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命名大不同,到底該聽誰的?

時間:2020-02-14

 (抗擊新冠肺炎)“新冠”命名大不同,到底該聽誰的?

中新社北京2月14日電 題:“新冠”命名大不同,到底該聽誰的?

作者 黃鈺欽

世界衛生組織2月11日宣佈,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疾病正式命名為“COVID-19”。同日,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發布聲明,宣佈這種病毒英文名為“SARS-CoV-2”。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各國專家也接連對病毒展開研究分析。迄今為止,除本次在武漢引起病毒性肺炎暴發疫情的新的冠狀病毒外,共發現6種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中新社記者 李叢 製圖

在兩大國際權威機構宣佈的前4天,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也曾發佈有關命名通知,決定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暫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英文名稱為“NovelCoronavirusPneumonia”,簡稱“NCP”。

一時之間,不同機構分別對這場引發全球關注的疾病作出不同命名。“NCP、COVID-19、SARS-Cov-2”讓人眼花繚亂,“疾病名稱、病毒名稱、與SARS之間的關係”又是一頭霧水。人們不禁困惑:命名不同到底該聽誰的?如何識別此次疫情的“身份證”?

世衛組織所命名的“COVID-19”,字母來自於Corona(冠狀)、Virus(病毒)和Disease(疾病),並將其出現的2019年作為名字的一部分。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說:“在世衛組織、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以及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共同指導原則下,我們必須找到一個不涉及地理位置、動物、個人或人群,同時方便發音且與疾病有關的名稱。”

隨後,世衛組織在官方社交媒體上進一步解釋,“命名很重要,可以防止使用其他可能不準確或具汙衊性的命名。”

由於對傳染性疾病命名不當,造成汙名化的“前車之鑑”甚多。甲型H1N1流感曾被稱為“豬流感”,埃及因此宰殺超過30萬頭豬,引發當地民眾不滿。事實上,這一疾病是通過人際傳播,豬卻遭受“無妄之災”。此外,“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德國麻疹”“日本腦炎”等名稱都曾先後遭到相關地區和國家的抗議。

值得注意的是,疾病的名稱與引發這種疾病的病毒名稱並不一定相同。因此,在世衛組織確認疾病名稱後,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也來“湊熱鬧”。該委員會成立於1966年,旨在標準化病毒命名。

其官方網站中提到,“對於一種新的病毒性疾病暴發,三個名字有待決定:疾病(the disease)、病毒(the virus)和種類(the species)。世衛組織負責其一,病毒學專家負責其二,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負責其三。”

該委員會宣佈將病毒命名為“SARS-CoV-2”,對於其與SARS之間的關係,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是同一類,但不是同一種。

在弄清“疾病名稱”和“病毒名稱”的區別之後,面對同為“疾病名稱”的“COVID-19”和“NCP”,人們又陷入困惑:世衛組織和國家衛健委,究竟該聽誰的?

其實,對於同一種疾病,世衛組織與國家命名不同並不新鮮。2009年,甲型H1N1流感爆發時,世衛組織最初使用了“豬流感”(swineflu)的名稱,並獲得大部分國家跟隨。

然而,以色列因為猶太教禁食豬肉,在本國改用“墨西哥流感”一詞代替。隨後,“北美流感”“豬源流感”“人類豬(型)流感”等名稱也相繼被各國使用。

儘管當下國家衛健委將新冠肺炎英文簡稱命名為“NCP”,但人們也注意到,其所發通知為“暫命名”,也為今後如有必要改為與世衛組織一致留下空間。

“NCP的命名是臨時的。”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馮子健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說,“至於中文是否會用世衛組織新命名的翻譯版,例如‘冠狀病毒病19’,我認為在疾病名稱里加上數字,可能不太符合中國人表達習慣,是否會改目前還不好說。”

馮子健表示,“新冠肺炎”和“NCP”使用起來並不影響交流,並沒有急迫修改的必要性,“非典時期,我們叫做‘非典’,國際上叫‘SARS’,兩者並不是互譯,叫法一直不一致,也沒有太大問題。新老命名都不影響交流,在國際場合使用國際命名即可。”

“一次次更名的背後,恰恰體現出人們對於疾病認識的逐步深入。”對於“新冠”命名引發的爭議,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對本社記者說。

曾光指出,命名有時間先後,國家衛健委在前,世衛組織在後。“NCP簡單明瞭,名稱中強調肺炎,對人們初期認識疾病發揮積極作用。當前,世衛組織命名更加規範,以時間區別今後可能再出現的冠狀病毒,個人認為按照世衛組織統一命名較好。”

誠如專家所言,從“不明原因肺炎”到臨時名稱“2019-nCoV”,從國家衛健委提出的NCP,到如今的COVID-19和SARS-CoV-2,每一次命名都基於時下對於疫情的最新認識,疫情的“身份證”也在一次次更名中更加清晰。(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