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的數字化轉型祕籍有何獨到之處?

時間:2019-03-28

數字化轉型並不是一個最新的話題,卻是當下幾乎所有企業與組織都長期密切關注的方向。

如何做好自身的數字化轉型,並沒有標準答案和方法。因為每個行業、每一家企業都千差萬別,甚至每個企業在數字化轉型的不同階段,對於數字化建設的需求都不盡相同。

正因為如此,大部分企業和組織在面對數字化轉型時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一邊乾的同時一邊摸索,在戰略方向上普遍存在著“迷茫感”。那麼,我們是否可以有一套綱領性的方法論,提煉出數字化轉型中關鍵要素,為數字化轉型提供戰略方向上的指導?

答案是:有。

在華為中國生態夥伴大會 2019上,華為正式推出了其《行業數字化轉型方法論》白皮書,給出了一套數字化轉型的科學方法論。與其他各色各樣的數字化轉型方法相比,華為的數字化轉型方法論脫胎於長期的數字化轉型實踐中。

華為逐步意識到不管是華為還是其他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都需要一套科學的方法論,將技術、業務、管理、人才、組織、流程等眾多的要素統籌起來,並系統性地推進才有可能取得成功。

這就是華為《行業數字化轉型方法論》推出的初衷。

源自華為+客戶的長期實踐

有人說,數字化轉型其實就是企業與組織的互聯網化、智能化或者信息化升級。但是數字化轉型更應該是嘗試運用最新的數字化技術去驅動企業的業務轉型和創新,運用數字化技術是手段,實現業務變革才是根本。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句至理名言非常適合當下的數字化轉型。

華為自身的數字化轉型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實踐案例。事實上,近年來華為已經成一家通信設備製造商成長成為運營商、企業、消費者提供全面的ICT解決方案、產品和服務的企業,其業務範圍已經覆蓋到全球170多個國家,年收入超過6000億人民幣,擁有十多萬名全球員工,業務的巨大變遷決定了華為數字化轉型具有高難度。

華為企業BG中國區總裁蔡英華直言,華為自身就是一個數字化轉型正在進行中的企業,華為將數字化轉型走過的經驗和教訓提煉總結出來,形成方法論並對外輸出,“華為從過去賣盒子,到現在通過服務的方式以雲來變現,這就是典型的業務轉型。我們相信,華為自身的數字化轉型經驗是具有極高價值的。”

圖:華為企業BG中國區總裁蔡英華

另一方面,華為作為一家全面的ICT解決方案提供商,多年以來服務十多個行業上千家企業的數字化轉型,積累了豐富的行業數字化轉型經驗。“各個行業數字化轉型的進度不太一樣,像互聯網、金融等行業的進步會快一些,而傳統的交通、電力、製造等行業可能就會慢一些。華為希望把幫助這些行業數字化轉型的經驗進行總結。”

“《行業數字化轉型方法論》並不能解決數字化轉型的所有問題,這是一個轉型的指導框架。”蔡英華如是說。

白皮書讓數字化轉型有底氣

在筆者看來,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一定會是由外部和內部兩大因素來驅動。企業在數字化浪潮之中,面臨的最大競爭對手可能並不是原來領域的對手,而是來自一些數字化程度高、數字化技術能力強的跨界對手,外界的巨大變化增加了企業被淘汰的危機;另外一方面,企業內部也需要利用數字化技術去實現業務模式的創新和突破,並且不斷的優化業務、組織,來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

因此,某種程度而言,數字化轉型是一項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長期項目。

在華為看來,其《行業數字化轉型方法論》是從企業自身的視角切入,同時針對數字化轉型具有長期性、環境多變性的特點,強調變化,要統籌業務變化、技術變化、資源變化和企業自身能力的變化,目標是讓企業的轉型動態發展,最終實現自我進化。

華為《行業數字化轉型方法論》核心框架內容主要包括四個方面:

1

堅持1個戰略:我們一直說數字化轉型是一把手工程,所以企業要轉型成功,必須要把數字化轉型定為企業級戰略。

2

創造2個保障條件:在核心戰略基礎上,做到匹配的組織轉型與文化轉型,從而指引整個企業的轉型之路。

3

貫徹3個核心原則:需要企業做到戰略與執行統籌,技術與業務推動,自主與合作並重,這是指導整體轉型成功的核心。

4

推進4個關鍵行動:轉型的核心具體工作包括頂層設計、平臺賦能、生態落地、持續迭代。

此外,華為在數字化轉型頂層設計中開發了一整套“SPEED”工具,包括成熟度評估、實踐庫、商業價值設計、體驗設計和服務化部署組件庫。SPEED工具集重點解決數字化轉型的難點、關鍵點問題,幫助企業轉型加速奔跑。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未來如何去發展的戰略方向。某種程度而言,數字化轉型更多需要解決是機制問題。所謂數字化轉型最後的成果就是企業與組織能夠產生更多效能,企業運行時間更長和效率更高,這就需要改變與優化組織和流程。組織代表著業務承載的實體,流程則代表業務。因此,數字化轉型一定會帶來組織的重構。”蔡英華表示。

蔡英華強調,數字化轉型一定要高層來主導,必要時需要成立數字化轉型部門來協調業務和技術之間的關係,建立起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協同運作的機制,統籌推進數字化轉型落地。

讓數字化轉型形成閉環

隨著華為《行業數字化轉型方法論》白皮書的發佈,華為企業BG的諮詢業務也揭開了其面紗。

在華為看來,數字化轉型尤其是需要從諮詢、設計、方案部署、服務等形成閉環,這樣才能實現不斷迭代和進化。“現在很多數字化轉型是不連貫的,比如,有些公司在諮詢規劃設計的很好,但是在落地環節可能就不是它負責,用戶數字化轉型落地的效果和風險並沒有兜底;有些則是對行業非常瞭解也有非常不錯的解決方案,卻沒有頂層設計能力。”蔡英華表示,“華為願意為用戶自上而下把數字化轉型做下來。”

為此,華為從三年前就是開始準備諮詢業務,包括組建團隊和提升能力。蔡英華表示,華為企業BG的諮詢團隊已經擁有業界一流的業務能力。

“華為的數字化平臺相當於數字化轉型的一個數字底座,這也是華為的主要能力和所擅長的,通過平臺+生態,配合華為的合作伙伴一起幫助用戶完成數字化轉型。”

事實上,華為還強調數字化轉型的閉環由技術和業務雙輪驅動完成,一方面通過數字化技術來實現業務的優化與再造,另外一方面業務的創業也帶動了數字化技術的進一步應用,在這個循環迭代的過程中,華為希望攜手生態中的合作伙伴,共同推動數字化轉型閉環的形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