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效力過的6支球隊全“死”了 但誰該為此買單?

時間:2020-02-23

趙一博加入華南虎時的官宣海報。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2月23日電(王昊)近日,中甲俱樂部廣東華南虎宣佈解散,而球員趙一博也因自己效力過的6傢俱樂部全部“死亡”而成為熱點人物。網友說他是“倒黴蛋”,也有媒體稱其為“退出哥”。但當俱樂部難以為繼、欠薪事件頻繁發生,誰又該為此買單?

2月4日,立春這一天,中國足協發佈了一份對中甲、中乙和中冠聯賽球隊提交的工資獎金確認表進行公示的通知,共有9支球隊未能按時提交確認表,其中包括中甲球隊廣東華南虎。

9天后,華南虎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宣佈球隊解散。向上翻兩篇文章,還是球員們喜氣洋洋的拜年特輯。其中,趙一博和隊友們排成一排,面帶笑容地向球迷送上新春的祝福。此時,距離趙一博加盟華南虎僅過去一個賽季,這也是他在這支球隊度過的第一個春節。

趙一博(左一)和隊友們拜年視頻截圖。

未料庚子年剛剛來到,華南虎俱樂部突如其來的變故,不僅讓中國足球在這個冬天再添一抹寒意,也讓趙一博又不得不踏上職業生涯下一站的旅途,而這已經是他第六次被迫改換門庭了。

2005年,趙一博效力於安徽九方,2011年安徽九方被天津潤宇隆收購,同年,天津潤宇隆被轉讓給瀋陽沈北。2013年底,瀋陽沈北被瀋陽中澤收購,2015年初,瀋陽中澤解散。

趙一博2015年加入大連超越,2019年初轉投廣東華南虎。2019年初大連超越解散,2020年初廣東華南虎解散。他效力過的球隊,確實都已經在中國足壇銷聲匿跡。

資料圖:在2018賽季中國足協甲級聯賽第27輪比賽中,武漢卓爾隊主場以2比2戰平梅縣鐵漢生態隊(廣東華南虎俱樂部),憑藉領先第二名10分優勢提前三輪衝超成功。 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但被媒體形容為“退出哥”、“倒黴蛋”,他覺得有一些不公平。“怎麼就我一個人就能把這些俱樂部經濟都帶垮了唄?你要說我在哪個隊,老闆、球迷都不滿意,那我可能是個搗蛋鬼或者倒黴蛋。(但實際上)我去哪個隊都能踢上主力,在哪個隊口碑都不錯。”

“現在黃了多少俱樂部了?老闆想幹就幹,不想幹了就撤資、就解散,隊員就開始四處打官司。”

“黃”這個詞在東北話裡是倒閉的意思,趙一博說話帶著明顯的東北口音。他是遼寧人,加入大連超越後,把家安在了大連,而效力於大連期間,他還完成了人生大事——結婚。

大連超越2018年發佈趙一博生日海報。

家庭的組建,讓趙一博更有了一直在大連踢下去的念頭。2017年10月28日,趙一博在個人微博上說:“連續兩年都在保級邊緣遊走的我們應該更清楚的認清一切,希望我們明年換個活法吧”。2018賽季,他擔任大連超越的隊長。“如果在大連一直踢下去也挺好,但沒想到中國足球這東西太動盪了吧。”

一次次的解散、離隊、加盟,熱愛的足球帶給趙一博這些賽場以外的附加,讓他感到無奈,“最起碼你得讓球員安心踢球吧,你不能讓一個運動員邊踢球還得邊學法律吧?我感覺規則應該更完善一些。”

如今,趙一博也在積極尋找下家,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多球隊都沒有集中,暫時還不能確定下一站是哪裡。他的家還在大連,只能在家附近找空曠馬路跑一跑,保持狀態。“我現在也不小了,並且確實挺喜歡這個職業的,我就想找個隊能踢就一直踢唄。”

資料圖:在2018賽季中國足協甲級聯賽第27輪比賽中,武漢卓爾隊主場以2比2戰平梅縣鐵漢生態隊(廣東華南虎俱樂部),憑藉領先第二名10分優勢提前三輪衝超成功。 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不過在此之前,趙一博還有一件煩心事無時無刻不困擾著他,那就是被華南虎俱樂部所拖欠的薪水還遲遲未能到賬。

據瞭解,在春節之前,華南虎的欠薪問題已經非常嚴重。隊員們找到俱樂部的財務人員幫每個人算了一下總數,趙一博被欠的錢超過了一百萬,而有些隊員比他還多。在宣佈解散之前,俱樂部給球員們打過欠條,但趙一博看來,“沒啥用”。

有媒體報道,在華南虎宣佈解散後,梅縣區政府的400萬獎金終於到賬了,俱樂部投資人決定把這筆獎金髮給所有球員和教練,這筆錢可以償還全隊半個月的工資。

本賽季華南虎為趙一博和隊友慶祝職業生涯出場200場。

但趙一博對這個說法提出了質疑:“球隊之前是給補了半個月工資,但是那400萬應該不是全補給球員了,補了一部分。還差隊員半年的工資,還有幾場的獎金,還有些隊員的績效也沒發。”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目前他和俱樂部的人員沒辦法面對面溝通,也沒有一個“能管事的”出來表態如何善後,“解散就解散了”。他說:“在我們隊集體的群裡面,都很少有俱樂部員工發聲的。”

隊員們找了律師進行諮詢,“正常足協應該管這事,但是俱樂部解散的話,足協對俱樂部就沒什麼限制了。如果要走民事官司,法院那邊也管不了,因為現在很多俱樂部註冊的都是有限責任公司。”趙一博說。

華南虎拜年視頻截圖。

“誰都是為了養家餬口,也都有父母,也都有孩子。”“宣佈解散了、老闆不投了,也能理解,但至少得有個說法。”

這不是他第一次遭遇欠薪,在加入華南虎之前,他在大連超越踢了四年球,大連欠了他一年半左右的工資,比現在被華南虎欠的還要多。

不過大連隊的老闆承認這筆錢,也會想辦法還錢。“那個老闆有錢的時候都會給我們補一些,最少的時候補過5千,也補過幾萬。”但有態度不代表有能力,目前“零頭都沒還清。”

在他看來,雖然欠薪的事自己佔理,但也只能好好溝通,才有可能把錢要回來。

資料圖:2016賽季中超聯賽首輪賽事,石家莊永昌主場迎戰遼寧瀋陽宏運。賽場上,雙方展開激烈拼搶,最終遼寧隊1:0以任意球破門取得開門紅。中新社記者 翟羽佳 攝

或許如果不是華南虎的解散引人關注,趙一博的“神奇”經歷也不會被媒體發現。而除了在立春那天被宣佈“突然死亡”的9傢俱樂部之外,中國足壇的老牌隊伍遼足目前也是“生死未卜”。

昔日中國足球十冠王“遼足”境遇尚且如此,影響力和關注度更遜一籌的小球隊自然更加舉步維艱。找不到盈利點,球隊投入不菲,只能依靠老闆的投資,與企業發展捆綁的生存方式,無異於“懸崖走鋼絲”。

在去年同一時期,因為相同原因而告別中國足壇的球隊僅有3支。按照足協的計劃,中甲聯賽今年將從16隊擴張至18隊,但這個冬天發生的一切,很有可能讓這個計劃的前景蒙上陰影。

資料圖:2016賽季中超聯賽首輪賽事,石家莊永昌主場迎戰遼寧瀋陽宏運。賽場上,雙方展開激烈拼搶,最終遼寧隊1:0以任意球破門取得開門紅。圖為遼寧隊(紅衣)與永昌隊“搶球”。中新社記者 翟羽佳 攝

金元足球帶來的不僅僅是關注度,看不見的風險最終成為將球隊推下懸崖的凶手。大把的金錢湧入聯賽,抬高了球隊的運營成本,卻沒讓球隊學會如何賺錢。以規範俱樂部管理、保護球員為初衷的工資確認表,成為壓死這些俱樂部的最後一根稻草。

中國足壇人來人往,過去的歷史中,像趙一博這樣“倒黴”的故事究竟還有多少呢?被大眾談論甚至諷刺的,恐怕不應該是這些球員們,他們渴望也不過是一份安定的工作。

就像趙一博感慨的那樣:“我就想在一個隊踢,那多穩定啊,踢得多舒服啊!那它老解散,你說你賴我?”(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