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時間:2020-09-26

罪戾、憤怒、狂熱、肉體的腐敗、靈魂的矯正……《瀆神》正是由這些要素組合在一起的像素橫版2D遊戲。《瀆神》由西班牙工作室The Game Kitchen開發,Team17於2019年9月10日發佈,適用於Nintendo Switch,PC,PlayStation 4和Xbox One。遊戲明顯融合了《惡魔城》和《黑暗之魂》的風格,以其高難度和頗有深度的劇情而出名,也正因為如此,國內有小夥伴親切地稱其為“2D版的黑魂”。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瀆神”,褻瀆神明,顯而易見,這款遊戲和宗教有關。 令人不安的大教堂,尖叫的修女,念珠和荊棘—《瀆神》以基督教為基礎,打造了一個深陷混亂的偽烏托邦世界。

《瀆神》的開場就令人毛骨悚然。沉默寡言的主角在屍山中醒來,他作為“懺悔者”,慢慢地走過了寂靜無人的教堂內部,身邊皆是和他同樣打扮的赤裸屍體。在離開的前夕,默哀守望者出現並試圖殺死他。在躲開攻擊並刺出致命一擊後,主角將頭盔脫下,將頭盔灌滿敵人的鮮血,再全部傾瀉在自己的頭上。至此,遊戲正式開始,而遊戲的背景音樂也才緩緩揚起。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毫無疑問,《瀆神》十分擅長做這種沉默卻又毛骨悚然的畫面,這無疑是白喵看的開頭CG中最有衝擊力的T1級別。為何主角一直沉默不語?為何整個宗教都沉默不語?為何他最後要將敵人的血澆灑在頭上,就像是一場獻祭?儘管這個開頭介紹表現出來的故事已經十分黑暗,但卻因此會讓諸如白喵的玩家感到更加的好奇。

復古的像素藝術和故事劇情

《瀆神》中最令人著迷的時刻莫過於來到新的一個地圖、解開更多npc的劇情。該遊戲和《黑魂》系列一樣,遊戲背景劇情隱藏在每個npc的對話和獲得物品的介紹中。這些故事情節重重摺疊,比如你在章節一中發現了某位修士的日記下篇,或許需要等到章節六時才能得到日記上篇,而殘缺的日記中篇則被一個路人NPC從嘴中以閒談的方式透露出來。《瀆神》總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重新連接或許已經被玩家遺忘的區域和角色。有心者稍加留意就能拼湊出這個遊戲的世界觀。

關於遊戲劇情,白喵不做太多的劇透,但總得來說遊戲背景很顯然與歐洲中世紀英倫三島和歐洲北部的苦修士有關,或者就是當時教會內部不滿和社會衝突的藝術加工。這個世界的奇蹟消失,人們便認為只有通過苦痛才能換回神注視這片大陸的目光,因此開始一系列令人不寒而慄的自我折磨。遊戲中有著無數堅韌不拔的NPC,他們各自有著不同的苦難動機,但卻都向往著屬於神和祂眷屬的另一片樂土,而玩家也需要做出選擇:是否要減輕受苦農民的痛苦,是否協助朝聖者上天堂。無論玩家選擇了誰,他都會因此掀開這塊大陸陰影的一角。遊戲驚人的視覺效果成功繪畫出如噩夢般的環境,而這種視覺效果又傳達了一種恐懼感,隨著新地圖不斷解鎖,這種不言而喻的恐懼感將會越來越明顯。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瀆神》無可挑剔的像素藝術豐富了整個旅程中的怪物和環境。地圖上的每個區域都有大量獨特的敵人在徘徊漫遊。雖然避免不了一些重複的設計,但大部分的敵人至少看起來都有所不同。在積雪覆蓋的山脈上有食屍鬼,這些食屍鬼從冰冷的表面冒出來,山壁上古老的雕塑伸出雙手,試圖用雙手輕拂主角。書庫中有著不斷漂浮的幽靈,當主角踩到地板上的書籍後就會現身。修道院則容納著各種穿著宗教服裝的敵人和漂浮人頭。而每一個區域的BOSS的形象都有著隱喻,需要玩家在打該區域的時候注意路過NPC的談話和收集物品的介紹,沉重的宗教意象可以說在BOSS們上達到了頂峰,實質上的BOSS戰是以悔過和犧牲為主題。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受主題影響,遊戲的整體藝術風格很多都是來源於西班牙南部安達盧西亞的民俗,比如主角的螺旋頭冠和服飾是以前宗教審判時候的裝扮,與擁有聖周遊行的元素。風景背景美術也是很多參考了安達盧西亞的實物,橋、教堂、鐘樓在現實中都擁有參照物:教堂塔頂和塞維利亞主教堂相似,而建築立面也充滿西班牙特色的穆德哈爾風格。在柱廊區域中游戲藝術風格則更偏向科爾多巴大清真寺教堂和塞維利亞主教堂神龕。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非線性的遊戲地圖和戰鬥系統

《瀆神》是一個龐大的非線性遊戲,玩家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前往之前的地圖進行收藏品和隱藏房間的探索。在有時候,玩家會遇到死衚衕,比如臺階過高跳不上去、充滿一碰持續掉血的毒氣長廊,可大部分這些路徑不在主線劇情中,而後期收集到的一些物品也會幫助你克服這些問題,到時候只需要回到這個地方就能繼續探索。因此大多數情況下,《瀆神》這款遊戲可以讓玩家無腦地往前推圖,同時又通過此類障礙設置將玩家吸引到其他的地圖去不斷探索,發現可用的道具。

不過,對於完美主主義者,找齊所有道具註定會是一個費時費力的過程。有一些道具是實用的,而有一些道具則是用來充實背景的。白喵在遊玩的時候,要不是看攻略,是真的難以找到那幾個單純作為收集要素的月光天使和骨頭碎片,更令喵吐血的是,實際的關鍵路徑和故事發展並不需要此類道具,作為一個刷新後怪物就會重啟並且難度高到白喵無法跑酷過圖的遊戲,白喵相當於要玩兩次遊戲:第一次過圖是為了看遊戲主線,而第二次過圖則是去收集原來收集不到的道具。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除此之外,《瀆神》的遊戲機制會讓人感到熟悉。它其實屬於相當傳統的2D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遊戲,以以非線性的方式讓玩家訪問不同主題的區域,鼎鼎有名的《奧裡與迷失森林》和《空洞騎士》就屬於這一類。《瀆神》擁有黑魂風格的保存點,玩家在保存點恢復好狀態後,怪物也會一併刷新。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遊戲中的戰鬥主要高度需求著玩家的反應能力。比如在面對一個紅衣主教時,你先發奪人,用你的長劍擊中幾下,然後及時招架或翻滾來躲避即將來臨的攻擊。不過在白喵遊玩後,招架比翻滾更實用,翻滾的無敵幀太短,而招架卻十分容易觸發——雖然這也稍微減少了一點招架成功的滿足感。同時,招架帶來的硬直時間和毀滅性的反擊收益十分巨大,就算是一些困難的精英怪,也可以通過這種辦法一點點磨掉血。

遊戲裡流暢的戰鬥動畫使人印象深刻。讓玩家在遊戲的最開始就能感到此類像素遊戲的魅力。但這種新鮮感很快就會消失,《瀆神》不像黑魂系列,它更看重的是重複記憶背板,而不是敏捷及時反應。戰鬥中敵人的攻擊方式一成不變,幾次戰鬥下來後玩家就會知道該如何打這類敵人,玩家只需要在合適的時間按下相應的按鍵,這就像是簡單模式的音遊。

幸運的是,每個地區都有一場精彩的BOSS戰。《瀆神》大約有十次BOSS戰,每一次敵人都有不同的外貌和戰鬥風格。它們也確切利用了《瀆神》的戰鬥優勢:躲閃和招架。例如,聖膏軍的埃達斯,一個因為妹妹死亡而瘋掉的聖騎士,會在一個橋上和玩家正面對戰。他拿著巨錘,既會遠程的雷屬性魔法攻擊,也會轉圈圈貼身攻擊。整場戰鬥都要求玩家在正確的時間躲避並招架他的攻擊,更別提二階段的他會召喚出自己的妹妹在一旁輔助。在幾次失敗後,白喵我終於靠著魔法和無敵時間苟死了他,只有魔法才可以擊敗魔法!


《瀆神(Blasphemous)》:黑暗絕望的朝聖與救贖之路


略顯枯燥的遊戲流程


在後期,儘管玩家掌握了新技能、收集到新道具,大刀闊斧般的核心遊戲玩法基本上保持不變。在玩家的技能上沒有任何重大改進的情況下,遊戲的後續部分會令人難以置信地重複,最糟糕的是會變得乏味。

儘管區域和區域之間存在快速移動的傳送門,但是傳送門之間卻相距甚遠,這意味著玩家必須徒步刷圖穿越大部分區域之外,只能通過刷新保存點來進行修正,而刷新保存點也會同時刷新敵人,玩家只能重複進行簡單模式的音遊,這著實會令白喵在遊玩時感到些許崩潰。

總評

雖然枯燥單一的後期遊戲流程一定程度上拉胯了這款遊戲,但遊戲主要的魅力點其實不在於RPG戰鬥上,而是遊戲背景故事的挖掘和其絢麗的視覺美術。不過作為真實購買並且遊玩的白喵來說,這一款遊戲遊玩性不如其他同類遊戲高,更適合看大神們實況,並不適合自己遊玩。有興趣的小夥伴們可以先在各大視頻網站上初步瞭解此遊戲後,再慎重選擇要不要購買。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