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疫苗還領錢,印度貧民窟居民很興奮,殊不知被當成“小白鼠”

時間:2021-03-02

一輛白色的貨車抵達印度中部城市博帕爾的貧民窟街區,車上的揚聲器傳出了一個似乎無法拒絕的好消息:“來接種新冠疫苗,可以領到750盧比(約10美元)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當地人回想起去年12月份聽到的這個消息時,他們爭先恐後的參與那次疫苗接種。在新冠疫情持續期間,許多印度窮人努力工作賺錢,750盧比大約是他們一天辛苦工作所賺取的收入的兩倍。但這些接種疫苗的貧民窟居民並不知情,他們實際上是被當成了“小白鼠”,參與了一種印度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

博帕爾貧民窟資料圖

來自博帕爾貧民區,並與丈夫一起在當時接種了新冠疫苗的一名家庭主婦說:“他們告訴我們,這是一種新冠疫苗,我們應該接種它,以免生病。” 但這些貧民窟居民隨後從當地一些活動人士那裡得知,他們接種的疫苗中包括一些尚未得到相關部門批准的疫苗,他們不知不覺地參加了印度本土研製的新冠疫苗Covaxin的臨床試驗。

然而,在Covaxin的III期試驗中,只有一半的參與者接種了疫苗,而另一半則是安慰劑,雖然這是臨床試驗的正常操作。但直到接受CNN採訪時,一位對此毫不知情的貧民窟參與者才發現自己可能注射的是安慰劑,他說:“哦,所以我接種的不是疫苗?我不知道人們有沒有可能只是被注射了水。”

CNN指出,博帕爾貧民區疫苗接種者的經歷表明,開展這一臨床試驗的博帕爾人民醫院醫療團隊,可能沒有充分向貧民區的居民解釋清楚,他們參與的是臨床試驗的一部分,只有其中一部分人會真正接種疫苗。十多名接種者稱,他們不知道自己參與的是臨床試驗。另外四人知道他們是試驗的一部分,但稱他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博帕爾貧民窟資料圖

CNN稱,當前的事實表明,這個醫療團隊在博帕爾的做法似乎違反了印度的臨床試驗規則,即需要得到所有參試者的知情同意。醫療團隊的所有人都可能面臨醫療失誤的指控。

這一情況也引起了有關試驗數據質量的疑問,例如《印度醫學倫理學雜誌》編輯Amar Jesani博士擔心,這可能導致印度民眾對於接種疫苗猶豫不決,並損害全球對印度疫苗的信任。

據悉,Covaxin 疫苗III期臨床試驗研究是由該疫苗的開發商印度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和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ICMR)贊助的,涉及26個地區的近2.6萬人,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工業災難的發生地博帕爾地區的1700多人。1984年,位於博帕爾的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的大型農藥工廠發生嚴重毒氣洩露事故,造成超50萬人暴露於有毒氣體中,近4000人很快死亡。這場災難最終導致至少10000人死去,並給10萬多人造成了永久性傷害。幾十年後,許多居民仍然遭受著相關的健康問題影響,這也引發了當地非政府組織質疑,該地區居民是否適合參加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所宣稱的印度“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III期臨床試驗研究。

Covaxin 疫苗資料圖

但CNN稱,這些接種疫苗的貧民窟居民在接種前並沒有被問及關於其健康狀況,以及是否在服用藥物的問題。此外,雖然一些接種疫苗的人員領到了表格,以記錄自己接種後可能出現的不良反應,而且確實有人出現了不良反應,但這些人基本都沒有在表格上記錄任何東西。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其中大部分人是文盲,壓根不會使用表格做記錄。而那些出現不良反應的人員接種的到底是疫苗還是安慰劑也不清楚。

通常,在授權疫苗大規模推廣之前,III期臨床試驗是人體試驗的最後一步。但是,在試驗的初步結果發佈前,Covaxin已於1月份獲得印度藥品管理總局的緊急使用授權。而該疫苗的III期試驗預計要到明年才能完成。

至少有兩名生物倫理學專家、一名公共衛生專家和四個地方非政府組織對與博帕爾人民醫院的團隊在博帕爾開展的試驗提出了倫理方面的問題。此外,對這一試驗的擔心,也引發了包括公共衛生活動家和生物倫理學家在內的40多個組織和180個個人於1月14日發佈了一份聯合聲明。

正在接種Covaxin疫苗的印度人

但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和人民醫院都否認有在這一問題上過錯。他們認為,該試驗符合研究方案、指導意見和法規要求,目標是獲得高質量試驗數據,不會做任何有損參試者安全的事情。他們聲稱參試者對於參與試驗都是知情同意的,並否認他們所提供的資金起到了激勵作用。

博帕爾人民醫學科學院和研究中心院長迪克西特說,他不知道有任何貨車去貧民窟,也沒有派人去貧民窟。他稱已向試驗參與者澄清了他們參與的是臨床試驗的一部分,只有50%的人會接種疫苗,而另一半將被給予安慰劑。他說,按照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和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的指示,博帕爾人民醫院確實向參與者支付了750盧比,但這是為了向參與者補償工資損失,並不是為了鼓勵他們參加試驗。

目前,印度藥品監管機構、印度衛生部以及監督在博帕爾進行試驗的道德委員會均未對相關指控發表評論。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