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學留學-春假:比利時遊記

時間:2019-03-12

2016年10月2日,星期日,天氣小雨

位於歐洲西部沿海的比利時王國,簡稱比利時,與德國,法國,荷蘭等地交界。是一個貿易發達的國家,是歐洲經商的十字路口。去年,我前往北歐時,轉機路過了布魯塞爾,今年3月22日,由於恐怖襲擊我再一次聽到了它的名字。今年十月份,我親自前往這個國度一探究竟。

我們的酒店Catalonia Grand-Place坐落於市中心大廣場邊上的一條小街裡。雖然比利時是個小國度,只有一千一百三十萬人口,但是路邊的街道也是擁堵異常。

看似寬敞的單行線上已經停滿了車子,更是凸顯出了密集城市人口的擁擠生活——想找個合適的停車位都那麼難。

隔天一早,我們迎著清晨的陽光,踏著與古羅馬相似的街道上路了(都是坑坑窪窪的磚塊)。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華夫店面引人入勝,便宜的話一個才一歐元;而稍帶裝飾,那麼身價就能翻上五倍不止。店家將模樣精緻的華夫放在櫥窗上供遊客欣賞,以此來招攬更多的客人。

我們經過的第一站是著名的“尿尿小童”。這個雕像不如想象中的那樣宏偉、壯觀,但是他在當地的意義非同小可。據說當時由於戰火的波及,所以比利時許多城市都遭到了轟炸等不同程度的毀滅性災害,而這個將軍之子偶然之中發現一個人正在點燃足以炸燬一個城的炸藥並且機智的用“尿尿”的方式熄滅了導火索,拯救許多人的生命。因此,人們為他建造了一個雕像,來紀念他的豐功偉績。

除了供人們參觀的雕像本身之外,還有許多商家也用這個小男孩來代言他們的商品。

早上布魯塞爾的街道還是溼的,燦爛的陽光劃過簾布一般的雲層,照射在兩側的建築物上。與歐洲許多城市一樣,新鮮的空氣,寧靜的小巷,一切都是那樣的和平。高大的建築物,古香古色的房屋讓布魯塞爾既獨特又與其它城市無異。來到這裡之前,我還聽到媽媽許多的擔憂,認為恐怖襲擊遍地都是,而布魯塞爾也非常危險。雖然近日來,“恐襲”這個名詞一直在比利時上方籠罩著,但是當你真正有機會去了解這個城市時,你會發現,其實這樣的事情只不過是一次偶然性事件,而當地人依舊沉浸在祥和之中,有說有笑。

路過Grand Market時,有幸目睹了當天的半個馬拉松大賽,而大廣場是他們途徑之地。響亮的敲鑼打鼓聲吸引來了許多遊客,令他們駐足觀看;拿出手機來紀念下這難得的一幕。

跑道對面還有一個助興的樂隊在棚子下“呼天喊地”,為選手鼓氣。大廣場是古代布魯塞爾的中心,長方形,地面全用花崗岩方磚鋪砌而成。大廣場邊上最為醒目的是哥德式建築風格的市政廳。

我們參觀了城市博物館,曾經是法國路易十四的行宮。由於比利時的官方語言是法語和荷蘭語,所以裡面的講解和介紹都沒有英文的存在……令我很是憂傷。我的法語還處在嬰幼兒階段,偶爾能看懂一兩個介詞以及根據英語大概能蒙對一兩個名詞或動詞就已經很是成功了;但是大多數句子我還是一竅不通。

比如說這個:

這個博物館主要存放老王宮的物品。由於二戰的原因,所以比利時許多文物都遭到戰火的洗禮,很多東西都被燒燬了;僅存的一些文物,斷臂等都被保存在現如今的博物館裡。連建築本身都難以倖免,外牆都薰的漆黑。

我們現在所看到金碧輝煌的廣場於1998年列入《世界文物遺產》,是嚴格根據中世紀的風格重新建造的,建築師盡其所能的保存了原有的特色。

我們還在樓上的一個房間裡看到“尿尿小童”穿著各種各樣不同的服飾,代表了不同地區的風土人情。

一路北上,我們來到了著名的國家鑄幣劇場。這裡用白色的圍牆和金黃色的字來彰顯它的獨特,與古羅馬的許多建築很是相像(因為比利時在四世紀時曾被凱撒大帝佔領過)。

同時,這裡也是“城市馬拉松”的終點站,聚集了許許多多的選手們,有些甚至還帶著金光燦燦的獎牌。

縱使城市馬拉松帶動了全城的老少男女們,但是由於封路給司機帶來的影響還是不容小覷。本來都是寸土寸金的地區,一條馬路也只是勉勉強強能通過一輛車;本來就已經擁擠的道路瞬間被砍掉了一半,司機也只能無奈地堵在路上。歐盟國會前的車水馬龍成功的釋義了“擁堵”。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