”,2018年國內生鮮電商增長高達80%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除了社會經濟發展,國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城鄉居民對於高品質的生鮮食品消費需求日漸增長,國民飲食消費結構發生變化之外,國民對食品安全問題也愈加關注。而根據“尼爾森健康與食品意見”調查結果,70%的中國受訪者有特定的飲食需求,82%的人願意為不含不良成分的食物支付更高價格。

在城鎮化進程加快、居民收入提高和居民消費結構發生變化三者綜合影響下,肉禽、水產品、乳製品等易腐食品和反季節蔬菜水果的消費量直線上升,其中主打“綠色無汙染”的農產品,受現下“養生”潮流影響,需求更是成倍增長。

然而,傳統物流已不能滿足新形勢下的新需求。作為物流業重要分支的冷鏈物流,得益於能大幅減少食品損耗這一優點,迎來了著千載難逢的高速發展期。同時,隨著大眾通過電商購買生鮮的新消費習慣養成,農產品市場迎來全新機遇。

矛盾:日漸增長的農產品市場需求與落後的冷鏈物流體系

誠然,隨著電商的發展,國內物流體系已相當完善,但冷鏈物流的建設還比較落後。

國內冷鏈物流起步於20世紀50年代左右,儘管70年時間裡已發展成不小的規模,但與其他細分領域對比起來,農產品冷鏈物流體系的發展仍有諸多差距。據公開數據,國內每年約流通4億噸的生鮮產品,冷鏈流通率卻十分“不夠看”。資料顯示,目前國內在果蔬、肉類、水產品上的冷鏈流通率為5%、15%和23%,而歐美發達國家在肉禽上的流通率為100%,果蔬方面也有95%以上。

國內流通率過低,說明中國大部分的農產品仍是常溫流通。雖然冷庫、冷藏廠等方面所得碩果頗多,但受技術、資金等限制,農產品在運輸、銷售等後續環節上依舊存在“斷鏈”情況。除此之外,中國農業種植具有分散、面積小、經緯跨度大等特點,也影響了冷鏈物流體系的建設。

以前陣子大火的鮮花電商為例,鮮花的特殊性要求企業進行全程冷鏈運輸,以花加為代表的鮮花電商通過研發環保週轉箱等方式,大大減少了鮮花運輸過程中的損耗。據有關數據,花加的供應鏈環節總成本因此下降20%。可見,完善的冷鏈物流系統,才能降低腐壞率,更好地保障農產品的質量安全,帶來經濟和社會效益。

與此同時,在消費升級與“養生”觀念的雙重影響下,消費者對丹東草莓、煙臺櫻桃、雲南菌菇等受季節、區域影響大的農產品需求日益增加,而此類產品對物流、尤其是冷鏈運輸技術有嚴格要求。

日益增長的市場需求與落後的冷鏈物流體系產生巨大矛盾,難成規模的農產品冷鏈物流,大大限制了國內農產品貿易的發展,農產品冷鏈物流體系和骨幹網絡建設迫在眉睫。

戰場:傳統物流VS自營電商

在農產品巨大的市場需求與政策加持下,各大企業紛紛開始冷鏈物流體系建設,形成了由傳統物流企業、自營電商、專業冷鏈服務商、合資物流企業四大類競爭者並存的局面,其中又以傳統物流企業和自營電商這一對“相愛相殺”的競爭者為主,二者之間的較量主要圍繞農產品運輸中的“最先一公里”與“最後一公里”進行。

先說“最先一公里”方面的措施。

最先一公里是整個冷鏈運輸體系中的基石。農產品易腐壞,採摘後的分級貯藏是農產品後續流通的重要保障,因此冷鏈運輸的前端建設成為了傳統物流企業和自營電商關注的重點。

傳統物流企業中表現較為突出、發展較快的是順豐。作為一家直營制的快遞龍頭企業,順豐憑藉著自身在冷鏈物流方面的優勢,與中鐵快運、夏暉公司等合作成立公司,進一步搶佔農產品冷鏈物流這一市場。

比如在物流運輸中,以“端到端的全程可追溯的常溫+良好的冷鏈物流服務”為招牌,通過在產地建立農產品低溫保鮮庫,解決了農產品採摘後難保存問題,有效保證農產品質量。

京東作為自營電商巨頭之一,早在2016年1月就成立了生鮮事業部,此後大力發展相關業務,比如與業內“大玩家”日本物流巨頭雅瑪多進行戰略合作,發展冷鏈物流方面的項目。京東在冷鏈運輸方面的佈局相當完善,涵蓋了純配服務、倉配服務、原產地生鮮產品服務、B2B服務等。

在“最先一公里”方面,京東在農產品原產地建立協同倉,大幅縮短中間環節,實現產地直髮,48小時送達。不僅如此,京東將原產地協同倉與農村電商相結合,依託冷鏈物流技術,很好地解決了“農產品進城”問題,仁壽縣枇杷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其藉助京東的電商平臺與物流體系,售往全國。

對比起來,二者方式大同小異,皆是從產地集配中心、冷庫等商品化處理設施入手,主要目的都是推動農產品在田地就變成標準化的商品,技術、資金等方面也相差無幾,但從成本等角度看,京東壓力更低。

京東在“最先一公里”的建設上,更多的是為自身電商平臺的銷售服務,保障生產與銷售的高效對接。而順豐於此的建設,更多的是為了拓展自身物流業務,淘寶、天貓等平臺對其影響較大。

再看“最後一公里”的競爭。

“最後一公里”以“宅配”服務模式為主,但受各種原因限制,傳統物流企業和自營電商更多是通過建設“前置倉”來解決農產品的最後配送問題。除此之外,如何保障農產品“安全無誤”地進入最後一公里也是傳統物流企業和自營電商關注的重點。

自營電商方面,京東的戰略包括京東新通路、山姆雲倉、京東便利店等,通過與沃爾瑪合作實現了優勢互補,沃爾瑪藉助京東進行線上增量,京東從沃爾瑪獲得門店資源,進行前置倉佈局。

除此之外,京東還採取了“廠家提供冷鏈物流+平臺提供最後一公里服務”的反向打法。以巧克力為例,其與瑪氏合作,藉助瑪氏先進的冷鏈物流技術、運輸體系,保證產品“安全”進入最後一公里環節。

而傳統物流企業方面,順丰采取的是“前置倉+店配”的模式,利用前置倉資源,發揮自身配送優勢,縮短農產品等易腐壞商品的配送時間。拿對保鮮要求極高的大閘蟹舉例,在常州打撈的新鮮螃蟹,通過順豐的物流體系最快能在1小時內運輸到有冷鏈倉的蘇州、無錫,而後經過中轉,將大閘蟹送至上海、蘇州等城市只需4小時。

綜合對比來看,京東“業務”更簡單。京東是電商出身,勝負關鍵點在於線上線下運營能力;而物流企業出身的順豐,則需要將自身快遞網絡、線上交易平臺和線下實體三者結合起來,有一定挑戰。

但順豐在保障農產品“安全”進入最後一公里的能力上卻是其他企業不能比擬的,無論是冷藏車、車廂控溫,還是冷鏈倉建設,順豐都領先於其他物流企業。不僅如此,順豐在包裝技術方面已申請國家專利36項,另有食品鮮活類包裝方案60餘套。

在此基礎上,順豐還與中鐵快運合作成立公司,利用高鐵運輸覆蓋廣、站點分佈密集、速度快、受天氣影響小等優點,為農產品運輸提供“安全穩定”的運輸環境,提高物流效率。

誠然,京東、蘇寧等自營電商在運輸基礎設施、冷鏈倉庫建設等方面各有優勢,但與“專業運輸員”順豐相比,無論是技術、運輸網絡、運輸工具,都略遜一籌。

除此之外,不管是“最先一公里”還是“最後一公里”,都有著相當多的競爭者。比如傳統物流企業中的中、圓、申三通,也在佈局冷鏈物流,且各有優勢。如申通成立上海申雪子公司,效率高;作為三通中唯一一個有航空運力的企業,圓通入局冷鏈物流行業輕鬆;而中通,在發展冷鏈物流上的成本最低。此外,與京東模式相似的“蘇鮮生”、“盒馬鮮生”,同樣是農產品冷鏈物流領域有力競爭者。

總而言之,在政策、技術與市場形成的鐵三角里,冷鏈物流將持續發展,而作為此中“淨土”的農產品細分領域,將是市場爭奪的下一個目標。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