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推出“網易親相冊”App,能啃下母嬰行業這塊“骨頭”嗎?

時間:2020-03-26

網易2019年進行了“大瘦身”,將跨境電商產品網易考拉賣給阿里巴巴,將網易雲閱讀、網易文漫出售給杭州平治信息。“大瘦身”後,網易2019年Q4季度淨利潤達30.537億元,同比增長79.9%,創下近幾年新記錄。

一邊收縮,一邊也在擴張。

據郭靜的互聯網圈觀察,2020年03月23日,網易在App Store上線了一款親子相冊產品——網易親相冊。iOS版和Android版均已上線。該App有三大特色,成長記錄、家人共享、安全保證。

網易劍指母嬰行業,對標親寶寶

郭靜的互聯網圈體驗後發現,網易親相冊目前僅支持手機號登錄,不支持網易郵箱、微信、微博等第三方賬號登錄。

註冊完成後,用戶可修改名字和頭像,也可以添加寶寶的相關信息,暱稱、生日、性別、關係等。添加完成後,用戶即可上傳相冊內容,內容形式包括圖片和視頻兩種形式。動態頁面,用戶可以看到發佈的內容記錄。同時用戶還可以邀請其他親人一起加入管理。

作為一款新產品,網易親相冊的功能非常簡單,整個產品尚屬於初級狀態,因此,很難看出它的競爭優勢和突出亮點。

眾所周知,網易的產品在業內口碑非常好,“陰陽師”、“網易雲音樂”、“Lofter”等產品都曾獲得用戶的青睞。但是,就網易親相冊來看,並未達到網易產品的正常水準。

互聯網行業歷來是錢來得越多的行業,競爭越激烈,反之亦然,而親子相冊產品在互聯網行業的競爭並不激烈。

網易的真正目標是母嬰行業。

主打記錄寶寶成長功能的App並不多見,親寶寶是這個領域的領頭羊。就產品對比來看,網易親相冊的對標對象是親寶寶。

親寶寶成立於2013年1月,其後共獲得過4輪融資,2018年2月,親寶寶推出了自有電商品牌“親寶優品”,向母嬰電商行業滲透。親寶寶在產品上還新增了育兒經驗以及社區功能。2019年1月,親寶寶用戶數破億後,陸續上線了智能早教硬件產品“親寶小伴”和親子教學產品“親寶玩數學”。

從親寶寶的拓展路徑來看,寶寶成長記錄只是產品的核心功能,用戶數突破到一定程度後,就可以向社區和電商、親子教育三大產品線拓展。

社區功能可以提升產品的活躍度和用戶粘性,而電商方面,網易親相冊則有著親寶寶所沒有的優勢。

親寶優品的模式跟網易嚴選有些類似,也是採取直營團隊選品+製造商生產的路數,這樣既能在產品質量上做到嚴格把關,同時也能降低產品價格,幾乎與“廠家直銷”相當。

親寶優品的劣勢是SKU。發展近一年半後,親寶優品的SKU才接近300個,這個速度放在母嬰行業中並不算慢(要同時保證質量),紙尿褲、早教、童裝、美妝護膚等產品線均能覆蓋到。但若跟網易嚴選相比,親寶優品的SKU就明顯不足。

網易將網易考拉賣掉後,網易嚴選仍在網易自己手裡。網易嚴選(2016年4月)的上線時間比親寶優品更早,而且,它算是國內“工廠店”的鼻祖,其後,多家電商平臺開始學習“工廠店”的玩法。

截止到2019年初,網易嚴選的SKU近2萬個。網易嚴選並未公佈母嬰親子頻道的具體SKU數量,但是從品類來看,大大超過親寶優品。網易嚴選在選品邏輯以及銷售能力、品牌口碑等方面要遠遠高於親寶優品。

再到智能硬件版塊來看。親寶小伴目前的主要功能是聽音樂、兒歌以及學知識,它跟火火兔兒童故事機、小米的米兔故事機產品、華為HUAWEI HiLink早教機等產品非常相似。

網易親相冊如果想推出類似產品,同樣有自己的優勢,即網易雲音樂,它不僅是一款在線音樂產品,同時它也有智能音箱產品,網易親相冊推出“故事機”產品就不難。

兒童教育方面,網易也有相關佈局。2018年4月,多年未見起色的有道終於成功上市。有道旗下的產品線就覆蓋了親子教育,包括有道少兒詞典、有道數學、有道少兒英語、有道樂讀、有道卡搭一共5款產品,都可以接入到網易親相冊產品當中。

不過,母嬰行業目前最受資本市場青睞的,仍然是電商版塊。網易親相冊若能與網易嚴選進行有效地結合,會很有想象空間。

母嬰行業“骨頭”難啃

國外主打個人云存儲的網盤公司Dropbox市值曾一度突破百億美元,可它的興旺並未證明在中國市場提供個人雲存儲服務是一門好生意,中國用戶在雲服務付費方面的習慣仍有不足。再加上親寶寶已經提供免費寶寶成長記錄服務的情況下,網易親相冊不可能在這項功能上付費。

BATJ等互聯網巨頭們之所以沒往親子母嬰版塊滲透,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母嬰行業“骨頭”難啃。

母嬰社區類產品中,目前只有寶寶樹成功上市,但寶寶樹的情況也不算好。寶寶樹2019年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總營收2.41億元,同比下降40.9%。其中,廣告業務為寶寶樹的主要營收來源,上半年廣告業務收入同比降29%至2.12億元,在總營收中佔比近88%;電商業務收入降幅最大,同比下降78.5%至1950.5萬元,佔比僅為8%。

母嬰電商方面,蜜芽、貝貝、大V店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同時,京東、阿里巴巴、蘇寧易購等綜合性電商平臺也不斷侵佔母嬰電商行業的市場份額,線下密密麻麻的親子類商家也分走了市場的蛋糕。母嬰市場的行業規模近3萬億,看似市場很大,可留給垂直母嬰電商平臺的空間卻很小。

母嬰行業的另一片“高地”是兒童教育,相比較奶粉、紙尿褲、童裝等產品而言,兒童教育的客單價更高,而且需求旺盛。80後、90後中,大部分都已充當父母的角色,這兩代人普遍都接受過教育,他們對於教育的重視程度會高於往期,哪怕平時生活中再吝嗇,在孩子教育方面,他們也都願意掏錢。

可市場越熱,競爭便越是激烈。無論是主打K12的教育類產品,還是學前教育產品,競爭都非常激烈。

網易親相冊要想“啃下”這塊骨頭,並不容易。

從產品維度來看,寶寶成長記錄類產品主打的“痛點”是用戶粘性。

母嬰社區產品用戶流失率較高,主要原因是隨著寶寶年齡的增長,父母已經從最開始的“不知所措”角色成長為一個熟練的家長角色,母嬰社區中能提供的經驗和知識非常有限。如果孩子長到6歲以後,父母就更無暇在母嬰社區產品中找到有價值的信息。

寶寶成長記錄類產品的出發點是成為孩子的“家庭雲存儲”產品,即能夠最大程度為父母提供孩子的成長記錄。這樣無論孩子們長到多少歲,產品粘性會長期存在。

寶寶成長記錄產品還打破了單一的用戶群體。母嬰類產品的主要用戶是母親,而寶寶成長記錄產品的用戶群體則是以家庭為單位,包括但不限於“母親”。

可是這類產品在消滅一些“痛點”的同時,也在製造很多“痛點”,比如,工具屬性過強,用戶對它的第一印象是提供“信息記錄”的工具;廣告內容很難嵌入,廣告一般出現在feed流中,而寶寶成長記錄產品的記錄功能明顯與廣告不搭,廣告是互聯網產品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

寶寶成長記錄產品更強調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而非與他人之間的關係,隱私記錄與公開分享之間也存在對立關係。

它們向上的發展對象就是寶寶樹、寶寶知道、辣媽幫等母嬰社區類產品,而後者已被證明前途不明。

母嬰行業不乏挑戰者,網易這次又能否成功呢?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