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榮:並非所有數據都要上區塊鏈 要防止蹭熱點

時間:2019-12-03
李東榮:並非所有數據都要上區塊鏈 要防止蹭熱點

“當前區塊鏈更多應用於供應鏈金融、貿易融資、市場證券化等存在多方交易且信任基礎較弱的特定場景,並非所有的業務都要用區塊鏈,也並非所有的數據都要上區塊鏈,要防止有的人借這個機會來蹭熱點,或者加上他們自己的東西。”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李東榮12月1日在由新華社瞭望智庫主辦的“第四屆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2019”上說。

李東榮表示,近期,金融業對區塊鏈的討論和實踐非常熱烈,其中也出現了一些將區塊鏈神化、泛化的雜音。

“根據我們的觀察與思考,區塊鏈作為一種技術集成創新,在促進數據共享、提高協同效率、建設可信體系等方面確實具有突出的優勢,在金融領域確實具有很好的應用場景。”李東榮說,但需要清醒地認識到,區塊鏈各組件技術的成熟度存在差異,不同金融場景對區塊鏈安全、性能、功能等要求也不盡相同。

因此,應該負責任地向社會普及相關的金融和科技知識,讓公眾能夠清楚地瞭解到這些背景情況。“我認為,在金融行業,只有找準了應用場景,並且與其他技術有機地、有效地結合使用,才能使區塊鏈技術創新優勢和經濟社會價值真正得到充分彰顯。”

在日前召開的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上,黨中央明確提出,要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這為當前及今後一段時期做好金融工作指明瞭方向,確立了目標,奠定了基調。

“根據我自己學習和工作實踐的體會,我認為金融科技作為科技驅動的金融創新,它既是現代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現代金融體系建設的關鍵驅動力量。”李東榮說,因此,金融科技發展要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落實現代金融體系建設,就需要堅持一下四點。

一是緊密結合經濟社會活動的場景需求,提升金融科技的供給質量。

長期的金融發展實踐表明,任何金融創新如果脫離了實體經濟的客觀需求,就會偏離方向、違背規律,從而走向或自我循環、或過度膨脹、或非理性繁榮。這樣的金融創新要麼因為價值缺失而被自然淘汰,要麼因為與實際需求不吻合而難以為繼,只有那些真正符合實體經濟、符合經濟規律、深耕業務場景的金融創新才可能有持續的生命力。

二是著力推進制度建設,引導金融科技守正、向善。

自古以來,科技都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它能夠造福人民,促進發展;用得不好,就可能打開潘多拉的魔盒,帶來問題和風險隱患。

“近年來,我們看到很多從業機構都在提倡守正創新、科技向善的經營理念,我認為這樣的理念是客觀務實的。”李東榮說,當然,再好的理念也還需要有制度的保障,當前在新技術、新應用、新模式不斷湧現的情況下,要確保金融科技始終走在守正向善的發展道路上,我們更應該注重制度的激勵約束作用,按照強基礎、補短板、零適用、延遲性的原則,以金融數據治理和信息保護、金融科技應用安全管理,金融科技產品檢測認證,金融科技知識產權保護,金融機構與科技公司合作規範等內容為重點,與時俱進地補充完善,包括法律規定、監管規則、自律標準、內控機制等一系列的制度安排。

同時,加快形成多層次的金融科技制度體系,把金融科技創新放在制度的防火牆內,把金融科技風險關進制度的籠子裡,把金融消費者置於制度的保護下,堅決避免“唯技術至上”、“有技術可任性”等一些錯誤的理念和行為。

三是積極發展監管科技,增強金融科技的治理能力。

縱觀人類金融發展史,金融創新與監管總是在“你追我趕”的動態博弈和螺旋式上升中尋求更高水平的平衡。當前,金融科技蓬勃發展,金融賬戶數據的關聯性和交互性不斷增強,金融活動的實時性和不間斷性越發明顯,金融風險構成的交叉性和複雜性更加突出。所有的這些變化都對金融監管的實時性、精準性和穿透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必須按照國家金融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綜合地運用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應用程序編程接口等前沿技術,依法合規地建立跨部門、跨地區、跨層級的公共數據融合和監管信息共享機制。

對側重於機構監管、分業分段監管、事前准入監管的傳統監管模式進行適應性的調整優化,要與時俱進,不斷優化,逐步地實現規則數字化翻譯、數據實時化採集、風險智能化分析、結果可視化呈現等監管科技功能,使金融監管部門在防控金融風險,特別是系統性金融風險方面能夠更為主動、更加有效。

四是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夯實金融科技智力支撐。

人才是經濟社會發展最重要的資源,也是金融科技創新最關鍵的因素,在全球金融科技競爭中,科技硬實力也好,政策軟實力也罷,歸根到底還是要靠人才來實現。當前,我國金融科技人才總量緊缺與結構失衡並存,領軍型專家、複合型人才和創新型團隊相對不足,金融人才的科技素養和科技人才的金融素養有待提升,國際金融科技人才資源與國內市場融合機制亟待完善。上述這些問題還需要依靠政府、市場、社會多方的力量,採取多種措施逐步地加以解決。

相關推薦