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時期的情人節:儀式感會遲到,但愛永遠不會缺席

時間:2020-02-14

2020,愛你愛你。

但一場疫情卻讓今年的情人節註定特別,註定難忘。

撤檔的電影,取消的車票,不得不推遲的婚期,無法實現的擁抱。

但疫情阻隔不了愛的表達。

愛,100個人有100種表達方式,但這一次,有情人的心願卻出奇地一致:

我們都要好好的,等到春暖花開,我要緊緊地擁抱你。

1

勝利會合後,我想第一時間擁抱你

口述者: 周紅東 一冶鋼構壓容分公司副經理

妻子 彭燁 武漢市第九醫院檢驗科醫生

2月5日一大早,我和老婆在她住的隔離酒店門口見了面。她遞來一些日常藥品給我備用,又往後退了兩大步。她擔心萬一自己感染了把病毒傳給我。

從1月28日到今天,那次見面是我們唯一的一次。我跟她分開後給她微信留言:“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們都要加油!”之後我就出發去鄂州的雷山醫院項目了(鄂州版“小湯山”)。

周紅東夫妻

我們剛結婚不久,按原定計劃,1月2日擺完婚宴後,我帶老婆回山東老家過年。還想著我們老大不小了,結了婚就生個孩子。現在,因為疫情,計劃延期。

老婆很早就搬進了單位安排的酒店。她上班是四班倒,有時候上凌晨兩點的夜班,就不得不獨自步行20多分鐘夜路從酒店去醫院。

記得她第一次下夜班,大概早上八點多,給我打來電話,哭了。我完全能感受到她的身心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我不能崩了,那樣她會更沒有安全感,所以我只能安慰她。

之後,我找她要來了她的工作排班表,什麼時候上夜班,何時下白班,我都必須掌握。他們上班不能把手機帶進科室,我就掐著點發語音留言,等著她下班回酒店聽,緩解她的孤單與害怕。

每天關注新聞,我也會害怕。我第一天去鄂州,當天晚上8點上夜班做活動板房,淋了夜雨,第二天我的嗓子就發炎並開始咳嗽。我沒敢跟老婆說。幸運的是,睡了兩個小時後感覺身體好了很多,看到溫度計上的數字,頓時就沒有心理負擔了。

”。

我也想她。

我給她發了一個擁抱的表情。我很愧疚,平時工作很忙,談戀愛時就不能常常陪著她。疫情結束我們勝利會合後,我要結結實實地抱抱她。然後,再給她買一個她喜歡的包包吧!

2

等到春暖花開,我帶你做最美的髮型

口述者:龐騫 湖北崇陽縣供電公司高梘電工組負責人

妻子 汪耀萍 湖北崇陽縣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護士

唉呀,你不說情人節,我都差點忘了,那我跟老婆發個紅包唄,肯定是520呀!

以前情人節基本都是在一起過的,記得去年,我和老婆特地帶著兩個兒子,一家人開開心心去看了一場電影。

汪耀萍給丈夫龐騫打氣

我這會在崇陽縣高梘鎮石咀村的防控疫情值守點,保障供電,有時也跟村幹部一起防守路口。老婆在醫院重症監護室。從大年初一到今天,我們快有20天沒見面了。

龐騫夫妻聊天記錄

初三晚上,老婆在微信告訴我,她所在科室已收治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她有些憂傷和擔心地:“明天起,我不能回家了,看樣子要一個月後才能見面了,我的內心有些難受……”

龐騫給老婆打氣

我也有一些擔心。但我還是給她打出一行字,鼓勵她:“為了國家的需要,為了人民的健康,你是我的驕傲,我的愛人,我永遠支持你!”

龐騫小兒子鼓勵爸媽加油

我也挺難受。春節前,我準備回縣城與家人團聚過年的,但現在一家人四口,分處三地。兩個兒子放在我父母家裡。12號那天,12歲的大兒子特意還發了一張4歲小兒子的照片給我和老婆看,照片上小兒子拿著一張紙,上面寫著:爸爸媽媽您們辛苦了,加油。把我跟老婆看得鼻子一酸。

我跟老婆當初認識挺浪漫的。我沒有QQ,一個同學就給了我一個,因為我老婆也在這個號的好友列表中,所以後來我開玩笑說,這等於還送了一個老婆給我嘛。我們偶爾聊天,又沒想到我一個同事居然跟她是親戚。同事便撮合我們見面。

嘿嘿,這一見面,我們就對上眼了。結婚14年了。在我眼裡,她是天下最好的老婆。

這一二十天,我和老婆都很忙。她更辛苦,一般下午或晚上,我才能和她用微信聊聊天。她每天都要上八九個小時的班,為了不上廁所,不敢喝水。視頻中,我看她就跟電視上放的那些醫護人員一樣,臉上都是戴口罩和護目鏡勒出來的印子,神情也顯得很疲勞,我好心疼。

初二那天,她把頭髮剪了。她一直很愛臭美,這一回為了工作忍痛割愛,把那麼長的頭髮說剪就剪了,說實話我挺佩服她的。

今年情人節只能發紅包了,但我告訴過她:“春暖花開的時候,我帶你去做最美的髮型。”說到做到!

3

老婆你一定不要害怕,我一直在陪著你

口述者:餘平 武漢市第三醫院急診科醫生

妻子 李葉子 武漢市第三醫院急診科護士

老婆,今天是情人節,也是我們這麼多年來,第一次不在一起過情人節。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我有一些心裡話想跟你說。

餘平夫婦

2011年,我到急診認識你。2014年,我們結婚。2015年,我們有了第一個寶貝。2018年,我們有了第二個小寶貝……

我是從農村出來的,是你在武漢給我了一個新家,還給了我一兒一女。而且,你的爸爸媽媽還主動提出幫我們帶小孩,因為我們一個急診醫生、一個急診護士,平時都太忙了。對於這一切的一切,我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餘平夫婦

這次新冠肺炎來了之後,我沒有徵得你的同意,就加入到抗疫一線。你不但沒有怪我,自己還主動提出要加入抗疫一線,把父母和兩個孩子都送回老家,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全心投入這場戰鬥。

急診是這次疫情的重災區,好多同事都倒下了,但我們從沒想過退縮。為保證安全,我們相互隔離,只是在每天交接班時,才相互鼓勵:注意防護,注意休息,加強營養。有時輪到一起上班,由於穿著厚厚的隔離衣,我們也要相互尋找半天。即使面對面,我們也只能相視而笑,相互鼓勵。

兩個小朋友從沒離開過我們身邊,每次視頻都會哭。都在問:爸爸媽媽,你們什麼時候打敗病毒?我看你哭過好多次。當疫情越來越嚴重時,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恐懼,我自己也時常走到崩潰邊緣,但我們一直相互加油鼓氣。相信我們,一定會取得最後的勝利。到那時,我們可以再也不用戴口罩穿隔離衣,我們可以聽到孩子們在耳邊戲鬧、叫爸爸媽媽,我可以陪你一起逛街購物吃東西……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老婆,我們都要好好的。你也一定不要害怕,因為有我一直在陪著你。我相信,現在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我們一定一定會戰勝病毒的。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我想跟你說,老婆,我愛你,謝謝你。待到疫散花開時,我們一起回家!

4

取消“上門”,我們慶幸做了正確的選擇

口述者:徐小可(化名) 公司銷售

女朋友 徐小麗 (化名)公司職員

徐小可和女朋友

我和女朋友談了3年半,平常感情很好。和大多數90後的戀愛一樣,我們喜歡在一起追電影、打卡網紅餐廳、一起旅遊。

隨著感情的日益穩定,談婚論嫁提上了日程。

春節前,我們一起從武漢回到羅田老家。我父母老早就看好了“日子”,準備正月初四,請我女朋友和她父母一起來家“上門”。

在老家,“上門”是走向婚姻中的一道鄭重的程序。女方“上門”時,男方家裡要擺酒,將男方家的親友都召集在一起,熱鬧熱鬧,也讓女方家裡瞭解男方的家庭情況。

但眼看著疫情越來越嚴重,我向我父母提出,能不能暫時取消“上門”。我父母剛開始不理解,認為戀愛談了三年半,應該談婚論嫁了,這個時候改“日子”,說不過去。臘月三十的晚上,為此,我和父母還吵了一架。

沒辦法,我只有跟女朋友家裡說了我的想法,他們表示了理解,也同意等疫情過去之後再歡聚。

後來,我們看到網上流傳的聊天記錄,疫情期間,許多準備結婚的新人,紛紛改期;也有一些沒有改期的婚禮,因為沒有賓客前來,而顯得有些冷清。我們慶幸,我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情人節的前一天,女友秀出用類似婚紗的頭紗凹出各種造型,發了一波九宮格,迎接情人節。真的是美麗又可愛!我期待疫情過去後,我們迎來婚期的那一天!

楚天都市報記者 夏雨 張豔 李曼英 徐穎

相關推薦










2018-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